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市新洲區惡警綁架多名大法弟子進洗腦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2月7日】2001年12月28日晚10點半左右,新洲警察展開了全面的有預謀的綁架法輪功學員的行動,當晚共抓城關7人,倉埠2人,並將他們關進了封閉洗腦班,過著跟牢房一樣的生活。

12月28日晚10時許,城關派出所李所長、姜漢福及一姓楊幹警帶領20餘人強行闖進了新洲區人民醫院醫生徐建平家中,要強行帶走其愛人朱春霞(他們一家三口已入睡),她拼死不從,可惡警在沒有任何證據及證件的情況下強行抄家,抄出了煉功帶和幾份別人送的真相資料,又從朱春霞懷中搶開了被嚇得哭壞了的年僅三歲的孩子,當著孩子的面五個彪形大漢強行從被子中揪出僅穿一層衣服的朱春霞,抬起來關進了他們的車子。徐建平因為跟他們論理,指責他們無理抓人也被帶走,只剩下三歲的小孩躺在床上哭得聲音嘶啞……

警察竟幹出如此見不得人的勾當,他們一家三口何罪之有?三歲的小孩何罪之有?卻要承受警察強加的浩劫,親眼目睹其父母雙雙被綁架,在她幼小的心靈上打上了深深的烙印,聲聲的哭喊聲也喚不醒暴徒們沉睡的良知。
……
朱春霞2000年11月29日因上京打橫幅講真象被非法勞教一年。2001年8月7日解教回家後一直做著一個賢妻良母該做的一切,怎麼也沒料到會有如此一劫。後來聽說當晚警察把孩子送到了她鄉下60多歲的祖父祖母撫養。另外被迫害的學員還有:

1. 張豔榮,56歲,武漢新洲區大法弟子,就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曾多次被抓。在2001年春節張豔榮回北京看望自己兩位年近80的老父老母,還有兩個兒子、兄弟姐妹,新洲區公安局竟派出多輛警車大批幹警出動對她進行追捕,大過年的追到北京娘家,由於追不到她,在今年4月份,張的單位出面說:通過區委研究,給張和她的老父親發了兩封「承諾」信,只要張豔榮在5月份回新洲,對她以前煉法輪功的事既往不咎,要不就後果自負。因為張豔榮自己的家在新洲,她便於5月份回來了。公安派出所仍多次騷擾張豔榮家,在7月19日晚10點左右突然闖進她家把她的一本書搶走了。12月28日晚又是10點多鐘,張豔榮已經睡下了,公安派出所將近20多人又突然闖進她家,說派出所所長要問幾個問題叫她去,張豔榮不去,說有甚麼問題可以在這裏問,沒有必要去派出所。他們看她不去,在沒有任何手續依據的情況下,強行綁架她到派出所,當時派出所還有幾位功友也是被他們強迫而來,到夜裏11點多鐘把他們一共7人送進了「劉集洗腦班」。在一個空屋裏凍了他們一夜。實質就是牢房,沒有行動自由,沒有說話自由,公安口口聲聲說他們是好人,可是仍然像對待罪犯似的對待他們,一吼二喝的,吃的是他們吃剩的菜,一天還要收15元的生活費。警察在這裏已經劫持了18名大法弟子。

2. 王水香,武漢新洲婦產科醫生,修煉前曾身患各種疾病,如:直腸息肉、腎盂腎炎、胃下垂十個公分,子宮內膜易位症等,經過省、市、地、縣、土方、土藥治療,還練了好幾種氣功也不管用。98年經過修煉法輪大法,這些疑難雜症都奇蹟般痊癒了,三年來身體健康。

在今年五月份,王和另外兩位功友在電力院內停車處煉功,很僻靜的地方,既不影響交通,又不影響市容和居民休息。在這樣的環境下煉功,第二天就被警察非法帶進派出所審問。警察說你們在家煉功可以,不要集體在外面煉功,六點鐘放她們回家去了。自那以後,她便只有在家煉功。

七個月後,12月29日上午9點左右,區領導派了2名工作人員找王水香說話, 用一副偽善的面孔哄騙說:你是煉法輪功的,區裏已經掛了名,到派出所去說清楚。王水香當時和善地向他們說自己甚麼違法的事都沒做,不去派出所,有甚麼事情就在這裏說清楚。沒想到還沒等她說完,一下上來十幾個便衣警察連拖帶扯的。王水香用盡全身的力氣掙扎,也沒能擺脫,上衣被他們剝下,身體全部暴露在外面,它們把她往警車上用力一摔,導致她的左腿大面積青紫,腰被撞傷,就這樣被綁架至「劉集洗腦班」。失去了人身自由,至今這裏十七名大法弟子還被關著強行洗腦。

3.倉埠鎮林平,被非法勞教後釋放回家,一直在家做生意、照料孩子及家人。可是10月28日夜10點鐘的時候,倉埠鎮派出所的警察突然出現在她家門口,先欺騙她說他們的車進了東門糧店的院子,叫林平把門打開讓他們把車子開出去。林平說沒有鑰匙。其實派出所的車子在院子外面,他們又欺騙她說,要和她到派出所的院子去見面。林平知道他們在耍把戲,說:「你們在窗外就能看見我,我不能去派出所,丈夫在單位值班,女兒明天要去競賽,兒子還在睡覺,有事明天再說。」當時她隔壁還有一位女士可以作證,也幫著求他們。可他們卻置之不理,硬是踢開門,破門而入。她女兒一看,突然闖進這麼多人,嚇壞了,緊緊抱著媽媽大哭。警察不管她們怎麼哭,硬是強行把她拖出去,在拖拽當中,把她的上衣也脫光了,最後,一群警察乾脆把她抬了出去,塞進了警車。

到了派出所,有一群警察上來圍觀,見她上衣已被脫光還乘機羞辱她。林平便喊道:你們是人民的警察,難道就是這樣對待人民的嗎?惡警王伯來氣急敗壞地跳上來打她,還說:我叫你喊,我叫你喊。就這樣她被強行拖到了劉集洗腦班。

林平的丈夫回來後得知此事非常氣憤便找倉埠派出所和鎮政府評理,並向其他有關部門提出此事,可是他們都置之不理反而污衊說是她自己脫的衣服。至今那些惡警仍逍遙法外。而大法弟子們卻被他們關在洗腦班裏過著跟犯人一樣的生活,還被逼迫寫甚麼轉化書,不寫就不許回家。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2/14/18726.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