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

——由同修被綁架想到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一日】近來有幾名同修被抓,其中有一名同修因絕食抗議被送進醫院,至今未放。通過這件事情,我想了很多。

自從長春同修通過有線電視播放真相片以來,各地區被抓、被關的同修很多,在網上也不斷的報導此類事情。環境好像很嚴峻。當我們看到此類文章時是抱著甚麼心態去看的?是害怕,是僥倖,是麻木不仁的想這都是他們自己的難?還是用強大的正念去除惡,幫助他們早日脫離魔窟呢?

師父講過:「宇宙中的生命都在從新擺放位置,人不配考驗這個法,神也不配,誰動誰是罪,這一切他們也看到了。」(《導航》〈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講法〉)難道即使我們有漏就非得讓邪惡去考驗、去迫害嗎?執著也好,有漏也好,是我們修煉要去掉的東西,但我們要走師父給我們安排的路,而決不能因為執著和有漏而承認舊勢力對我們的迫害是正當的、必然的。師父不承認它們的安排,我們也不承認。既然新舊宇宙中的理都允許發正念清除邪惡,那我們就發正念去滅掉它們,同時嚴肅的儘快的修去我們自己的執著,讓邪惡無空可鑽。

「發正念」關鍵是「正念」二字。如果當我們表面上往那一坐時,像發正念的樣子,其實腦子中沒有純淨堅定的正念,那有何用?任何事情都不能流於形式。

正念不單單指一心不亂的或心無雜念的念正法口訣,而表現在修煉過程中的方方面面。其實正念的威力是平時修煉中一點點積累出來的。

比如,就像上文所說的,當同修被抓時,我們用正念看問題了嗎?用我們的正念去除惡助同修了嗎?

當所謂的「敏感日」到來時我們用正念對待了嗎?「敏感日」是舊勢力想迫害大法的藉口,當我們在「敏感日」到來時,我們不承認它「敏感」,那會如何呢?

其實,我們做的再多,比起恩師的承受來,也是微不足道的。而且,假如我們原定救十個人,而現在只救六個人,我們就滿足了,那能行嗎?師父說:「可是那哪是修煉人最後圓滿的標準哪?往上修還早去了!你得繼續提高自己。」(《轉法輪》

作為我們在外邊的同修是否想過,對於被抓同修本身而言,是有提高心性和破除舊勢力的因素在,而對於大家是否也是讓大家認識到自己的不足呢?師父說:「在方方面面遇到甚麼問題的時候都要修自己、看自己。」(《法輪佛法(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我想是不是我們正念不足呢,是不是我們沒有隨時隨地的遇到任何事都用正念看問題呢?而且在這一階段是不是我們對本地區的邪惡鏟除的還很不夠,從而放任了邪惡、加重了邪惡對同修的迫害了呢?對此師父早就講過:「你清除你自己思想中的,那是在你自己身體範圍之內起作用的,同時你要清除外在的,那與你所在的空間是有直接關係的,你不去清除它們,那麼它可不只是迫害你、抑制你,它還要迫害其他的學員、其他大法弟子。」(《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講法》)要從這一點上看,同修被抓,我們每個人都有一定的責任,既然我們都有責任,那我們就發揮每個人的主動性,以各種方式聲援他們。

這不是他們自己的難,而是針對大法、大法弟子來的,我們是一個整體。有同修在幫助獄裏邊的功友發正念時,只是象徵性的,而沒有真正的意識到整體二字的重要,在我們出現不願意發正念、不得不發正念的時候,我們要想一想國外同修的行動和最近在德國江××住的酒店外連續幾晝夜的發正念的活動,他們本來可以在和平的環境下修煉,但他們為了素不相識的大陸同修,可以說捨盡了一切,而我們幫助受難同修發正念還有甚麼理由不全身心的投入呢?

當我們整體都提高上來的時候,邪惡就找不到迫害我們的藉口。反過來說,另外空間操控人幹壞事的邪惡也已經被我們清除了。正如師父說的:「最後他肯定會由於我們自己修煉層次的突破而發生變化,保證是這樣的。」(《法輪佛法(在美國中部法會上講法)》)

我們獄內獄外的同修不但都要發出最純淨、最堅定的正念,而且要用正念看待我們所遇到的一切問題,徹底打破舊勢力的安排,幫助他們(其實也是幫助我們自己,只是表現形式不同而已),早日從這場魔難中走出來。

以上是個人對這件事的一點淺見,不足之處請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