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法賦予我們的純淨和善做好大法工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4月3日】(譯文)最近我參加了一個討論並收到了一份到處傳送的有關這一事件的電子郵件。我被告知那封信將會影響我對這件事的看法。這聽起來有些不對味兒。為了我們能相互理解,我想與同修們交流一下我的一些想法和觀感。這並不是要就某件事說服某人,更不是就某些行為進行爭論。(大法中沒有諸如此類的事情--統一意見或爭論,因為一個人的觀點是人中的東西。)這也不是針對某些人。這是想把可能已經偏離法的討論和說服帶回到法上。這是我的認識。

1)我們對我們所做的事一定要頭腦清醒。從表面上,從常人的角度上看,我們是在以一種相當不同尋常的方式和一個強有力的集團對抗,並帶著要做成一些事的意圖在做。從這個角度上看這就像聖經中大衛和巨人格萊斯一樣,大衛用以殺死格萊斯的武器也同樣備受爭議。

但是如果從另一方面,從法的角度看呢?當然「整個都是反的」。我們並不打算在常人世界中要有甚麼成就。那是政治。但是區別在哪兒呢?我們做這件事,如正法中的每一件事,都是以慈悲為基點,以揭露邪惡和講清真相來救度世人。「揭露邪惡、向世人講清真相也只是說明大法與弟子們所承受的迫害,其根本目的是在救度世人,去其眾生頭腦中被邪惡所灌輸的毒害,挽救其將來因敵視大法而被淘汰的危險」(「不政治」)。如果我們的想法不在這一基點上,我們就會看不清我們在做的一切,就會被我們人的一面控制。

2)從這個角度看,「成」與「敗」的定義與常人的標準是不同的。完全不同的。在正法中,師父一次又一次地推遲結束的時間,甚至點明了為甚麼這麼做的一些原因。一個是「仍有一些弟子不能走出來」,第二點師父在最近的講法中提到過,是因為許多人的頭腦中仍然有邪惡的毒害。如果(正法)現在就結束,他們就要被淘汰,這將是非常可怕的災難。第三點是與第一點緊密相關的,我個人認識是我們尚未達到標準,仍然有許多常人觀念,執著,和許多業力尚未消除。

這樣來看,標準完全不同。成功的努力是學員們走出來,從人中走出來,去掉對失和個人風險的怕心;成功的努力是我們對法的認識加深,暴露並修去深藏在我們骨子裏的常人的理;成功的努力是我們處處站在法上,而不是以個人認識,人中的事物或常人世界中的其他個人或團體為準;更重要的是,成功的努力是我們能夠起到揭露邪惡和講清真相的作用,救度那些被欺騙了的和將要被淘汰的眾生。

回顧將近三年的正法歷程,我非常清楚地看到,正是這些更高的要求──法對修煉者的要求─決定了我們努力的成敗,即使反映在表面,在人這一層亦是如此。這樣的例子很多。在做某一件工作時,那些能幫上我們的人對我們中一些最有表達能力的,(包括我們的一些教授學員),幾乎沒有任何興趣,儘管那些學員接觸了很多人。但一些在我看來英語很差並儘量不讓他們參與其中的中國學員卻取得了令人驚異的成果,這讓我和其他一些人感到羞愧。一位中國女學員是家庭主婦,英語結結巴巴。她決定不採取我們世俗老練並反覆推敲過的方法,即先發出一封通用的徵求信,然後等到我們覺得有「保證」了,收信人清楚地表示出有「興趣」了,才接著做下一步。相反的,她只是拿起電話,給那些具有相當教育水準的人們打電話。當得知她第一通電話打下來全部八位對像都同意支持時我們深感震驚!她是以她的純淨、善和大法的威力感動了他們。她站在法上,拒絕偏離法。當我們在準備打印精美、雄辯有力的信時,對一些細節進行調查研究時,精心準備談話要點時,她卻在學法。她達到了對一個修煉人的要求。而我們卻沒有。這樣的事例很多。

