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市武昌區楊園洗腦班對大法弟子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5月7日】2002年3月4日下午5點多鐘7、8名警察非法闖入我家,並非法抄了家,將我和另一名法輪功學員綁架到武漢市武昌區楊園洗腦班,其實是集中營,鐵絲網拉著,每個房只有10平方左右,放兩張高低單人床,其中包括衛生間,房裏安有兩個微型監視器,解便都監視,警察跟家裏人說「關幾天就放」,現在中央開甚麼會。我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它們就把我關進禁閉室,裏面只有一人高,四週沒有窗戶,20多個平方隔成一大間、兩小間,牆上裝有三角鐵,將我成大字形銬在牆上,穿著皮鞋踢我,又照著我的裸骨踢,並非法搜身,把我皮帶收走。我告訴他們這樣做不對,是犯法,我在家正做飯,你們把我綁架來。我身上沒有經文,但經文都裝在我腦子裏了。他們說這是這裏的規定,不准煉功,不准法輪功學員講話,坐的姿勢要按他們的要求,不然就要挨打和遭到虐待,打了以後還要撒謊、造謠說我們自己撞牆、撞汽車,他們只是在拉我們。

洗腦班是違章建築,離火車線很近,估計只有十米左右,完全不能入睡。時常在睡覺中被驚醒,起來坐一下不准,加上晚上警察經常騷擾我們,有一次一位姓萬的幹部挑起事端,晚上我們都休息了,他用鐵猛敲打幾個房間的鐵門,把我們都驚醒了,我們跟他講理,他卻下樓,反而跟警察說我們鬧事,要警察來打我們。這裏時常發生警察毆打大法弟子的事。我們把事情的經過給警察和其他工作人員講了,我們說「法輪大法是高德大法,你們關的都是道德高尚的人,是誰搞得我們有家不能歸,妻子離散、家破人亡,是誰擾亂社會。」警察沒吱聲走了。一天晚上,我煉功,一警察不讓煉,我就跟他洪法,我說:「我們煉功對你們有好處,我們是正法修煉,我們的師父是在救度世人。」他說:「我也並不想管你們,是它們罵我們只知道吃、睡,不管事。」我說:「它們在害你們,你快去休息、睡覺。」後來他再看到同修煉功就不干擾了。

到洗腦班每月要交900元生活費,不然就不准家裏人送生活用品,連草紙都沒有用的,每天吃飯只打一點,你要說不夠,就給打得多多的,讓你把飯壓緊三餐都吃不完。我們吃的都是他們工作人員上餐吃剩下的飯、菜,天熱的時候,放到第二天的菜壞了也給我們吃,反而還說我們法輪功學員爭吃、爭喝。有些工作人員實在看不過去,就背著他們把自己的飯、菜留給我們,只要有正義感、善良的工作人員,幹部就把他(她)們調走,而他(她)都說「我們都知道你們是好人,電視裏面講的全是假的、騙人的,你們法輪功真冤。」後來我們絕食,暴徒們就強行把我們灌食,拖到七醫院強行抽血檢查肝功能、乙肝等,看我們有沒有病,我們長時間關在房間裏見不到陽光,它們想另做文章,結果檢查正常。我跟醫生說「我煉法輪功病都煉好了,我們修煉真、善、忍做好人、做道德高尚的人,它們不讓,不准我們煉功、說話,不准我們坐,我們的生存權、健康權都被暴徒們剝奪了,如果我們死了是被它們迫害致死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