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自己的心性 做好大法的工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3月19日】這一段時間忙於大法工作的事,一直學法很少,經同修再三提醒,這幾天通讀了一遍《轉法輪》,對於如何做好大法工作,有了新的領悟。

一、保密協調問題

大法在人間的洪傳走的是一條「大道無形」的路,靠的是人傳人心傳心。當世上邪惡之徒在高層變異生命的支配下瘋狂地迫害大法以後,在大陸,大法弟子們就自發地擔負起了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的歷史重任。有上網的,有做印刷的,有做其它方方面面大法工作的;懂的教不懂的,不懂的主動去學,大家都是憑著對法的理解,一步一步堅定地走了過來。

正因為我們是自發的、沒有甚麼組織、也沒甚麼結構體系,今天你還在做著的散發資料的事情,明天就有可能在做著重要的大法資料工作,那麼有些同修在和經常在一起的功友交流時,就可能不那麼在意,就可能把自己現在所做的事講了出來;另外一方面,隨著我們在大法中修煉提高,我們功友在一起時都是那麼純淨、祥和,互相之間沒有甚麼提防的心。又認為大法修煉一切都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之間是人間的唯一一塊淨土,功友之間還有甚麼可隱瞞的呢。在這種情況下,互相之間把各自所做的、所知道的事、所接觸的人等等都講了出來;還有一個因素,就是有些弟子對迫害大法的邪惡勢力認識不足,有意無意地就把大法工作的事流傳給自己認為信得過的、「還不錯的」或親友或朋友或新入門而有緣得法的人那裏,還有的把這些作為真相的一部份講給了自己沒了解真相的父母和家人。心情和好意可以理解,但這些在其實很大程度上會成為安全方面出問題的隱患,因為常人中做事也有做事應有的嚴謹的一面。大法弟子做得不嚴謹,邪惡也會鑽空子,美其名曰「考驗」。

有些弟子對協調與保密工作非常不上心,在電話中無所顧忌地明確談論大法工作的事,在自己很魯莽的情況下還要求對方說:「你那個心得放一放了。」那意思是說你是大法弟子,在做最神聖的事,人類的一切都是為這部法而開創的,那你還怕個甚麼呢。須知涉及到一定面積的這些大法工作的事,不是個人害怕不害怕的問題,而是能不能對法負責、對其他學員負責的問題。這個問題非常嚴肅。否則無意中做出的事可能成了在幫助/方便邪惡加劇迫害。

我們處處時時都要考慮一下自己所要說的、所要做的事,是不是要牽涉到他人,特別是做資料工作的功友的人身安全?對大法的全局(或局部)是不是有很大的影響面?對於大法工作中的保密與協調問題,能不能真正地為功友負責、能不能真正地為大法負責,這就不僅僅是一個修口修得好不好和個人有沒有怕心的問題,那就是一個心正不正的問題。當我們互相之間談論大法的工作時,該不該講,該對誰講,說話之前都要考慮一下自己是不是在哪顆執著不放的心支使下說的,是不是真能做到「對大家負責任,能夠承擔起這個責任」。

師父在《轉法輪》第215頁「心一定要正」一節中說:

「有的人就是放不下,就執著這些東西,好像他有本事似的,這不是執著嗎?而且你要是真的知道,做為一個煉功人守心性,也不能隨便去洩露天機給一個常人,就是這個道理。」

同樣地,在同修之間也是,該我們知道的我們就去聽去管,不該我們知道我們一點兒也不要起甚麼心、去打探甚麼,對自己也不好,對誰都不好;對自己而言那是一顆要去的執著心,不去又怎能圓滿呢,對別人而言,不該你知道的你打聽到了的本身可能就對別人有不好的影響,無意中還可能帶動一些學法不深的人,加強了他們這方面的執著。

順便說一下:無論哪種大法工作都是大法工作,都是「救度世人」全局中的必要組成部份。所以當然就不能說印資料的就比講真相的更重要,沒有那回事。師父在《導航--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講法》中講:

「因為我們無論是國內和國外的學員是一個整體,當這件事情發生的時候,總得有人幹這個,總得有人幹那個。因為它是對法的考驗,你在哪裏、無論做著甚麼,都是在你自己應該做的這件事情中提高。每個人做甚麼,那都是有原因的。在圓滿的境界中、在圓滿的進程上沒有任何差異,你該圓滿在哪裏保證你就去哪裏。」

但是不同的大法工作,它確實有一個覆蓋面大小不同的問題,有一個對正法全局(或局部)影響面不同的問題。所謂的「重要」也只不過是借用常人的詞彙來表達這個概念。那麼我們無論做甚麼都要從正法的全局考慮,從總體上看一看在當前情況下大法需要我做甚麼,我應該做甚麼,而不宜用自己的觀點來決定做甚麼。有人可能覺得我就愛做這個,我不願做那個,本來可能就應該他做這個事,但是這個出發點就不對了。非要怎麼去做的時候就存在一個互相之間不能協調的問題,在一定的範圍內就可能帶來負面的影響。其實,都是大法粒子在做大法的事,總不成一個粒子在這個位置上就更亮,在另一個位置就不發光了吧?在哪個位置上都一樣,學法修心是根本。

師父在《在北美首屆法會上講法》中講:「我給你講的那個佛、道、神,他可不是假的,他是真的佛、道、神,他就在這部法中體現出來的。他有那麼大的威力,你看他在字的背後,他要大起來無邊無際,可是他就負責這個,他就是法的一種表現,……」

二、安全問題

哪裏有真正的安全?如果能堅定地站在法上的時候,那時才是安全的。

在《轉法輪》第116頁「老師給了學員一些甚麼」一節中,師父講:

