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江岸區「洗腦班」的邪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2月29日】江岸區「封閉洗腦班」位於江岸區二看守所(百步亭),是2000年12月從黃陂搬遷來的。開始非法關押大法學員四五十人,到2001年11月份只剩6、7個人。那裏的工作人員都是江岸區政府、民政局、公安局、司法局、檢察院、街道辦、文教衛等的機關人員,開始是採取1個工作人員對1個大法學員,最後變成了5個工作人員對1個大法學員。由於這個洗腦班非常邪惡,也成了武漢邪惡勢力迫害法輪功的一面典型,所以經常有其它地區洗腦班來學習犯罪經驗。那裏的工作人員有的就被提幹,有的入黨,工作三個月還要組織出去遊山玩水、發紀念品。不法之徒們在洗腦班期間待遇非常好,他們吃的是四菜一湯,他們吃不完倒掉都不給大法學員吃。

大法學員生活很艱苦,每日吃的都是包菜,洗腦班還叫大法學員每月交500元生活費,大法學員沒有行動自由,互相間不能講話,連上廁所、洗澡都被監視。不法人員不許大法學員煉功,連坐在床上都不行,怕大法學員盤腿。更不許站在窗戶邊上,怕大法學員互相聯繫。

暴徒們每天早上強迫大法學員做操、打太極拳、跑步、跳桿、不服就關禁閉。每日都要強制大法學員看誣陷法輪功的錄像,各種批判材料,以及誤入歧途者所寫的揭批書,還找來一些叛徒來作報告,聽了報告以後還要強迫大法學員寫、談認識。特別是中央台只要是播放關於法輪功的報導,工作人員就馬上強迫大法學員談、寫認識,甚至於不讓大法學員睡覺。並且經常對大法學員搜身、搜床鋪。工作人員對待大法學員採取高壓政策,製造恐怖氣氛、動輒就扣上反黨、反革命的大帽子。大法學員們除了睡覺時間以外,精神上時刻都在受到恐嚇,對邪惡的洗腦稍有不從就被送進看守所,重則判刑。有的大法學員幾進看守所,有的大法學員被判1、2年刑。暴徒們還借家屬探視的時間瘋狂的恐嚇大法學員家屬,男女老幼都被他們的恐嚇嚇得痛哭流涕,家屬被其恐嚇以後,就勸大法學員妥協。

有兩個非常邪惡的工作人員,一個是姓姚的老師,另一個是民政局姓程的。他們硬把大法學員搞到看守所一個月。後來他們倆被現世現報,一個發高燒、腳腫,另一個洗澡被燙傷。還有許多工作人員不是發燒就是拉肚子,並且還拉不出來等等。還有一個是警督,十一搞慶典活動時,大法學員不配合他們唱XX黨的歌,他就打大法學員的嘴巴,用手掐大法學員的脖子,還有幾個工作員扭大法學員的胳膊。

以上的種種,只是這個洗腦班的概況,希望更多知情人提供線索,共同揭露,這裏的不法之徒的所作所為就是小丑行徑,他們的洗腦方式,在這個全球都崇尚信仰自由的時代是低級的、愚蠢的、卑鄙的,就是在上演著一場由江XX親手執導的活醜劇。

另:當心武漢市台北路猶大的偽善

2001年2月春節期間武漢市漢口台北路曾經舉辦過幾次法會,在舉辦完第二次法會以後,幾位負責聯絡工作的大法弟子在一家小餐館碰頭,準備商量下一步正法的工作時,警察突然出現抓走所有大法學員,由於這些大法學員後來都被邪惡勢力迫害,多次抄家,並送往拘留所等地,具體這次出現問題的原因還不十分清楚,據說是內部出現了特務。

這次被抓的人中有一名家住台北路的中年婦女,名叫吳X,身高160CM,黑黑圓圓的臉,在被抓當時就配合邪惡,出賣了許多周邊郊縣地區的大法學員,使大法受到了極大的損失。但是她自己還是被送往江岸區百步亭強化洗腦班,在洗腦班裏,她更加變本加厲,大量出賣同修,配合610辦公室,只要是她知道的大法學員都被她出賣了。她在洗腦班裏罵大法、罵老師。

2001年3、4月期間,她就被洗腦班放出來了,由於身受其害的其他大法弟子當時都沒有獲得人身自由,所以她的邪惡面目一直沒有人揭露,她罪惡累累卻不但不悔改,2001年11月間,還向不明真相的在安全環境下的大法學員造謠,把真正沒有出賣別人的堅定大法弟子形容成叛徒,並讓大法學員要注意此弟子。由於消息來源有限,此人具體到底做了多少壞事,還不得而知。希望知情大法學員更多揭露這類人的罪惡行徑,並互相轉告,不要相信其偽善的面目,早日揭開其畫皮。

現在越來越多的以前沒有走出來的大法學員,都走出來正法了,可是由於沒有工作經驗,自身又總覺得先前走出來的大法學員比自己修得好,很容易輕信這類偽善的叛徒,所以在這關鍵時刻,大法學員們應保持消息暢通,識別真偽,為大法為大法學員負責。不給這種叛徒犯罪的機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