堅如磐石的心能破除一切舊勢力的安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5月7日】我是1998年得法的,沒過多少日子,祥和的修煉環境被破壞了,喉舌媒體宣傳使人感到難受煩躁不安。由於修煉的不成熟,不知道怎麼做才好。當時只想給不了解的人說說法輪功好,沒有去北京的念頭。後來江澤民在法國誣蔑大法,我怎麼也抑制不住這被侮辱的痛苦,我決定去北京給政府講一句真話──法輪大法好,我們是社會上最好的人。於是我帶著孩子去了。不知道怎的,到了地點孩子哭著鬧著要回家,我就帶他回來了。後來聽說那個煉功點在我走後就被抄了。這次沒有達到證實法的目的,我暗暗下決心一定還要去。由於修煉不精進,一直拖到2001年6月4日才毅然地去了。當天上午10:00順利地到達天安門,當時刮著東北風,我一直在找一個合適的地方,能喊時間長,廣場上都能聽到。地方找好了,到喊的時候卻怎也喊不出來。我在心裏面默默地對師父說:「弟子修的不好,請師父加持,我一定要喊出來。」正念一出,我感覺到要喊的話老從嗓子跳到嘴裏,可是還是喊不出來。最後在慈悲偉大的師父加持下,我終於喊出來。千萬年等的就是這一刻,慈悲的眼淚在證實法中直往下落。

警察追過來,我就跑著喊,直到幾輛警車把我圍住,我還是喊。送到派出所,惡警要我下來,我不配合它們,它們就硬是把我拖到審訊室,鞋跟都拖掉了。我一言不發,它們說,看我這麼熟悉,看看有沒有照片在檔案裏。最後沒找到,甚麼也問不出來。我一直閉目除惡,那天先後來了七位大法弟子,都被銬在椅子上,就我一個人在房間裏沒銬,在房間裏給那些警察講真相。後來有一穿便衣的人用邪理在講給我們聽,我就閉目除惡,背論語,我背完了,他也講完了,它問我聽到沒有?我說:「我根本沒聽。」它又誹謗大法和師父,我睜開眼睛厲聲說:「閉上你的嘴!」這邊有個小惡警用軍鞋踢到我的臉上。

到了晚上,要我們幾個大法弟子分流到不同地點,我沒有配合,其他人都走了,我硬是不去,那不是我去的地方。我來依法上訪,我應該安全回家。惡警又拖我到大門口,它們見不得人的行為怕被路人看見,把我用勁摔到大門裏面。問我為甚麼不走,我說:如果我要被迫害死了,你來負責。再說我也不能走了,前門的警察已經打得我遍體鱗傷。最後惡警說,我們走了,不為你一個人費時間,這樣我留在派出所,有兩個值夜班的惡警看我沒走,氣急敗壞地打我踢我,用皮鞋踹我肚子,邊打邊說:「我讓你不走,給我們添麻煩,看我晚上非把你折騰死。」我想你敢動我,我師父不允許。最後它一腳跺我的大腿,聽響了一聲,如果不是師父承受,我根本受不了,師父還把「難忍能忍,難行能行」往我腦子裏打,我感到立刻有了無窮的力量。它們不再打了,我躺在地上,惡警在外面議論甚麼,一會兒進來給我澆水,看我能動就又出去了,一會兒又進來把我的腿挑起來放下,看腿有彈性又出去了。它們許多人下班了,值夜班的惡警也不在了,留一個警察守著(上午我對他洪過法的),他說:「你趕快走,我放了你,十分鐘後你就走不掉了。」因為偽善的警察較多,我當時沒有動心就默默地對師父說:「師父,你放心,弟子決不會讓邪惡鑽空子,最後一顆回家的心我都不會有。」那警察看我真不動,他很快找來教官叫我走,我看到他們很誠心,我就起身了,另一個教官給我指路(安全路)。就這樣我堂堂正正走出派出所。

在這裏我勸告那些助紂為虐的惡警,不要失去理智、任江澤民指使。江xx都保不住自己,還能顧得上你們嗎?回頭是岸,善良些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