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如何歸正我們自身的變異

——正法時期修煉心得二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5月28日】

一、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與舊勢力的關係

當讀到師父《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中說:「甚至於每個大法弟子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你甚至於思考的一個問題都不是簡單的。將來你們看,都是安排得相當細密,不是我安排的,是這些舊的勢力安排的。」一直都不太明白,大法弟子的修煉道路不是師父安排的嗎,怎麼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都是舊勢力安排好的呢?這與師父給我們安排的修煉道路是甚麼關係呢?

在每天大量靜心學法後,今天心中一下子明白了:

一個修煉人是否能修成應該是靠自己的艱苦努力,在修煉中能否自己要求自己,以及事事都用正念去對待。「我們真正指的悟,就是我們在煉功過程中師父講的法,道家師父講的道,在修煉過程中自己遇到的磨難,能不能悟到自己是個修煉人,能不能理解,能不能接受,在修煉過程中能不能遵照這個法去做。」(《轉法輪》)而師父是不會安排自己的弟子在修煉中的一言一行的,那完全得靠弟子自己去正悟,自己去走正自己的路。

可是在舊勢力敗壞變異觀念的安排下,為了達到它們想要的一切,為了最大限度的保全它們自己的東西,甚至每一個大法弟子的修煉道路,一言一行都被它們安排好,被利用來保全它們執著不放的東西,所以它們甚至安排了大法弟子修煉中從頭到尾的一言一行,以免將來威脅到它們的利益,它們的安排。

實際上它們並不是真的在乎大法弟子是否真的能修成,它們只在乎它們自己要的一切,「正法中它們只執著它們的安排」(《北美巡迴講法》)。

它們所有的安排都出自一個為私的動機:生命本能的自救;它們所有的安排都是一個為私的目的:如何保全自己的東西。所以「整個過程中有很多事它們幹得都非常不好,有些它們是有意幹的,而有些它們自己都意識不到是很壞的事情。」(《北美巡迴講法》)所以,為了它們自己想要達到的目的,它們才會完全不顧大法弟子能否承受得了,而將全宇宙的邪惡全部壓向三界,「它們也知道這麼大的難下來,人承受不了就將毀掉了,而且知道大法弟子是很難在這樣的難中走過來的;可是它們也想毀掉就毀掉了」(《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講法》)。

所以,在人世間的表現就是:它們明知道用酷刑殘酷折磨,有許多學員可能會承受不住,可是為了保全和將來不威脅到它們自己執著的東西,它們仍然用殘酷的手段折磨學員,並且根本不惜學員的生命。邪惡的舊勢力安排了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甚至多少萬年的輪迴轉世中精心安排了每一個大法弟子的弱點、執著,在今天的正法中,它們卻說是因為大法弟子自身有漏、有執著才會遭到迫害!這和那些邪惡的壞人所做的事情何其相似:它們將大法弟子抓起來不准回家,卻污衊大法弟子不顧親人,自私。

所以當有的大法弟子在魔難中沒有過好關時,它們不但不會為這個大法弟子惋惜難過,相反,它們卻在師父面前用嘲諷的口氣說:「這是你弟子嗎?你看他把你當師父了嗎?他把自己當作修煉人了嗎?……」(《北美巡迴講法》)

這是邪惡,是嚴重的敗壞啊!「可是這一切邪惡的發生,作為龐大的宇宙中的層層生命他們卻感覺不到這個邪惡。因為一切生命都是在變異當中。」(《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講法》)

「大家不只是在承受人給你們製造的魔難。因為你們有修煉好的那一面,你們是偉大的神,很高很高層次的神都在考驗著你們,所以今天的事就變得史無前例的、歷史上從來沒有的這麼一個魔難。」(《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

然而它們這一切的安排,師父和大法弟子都是不承認的。我們的每一個執著和弱點、我們的每一個不純的念頭都是它們安排的,它們憑甚麼還利用它們給我們安排的執著迫害我們?這和那些要我們寫甚麼所謂的「保證書」的邪惡又是何其相似:它們自己在違法,卻要我們寫保證遵守為維護邪惡鎮壓而臨時制定的法條!

「最根本上講你們還要在破除舊勢力迫害的過程中建立起偉大的威德」(《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所以,大法弟子在正法時期的修煉中,只有真正從根本上認清舊勢力強加在我們身上的安排,才能真正破除它們的邪惡的安排,才能走正自己的路,在師父給我們安排的修煉道路上歸正自己,同化大法。

二、正法時期修煉中的向內找

師父說:「因為宇宙裏邊的生命全都敗壞了,它們生命構成的本源因素都不純了,因素的因素都不純了,這些是它們自己都發現不了的,用甚麼辦法也無法使自己真正的純正了。」(《北美巡迴講法》)

