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來自於時刻保持純正的正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5月24日】正法時期的(特別是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由於身處邪惡瘋狂迫害的環境中,因此,能否保證在證實大法、講清真相、揭露邪惡的正法修煉中避免遭到邪惡的迫害,確保不因個體粒子受迫害而給大法帶來損失,「安全」也就成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經常切磋的重要內容。

有的同修說:「『安全』來自多學法,法理清了,遇到問題就知道如何做。」有的同修說:「『安全』來自於對舊勢力的安排全盤否定,堅決走師父安排的路。」也有的同修說:「『安全』來自多發正念,把自己負責的空間場清理乾淨。」還有的同修說:「『安全』來自於向內找,堵塞漏洞,讓邪惡沒空子可鑽,讓舊勢力找不到迫害的理由。」更有同修說:「『安全』來自於時刻保持強大的正念。」同修們的這些認識,我個人認為都有一定的道理,因為都是大家在深入學法、做正法工作、講清真相、相互交流切磋中總結出來的。也有的是在正法實踐中用深刻的教訓換來的。但是,如果只是聽別人說的有道理,自己不能真正在法理上清晰,或只是明確一點,不能把條條法理融會貫通,就會給這種「安全」埋下隱患。

近一個時期,我們這一地區的邪惡之徒在江羅集團密令的指示下,瘋狂抓捕大法弟子,短短的二十幾天就有近二百名大法弟子被抓捕。這其中包括常告訴別人要多學法,自己至少兩天學一遍《轉法輪》的被抓了;認為只要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就不會被迫害的被綁架了;認為自己沒有漏,有正念的也被拘留了;甚至幾進幾出看守所、勞教所,一向被認為修出來的又再次遭到迫害。一時間一些同修迷惑不解。通過近幾天靜心學法,加上看明慧網文章,與同修交流,對於這些問題在法理上有了進一步昇華。

在長春大法弟子用閉路電視播放真相後,師父發表了《用正念看問題》的經文;師父在《也三言兩語》中說:「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是構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金剛之體,令一切邪惡膽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時刻保持正念就能時刻保持安全。當然這種正念要體現在時時刻刻和每一件具體的事情上,比如,在學法上要有正念,這是我們做好一切的前提和基礎,為甚麼而學,用甚麼樣的心態去學法,都十分關鍵,如果只為了完成任務或在法中為自己認識找理由,是有求而學法,起碼是對大法不敬。無論如何也不能說這樣學法有正念。即使學得再多,也看不到法的內涵。再比如發正念,這本來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利用神通清除邪惡、助師正法的神聖之事,如果專用來保護自己,或發洩對人的私憤,這能是正念嗎?發的再多也保護不了自己,因為帶著人心支配不了佛法神通,而且還為舊勢力的迫害提供了藉口。

更值得注意的是,不能把常人之心或自己的執著當成正念。在這次邪惡瘋狂抓捕中,也暴露了我很多的常人之心。一開始,有同修勸我換個地方住,我沒接受,認為自己沒怕心,有正念。後來我發現我這種不怕是建立在我剛從勞教所絕食保外出來,不可能再馬上抓我的基礎上的,是常人的僥倖心理,而不是正念。當有與我一樣的剛從勞教所保外的同修又被抓捕了的時候,我又升起了甚麼也不怕的念頭,自覺不自覺的想,這次再抓我,我還要放下生死。不斷地為自己被抓後設計。當我通過深入學法,再次明確這種思想本身就是舊勢力安排的,我們不應該承受迫害,還有更多的眾生需要我去救度時,我才認真思考如何迴避的問題,直到這時我才發現自己有一顆不願流離失所的求安逸之心。就在我與愛人(大法弟子)及女兒(算個煉功人吧)流離失所後,邪惡之徒用萬能鑰匙打開了我家房門,並找遍了他們所有能了解的我的親屬家。

後來我也了解到,有的同修認為自己的孩子在哺乳期;有的同修認為自己家已沒有大法資料;有的同修已聽說當天晚上要去抓他,認為自己親屬在公安局當領導;有的認為自己有正念,結果這些同修都被抓了,有的甚至第一批就被非法判了勞教。

通過深入學法,我悟到,當我們已經知道邪惡已瘋,就像我們已經置身於大馬路上一樣,躲開汽車是必要的,如果覺得自己有正念不用躲開,是不是等於拿著老師的書上大馬路不怕汽車撞。這本身就是漏。那種安全的基點建立在常人之心上,更不是正念了。

靜心學法是前提,因為「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排除干擾》)在任何事上都能站在大法的基點上用正念看問題,用神的一面主宰一切,時刻保持清醒的頭腦,就會理智的、智慧地對待身邊所發生的一切事,這不就是正念嗎?這樣才能最安全。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6/8/22921.html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