3)一旦對這些事情忽略了,我們就會依賴我們人的思想和觀念,為人中錯綜複雜的低層次的法所束縛。我們會很容易地受到沒完沒了的操縱和干擾。

師父說:「每當魔難來時,沒有用本性的一面來認識,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麼邪魔就利用了這一點沒完沒了地干擾與破壞,使學員長期處於魔難之中。其實這是人的一面對法認識的不足所致,人為地抑制了你們神的一面,也就是抑制了你們已經修成的那部份,阻礙了他們正法。還沒修成的一面怎麼能抑制主思想、抑制已經得了法的一面呢?人為地滋養了邪魔,使其鑽了法的空子。做為弟子,當魔難來時,真能達到坦然不動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層次對你的不同要求,就足已過關了。再要是沒完沒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為存在其它問題,一定是邪惡的魔在鑽你們放任了的空子。修煉的人畢竟不是常人,那麼本性的一面為甚麼不正法呢?」(「道法」)

我覺得此時此刻指出這一點來非常重要,因為現在邪惡正垂死掙扎,極力試圖毀掉修煉者,毀掉那些它們認為不符合它們標準的眾生,邪惡對將要被曝光恐懼萬分。近來我觀察到一些生命頑固地、不知羞恥地干擾著學員們。這些生命包括:想像、多疑、害怕、懷疑以及情。以前這五個生命沒有這麼大膽,至少並未造成這麼大的損失。現在我相信它們正在最後的清除中進一步在表演,顯示出了它們變異的心性,並鑽空子操縱干擾大法弟子。當同修們站在法上向別人指出這一點時,他們通常難以接受,還要堅持他們的觀念,讓大法弟子不能靜下心來作為一個修煉者站在大法的基點上看待這個問題。當大法弟子不能真正地走出人來清楚地看待問題,這意味著我們在邪惡面前敗下陣來。

4)也許其最不好的表現形式是當它發生時,邪惡試圖操縱這些學員去破壞大法,削弱同修們的正念和正信。「人自己沒有正念,那麼宇宙中,在三界中,一切不好的東西在人的身體裏川流不息,甚至於在這裏停留人也都意識不到。人就是被這樣操縱,就是在這些粒子能夠溝通的情況下操縱人。」(「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

邪惡會驅使他們反對正念和同修們的行為,在一些層次上製造干擾,首當其衝的就是矛盾和懷疑。這當然不是新出現的(但近來程度上看來有所不同),早在光明日報事件時,就曾大面積,嚴重的發生,以至師父還專為此寫了一篇經文。

「自從《光明日報》事件以後,直到目前,大法弟子人人都扮演了一個角色,有堅定實修的;有為大法名譽,直言上書的;有為不負責任的報導不平的;但也有在艱難形勢下,不向內修,搞分裂的,加重了當前的形勢的複雜;也有害怕自己身名利益受到損害而不修的;也有不顧大法的安定而傳播小道不實的消息的,加重了亂法的因素;也有一部份各地的負責人,用在長期政治鬥爭中養成的看社會動態的不良習慣,來分析大法的形勢,把各地區孤立的問題都聯繫在一起,認為出現了甚麼社會動向,還有意地傳達給學員,雖然是有種種原因的,但還有比這更嚴重的破壞大法嗎?」(「大曝光」)

這在4.25事件後也曾發生。一些學員,包括一些頗受敬重,[在法理上]應該有更深理解的老學員卻反對其他弟子去中南海請願的正義和偉大的行動。許多[走出去的]又返身回家,覺得那些老學員講得有道理,而不是嚴格地從法上衡量。他們失去的這一機會很難挽回,給那些原本認為自己做得對、在維護大法的學員造成的損失是不小的。「無意中你們造成了許多很難挽回的損失。教訓應該使你們更成熟。」(「走向圓滿」)

今天這種事情又發生時我們應該能夠認清它們。師父在講法中已經清楚地論述了這個問題,看到了他們已經到了很痛心的程度。

同修們,我們對法一定要清楚,站在法的立場上,以真誠坦率的態度從法上去討論。法中不存在為自己的觀點去競選或去說服他人。讓我們真心努力、平靜地、謙卑地、全身心地進一步學好法,毫無保留地向內找我們自己的執著和缺點,真正達到「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的標準。讓我們挖掉自己的執著,把眾生的利益放在首位,記住救度眾生是我們的神聖使命,並用大法賦予我們的能力和智慧去講清真相、完成大法弟子的使命。如果我們能做到,我們已經贏得人世中的任何較量。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