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經歷與思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2月27日】2001年11月13日凌晨2時,我在出租屋被抓,共損失電腦2台,激光打印機1台,現金近6000元,及大批大法資料和手機等。邪惡之徒自以為立了大功,從兩級市公安局長到武警,都是一副得意忘形的樣子。他們連夜將我押回本市,並帶上腳鐐手銬,並說是「為了預防脫逃」(我曾兩次擺脫惡警的抓捕)。當天下午,他們將我秘密押至我原單位招待所,開始了慘無人道的折磨與審訊。他們專門給我焊了一個鐵椅子,坐進去後雙腳踮起腳尖才能夠著地面,時間稍長,雙腿酸痛難忍,但表面上看不出甚麼,加上我又被腳鐐墜著,手被銬死,非常痛苦。我就這樣坐了整整10天10夜,直到後來腳腫得腳鐐卡進肉裏,扣不住時方解開。

在這10天中,邪惡之徒白天強迫我看洗腦錄像(他們將我銬得死死的,面對電視不到兩米,放大音量,一放就是幾個小時,一遍又一遍地播放。這種方法也很毒,以至於後來看押我的民警都喊頭痛。晚上由市縣兩級公安近20人輪流審訊,不讓我睡覺。我有時被他們折磨得剛說過的話都記不清楚,大腦處於混沌狀態。

這其間他們還讓一個叛徒(從王村勞教所放出來專門配合惡警迫害大法弟子的)對我進行洗腦,叛徒惡毒謾罵攻擊師父和大法。所有這些伎倆都不能動搖我對大法的正信。我系統地對所有這些叛徒進行了剖析,發現其根子上的原因不外乎兩點:一是私心太重,求圓滿,用骯髒的人心對待大法,是用人心在謀求而不是真修、實修。二是人的情放不下從而被引向邪悟。都是因為讓邪魔鑽了人的根本上的執著心的空子而造成的。人一旦邪悟,是極其可怕的,就會成為邪惡利用的工具,對執著心重的大法弟子破壞力極大,惑亂性極大。還有一個原因是,把今天的正法修煉混同於普通的個人修煉,在強大的壓力和痛苦中承受不住而主動邪悟。其實上述一切,師父在講法中早就講過了,明慧網上也有很多論述。師父說:「度人就是很難,悟更難」(經文《再去執著》),我體悟到:在魔難和痛苦中,能否正悟正行,能否堅守正念十分關鍵,如果沒有佛性所體現出來的金剛不破的那種堅定與正信,是很難堅持下來的。

邪惡見打罵與折磨沒有效果,洗腦也不行,最後就讓我已經走向邪悟的妻子和昔日同修來勸說我。自從我被逼流離在外一年多來,因邪惡抓捕,我始終斷絕與妻子的任何聯繫,不料想以這種方式見面。我母親也帶著我兒子來見我,我已經認不出孩子了(我離家時,兒子剛四歲)。我那以前修煉五年的母親見我被折磨成那個樣子,一下子就垮了,淚水滂沱,也幫著妻子勸我。而我沒有任何難過與感慨,內心竟是一片光明與祥和。我笑著勸母親要堅強些,同時利用這難得的機會向妻子和昔日同修講我從法中證悟的法理,可惜時間太短,沒能奏效。

最後,邪惡再也無計可施了,說:「你等著,早晚有你服氣的時候。我們抓的法輪功多了!哪一個一開始都硬得很,說自己就是江姐,就是劉胡蘭,敢把牢底坐穿,結果怎樣?某某某你都熟悉吧,比你硬吧,現在都妥協了!」我說:「我既不是江姐,也不是劉胡蘭,她們是為了推翻政權,是帶著階級仇恨離開人世的。而我是一個修煉者,我不想推翻誰,我對人沒有仇,也沒有恨。我無怨無恨。即使被你們迫害致死,也只有對世人、對生命的憐憫與慈悲。我所做的一切,只是為了證實大法是真理,還有就是讓世人知道迫害大法及大法修煉者是錯誤的,是不公正的。」他們說:「你和他們是有點不一樣,有的法輪功(修煉者)只管修煉,啥都不管不顧,而你是甚麼都清楚都明白,世態炎涼、人情世故,都說得挺好,就是對待法輪功上,腦筋不開竅。」我說:「不是我不開竅,是你不懂,佛法博大精深。」他說:「你是省裏掛號的人,本想樹你做個『轉化典型』。王村勞教所對你來說,級別低了點。準備坐牢吧!