下面我就把自己在這次過關中的過程寫下來,以認清舊勢力的變異,和更好的理解師父的這句話。

最近兩三個月來,我和與我一起工作的同修之間發生了較大的矛盾,一開始的時候,我都不知道自己為甚麼會根本忍受不了她們的那些我認為不好的東西,但我知道肯定是自己有問題,這一點是沒有疑義的。修煉中我一直都非常清楚當我自己無論為了甚麼原因而心裏過不去的時候,那就是自己有問題了。我非常努力的想向內找:開始的時候,我回憶整個事情發生的過程,強烈的感受到的是她們身上讓人難以忍受的執著,於是我對自己說:是我把別人的執著看得太重了,我執著於別人的執著了。我怎麼能要求別人怎麼樣呢?我怎麼能要求別人如何符合標準呢?於是我努力的讓自己看淡她們的執著,我想這可能是我要增加自己的容量,於是我想像著我要對她們好,我命令自己要對她們好,我對自己說:她們也是修煉人,怎麼能沒有執著呢?師父說:「你不能愛你的敵人你就圓滿不了。」我能不恨那些壞人,為甚麼就不能寬容地對待她們呢?於是我回憶著整個事情,回憶著她們和我自己在這件事情中的一言一行,儘量地看淡,我花了近兩個月的時間看淡那些事情,我覺得好了許多。

當我再見到她們的時候,我的心情平靜了許多,我似乎可以不被她們的執著帶動了,可是我發現我還是不願意跟她們呆在一起,心裏好像梗著一個東西,使我達不到標準,真正慈悲的標準。為此我很痛苦,不知道為甚麼我如此努力的修煉,每天如此嚴格要求自己,為甚麼還是不能完全放下,在我以前的修煉中還從未碰到這樣的讓我放不下的事情。我難受極了。繼續向內找。終於發現,我之所以如此被她們的執著帶動,表面上是我執著於她們的執著,而真正的原因是因為她們的東西觸動了我的隱藏極深的執著,而這些執著隱藏如此之深,我自己都覺察不到,而表面上卻用師父的法來掩蓋說是要增加自己的容量。我發現無論甚麼人甚麼時候讓我心裏過不去了,其實都是因為觸痛了自己的執著。我終於看到了自己強烈的自尊心、愛面子、在乎自己在別人的心中的形像等等。我很高興自己終於挖到了執著的根。於是我努力去掉這些執著心。

一個月過去了,我非常吃驚的發現自己似乎無論怎麼去這些執著,都好像去不掉它們的根,看著慈悲的師父的法像,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了,真的很傷心。

一天早上,我看《轉法輪》,看著看著,一下子,我全明白了:我的整個思維方式都是錯的!當我一想到別人,想到任何事情,那種思維就錯了!那種思維方式中所挾帶的私心(自尊心、保護自己別被人誤解、顯示心、爭鬥心等等等等)覆蓋了整個的思維,左右了整個的思維。這些執著、私心黏著在我的每一思每一念中,而我卻沒有意識到要徹底從中跳出來!當我發現我的每一思每一念中都是這些非常不純的念頭而完完全全不是自己,而我一直都用這樣的思維方式思考每一個問題時,我心中的震驚真是難以言表!

直到那一刻,我才算是真正明白了。我前三個月的向內找,其實都是在用舊勢力的那種不純的思維方式在向內找,所以,無論我多麼努力,我都改變不了我本質上的變異,我心裏總也像是梗著一個甚麼東西似的放不下。由此我想到師父的話:「在宇宙中存在的更微觀的龐大生命,他們的變異是宇宙正法的最根本原因」。(《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它們生命構成的本源因素都不純了,因素的因素都不純了,這些是它們自己都發現不了的,用甚麼辦法也無法使自己真正的純正了。」(《北美巡迴講法》)

這些變異和不純的物質(即「私心」)滲透在它們的思維方式之中,而它們變異的思想無時無刻不體現在人們身上。「在這件事情上,他們也充份地表現出了他們偏離法後心性所在的位置,充份地暴露了他們不純的一面,……這和我們今天個人修煉的學員心性表現極其相似。宇宙的眾生都在正法當中,所表現的一切可能都會體現在人這兒」(《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

宇宙高層生命的變異,是我們每一個大法弟子身上所存在執著的最根本原因,這也是為甚麼許多大法弟子在現階段越修越覺得去掉自己執著非常難、付出非常大的根本原因。能不能做到真正靜下心來學法,遇到問題真正的做到向內找,是我們能不能真正從本質上看清自己的不純,從而歸正自己的唯一方法,而要想真正的做到向內找,只有師父的大法才可能讓我們做到,因為只有宇宙大法才是整個大穹中唯一的衡量對錯的標準。

由此我更加深刻理解了師父正法的一些安排,師父為甚麼將宇宙大法傳於眾生,大法弟子在正法時期的個人修煉中,如何歸正我們自身的變異,如何用去除變異後的純正維護大法、圓融大法,關係到將來宇宙的一切。「在未來不同歷史時期宇宙中如果出現破壞大法或生命有不同的表現時大法將如何正法、使一切圓融不破是非常重要的。」(《甚麼是功能》)「你們純正的一切就是大穹成住不破的保證」(《致紐約法會的賀詞》)。

以上是個人現階段的一點體悟,不對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6/20/23299.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