「……但是我們這裏跟大家講了,我可以做這件事情,因為我有無數的法身,具備我非常大的神通法力,可以展現很大的神通,很大的法力。而且我們今天做這件事情也不像我們表面上看得那麼簡單,我也不是頭腦一熱才出來做的。我可以告訴你,有許多大覺者都在注視著這件事情,這是我們在末法時期最後一次傳正法。我們做這件事情也不允許走偏的,真正往正道上修煉,誰也不敢來輕易動你的,而且你有我的法身保護,不會出現任何危險。」

修煉不是常人中的技能,模仿不是修煉。心性到位了,該出現的就會出現。心性不到位,求也求不來的。修煉有經驗教訓可以借鑑,但沒有榜樣。

有個弟子租了一間房子,房門是兩道的,外面是一道鐵門,鐵門裏是一道木門。鐵門的鎖是焊上去的換不了,他覺得不安全,就把木門的鎖換了一把高級的三保險鎖。後來被人出賣,邪惡之徒提審他時說:都交待吧,你在哪兒哪兒還有房子。然後就把他帶到房門前,他一看沒轍了,就自己掏出鑰匙打開了房門。

他換鎖有沒有錯呢?我覺得不是錯,在他當時的那個心性位置上,他對「安全」認識到這一步,也就只能做到這一步。因為心性的容量只到這一步,高一層的狀態也只是從法理的表面上明白,但在根本上卻是無法接受和相信的。出問題的關鍵就在於悟性沒跟上,心性需要提高了。

師父在《轉法輪》第260頁「醫院治病與氣功治病」一節中講:

「有人講了:按照中國的古代科學走,能有今天的汽車、火車嗎?能有今天的現代化嗎?我說你不能站在這個環境當中去認識另外的狀態,你的思想觀念得發生革命。」

我理解到,「安全」在不同的修煉境界中,它的含義也不一樣,同樣地「不能站在這個環境當中去認識另外的狀態」。

師父在《在新西蘭法會上講法》中說:「那麼修煉過程中我們不得用高標準來要求自己嗎?說我沒達到之前,我是用人的觀念來衡量要求我自己,那就永遠是人。因為你達到和沒達到,你自己是不知道的,你都要用高標準來要求自己。

要修煉你就試一試。……昨天我舉個例子,學員跟我講:他被汽車撞了,兩個肩胛、身體的骨頭、盆骨都撞碎了。他昏迷中被送到醫院裏。醫院說這個人很難恢復了,這個人都這樣了,夠嗆了,那就準備後事了。可是,第二天他自己下床走了,醫院理解不了,……當然人的觀念是理解不了的。就是說,修煉的人,你自己在幹甚麼你要知道,你不要老是把自己混同於常人。」

《轉法輪》第319頁:「我們真正指的悟,就是我們在煉功過程中師父講的法,道家師父講的道,在修煉過程中自己遇到的磨難,能不能悟到自己是個修煉人,能不能理解,能不能接受,在修煉過程中能不能遵照這個法去做。有的人乾脆怎麼講他也不相信,還是常人中的實惠。他抱著固有的觀念不放,而造成他不能夠相信。」

《轉法輪》第319頁:「……『難忍能忍,難行能行。』其實就是這樣,不妨大家回去試一試。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作為我們個人的修煉,我們都應該按照師父的話嚴格要求自己,提高自己的心性,真正從人中走出來。在實際的大法工作中,因為面對的學員很多,每個人的心性都不一樣,那麼在實際的大法工作中,我們就不能夠普遍地要求別人達到一個甚麼狀態,我們只能用高標準來要求自己卻不能用高標準來要求別人。不能因為我們能發正念,能運用功能了,就輕視安全問題,我們還要考慮到同修的安全。為了同修的安全,為了維護好這部法,我們就不能放鬆安全意識,「這不是自己害怕不害怕的問題,是能不能為大法負責的問題。」

三、大法工作中弟子間的「矛盾」

在做大法工作的過程中,弟子間也經常有心性上的摩擦,有時可能矛盾還很大。

師父在《轉法輪》第235頁「吃肉問題」一節中講:「你們學法這麼長時間了,我們沒有要求大家別吃肉。有很多氣功師當你一進班,就告訴你:從現在開始不能吃肉了。你可能想:突然間不能吃肉,還沒思想準備呢。今天家裏可能就是燉的雞,燒的魚,聞著挺香還不能吃。宗教中修煉也是這樣,強制不讓吃。一般的佛家功、有些道家功也是這樣講的,不能吃。我們這裏沒有叫你這樣做,但是我們也是講這個的。」

心性的提高是一漸進的過程,有人這方面過得好些,有人那方面過得好些;有人做過很多大法工作,一上手就知道怎麼做,有人是新手,可能一開始甚麼都做不好。那麼我們都要有一顆寬容的心,不要要求太高,不能因為別人還做不好,就不讓他幹了,總得允許別人有一個提高的過程吧。也不能太生硬地要求對方,不能讓他覺得「聞著挺香還不能吃」,要求太高了反而他一時還不能理解,就可能造成不必要的「矛盾」。出現問題時我們就要重在法上交流,最重要的是一定要認真地找一找自己,看一看是不是自己這兒還有沒察覺到的、那個隱藏很深的心造成的這個局面。在表面上可能是因為對方不在法上、是對方沒能做好,但很可能這件事中也有自己修煉提高的因素在裏面。

但我們也不能走到另一個極端上去,有人可能在某方面就是沒那麼大的能力,或者是心性在某些問題上老是過不去,因而不適合做某項大法工作,我們也不能執著著非得「給他一次機會」,如果是在執著心帶動下這麼幹,那就是對法的不負責。

此文只是我在現有狀態下對法的認識,和我在實際的大法工作中的感觸,為了能更好地做好大法的工作,懇請功友補充、指正。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27/20276.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