2001年11月25日,我被非法關進了看守所。由於我不背監規、不唱歌、不做操、不幹活,又被幾次毆打。現在他們已經不打我了,我可以自由地背法和煉功。我心裏清楚,我修得不好,每想起師父和300多名死難同修,心中很慚愧。我之所以活到今天,是因為我覺得邪惡不配我用生命去承受。師父講過:「變異的觀念使他們對於在歷史上對神的迫害成了正當的,像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這些事情已經成了高層生命下來度人的一個範例。」(《導航》「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講法」)我們是正法修煉,對於迫害,我們是清除而不是被動承受。還有一點,兩年前的今天(2月9日),是我的好友、好同修劉緒國被迫害致死的日子,那時,我曾立下誓願:無論邪惡多麼猖狂,我都要堅修到底,直到法正人間!助師正法是我活著的唯一理由和目的。但從7.20到現在,我已深深領教過邪惡的舊勢力那垂死前的無恥與瘋狂,我已做好捨去皮囊的心理準備,也意識到那個誓願也包含著執著。如果師父安排我用肉身去窒息邪惡,我將義無反顧。但隨著正法的快速推進,我卻明顯感到邪惡即將全滅,時常感受到師父所給予我的那種心底中的明亮與喜悅,使我在承受痛苦中置身物外,面對邪惡更加坦蕩。入監三個多月了,除了背法、煉功,我大部份時間用來正念除惡。現在,我最大的痛苦是不能及時得到師父的講法。前兩天,公安在非法提審我時說:「只要你配合我們弄清兩個問題中的任何一個問題,保證你回家過年,既往不咎 。」我看到邪惡已是窮途末路,笑了。公安只好恨恨地說:「你再好好想一想,要麼回家,要麼是7年到10年徒刑。」這真是生動地驗證了師父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的講法!其實他們表面上雖然強硬心底卻虛。如:在坐鐵椅子的10天中,他們暗中叫看押我的民警禁止我睡覺,但當我質問他們時,他們竟不敢承認,活似地痞無賴;在看守所,他們在這邊毆打著我,那邊卻威脅目擊在押人員裝著甚麼也看不見。有一個人因在無意中說我的臉被打腫了眼被打黑了後,竟挨了他們的兩記耳光!

下面談幾點想法,對流離在外做大法工作的同修們可能有所借鑑:
一、我這次被抓之前,師父有過點悟,特別是被抓前一天,我已有所察覺,人本來可以走脫的,但我沒引起足夠重視,掉以輕心了。就像師父說的:「有個人手裏拿著我的書,在大街上一邊走一邊大叫:有李老師保護不怕汽車撞。」(《轉法輪》第119頁)從思想到行為上都比較盲目,被邪惡鑽了空子。
二、親情放不下。有一位同修,因迫害離家,但她每個星期都要回兒女家一次,結果被「蹲坑」的便衣抓住;還有一位同修,每有新經文或大法資料,都要親自給修煉的親朋去送,也被抓。
三、工作方法不當,時間一長,對安全容易鬆懈,這方面網上介紹得很全面,不再多述。
四、學法不深是所有問題的根源,往往用做正法工作也是修煉來掩蓋學法不足。而學法不深是在考驗和惑亂面前跌倒的真正原因。
五、幾乎所有被抓的起因(包括我這次被抓)都是內部學員走向邪悟後或背叛後供出線索的。應該引起重視了!
六、做網上下載和印刷的同修要儘量少接觸人,知道的人不應該超過兩個,建立安全保障措施,該斷的一定要斷,該轉移的要及時轉移,不能有僥倖心理。不要有幹事心和歡喜心,時刻用大法對照自己。

上述幾點,乃我淺見,不足之處,請同修指正。(2002年2月9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