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塵滾滾苦求索 得法兩月獲新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4月4日】我是一名剛剛得法兩個月的法輪功新學員。和其他法輪功學員一樣對法輪大法有著一個既偶然又必然的心路歷程。

早在1994年底來美之前就隱約聽說過法輪功,當時想必是五花八門的氣功之一而已。由於出國心切,已無暇打探究竟。機緣就這樣擦身而過。然而,走出國門隻身一路拼搏。當初步站穩腳之餘,五年的時間轉眼就過去了。99年底參與組織一次華人社區的大型聚會期間,聽說國內已將法輪功定性並開始打壓。對於年近半百的人,特別是耳聞目睹歷次政治運動的我來說,對政治既敏感又討厭。早已不再有當年紅衛兵的衝動和熱情,更不願作政治鬥爭的犧牲品,但是我還是按捺不住心頭的反感和不平脫口而出:「法輪功怎麼啦,又沒拿槍拿炮的,只是和平請願,憑甚麼扣這麼大的帽子,歷次運動哪家無冤魂,誰又沒參與,如今還搞這一套群眾鬥群眾的事,當務之急國家該管的事務多啦……!」接著我就一古腦兒地把記憶中所能羅列出來的事例一一道出:諸如國土流失,下崗工人遍地,貪官肆虐,集權者佔著天下,將平民百姓從褲腰帶上勒出的集資、退休的血汗錢,花天酒地,任意揮霍;又有多少賑災款和救命錢也被他們打著搞活經濟的幌子而裝入私囊……,民主和法制遭踐踏,政治體制的陳舊使得經濟體制改革越來越混亂。然而當權者置這些而不顧,為了維護他們瀕於崩潰的政權,脆弱到不允許任何異樣的聲音存在,就連用來修身養性強身健體的氣功活動也大打出手,實在讓人難以接受。與此同時,又暗自慶幸自己已在國外安家落戶,不然這一通自由言論不被打成右派,也得吃不了兜著走,不由得心中更加珍惜眼下這來之不易的一切。

就在忙碌著把女兒送進大學,並準備著丈夫將要退休後的休閒計劃中,時間不知不覺地又過去了兩年。隨著中共對法輪功打壓的不斷升級和法輪功學員不斷地走出來講清真相活動,我在電視上看到法輪功學員手捧著被殘害致死的學員們的遺像步行請願時,其中一個殘疾人坐在輪椅上的畫面揪住了我的心。我心裏開始琢磨,歷次運動大都是一哄而起,一打就散,久而久之人們多學會了明哲保身,但求無過。就包括「六四」天安門事件,不也在開槍之後幾乎銷聲匿跡了嗎?儘管全世界各國政府紛紛譴責,制裁,中國五十年大慶不照樣廣場閱兵,佳節國宴照樣鶯歌燕舞嗎?為甚麼這次法輪功從被定性並被當權者以竭盡歷次政治運動打壓的手段鎮壓了兩年多之久,法輪功反而在全世界越來越發展壯大?如果僅僅是祛病健身的功法,能造就出這樣堅不可摧的人嗎?是甚麼力量使他們視死如歸?我帶著這些百思不得其解的疑問開始在廣播和報紙及電腦網站收集有關的信息和資料,並在前不久回國探親時從不同的角度了解有關法輪功的情況。因為我是一個做事認真有主見的人。無論做甚麼事情,總是喜歡將不同的觀點和因素放在一起分析和抉擇。我從報紙上找到了法輪功學員的聯繫電話,從她那裏借來了全部法輪功書籍和影象資料並與她進行了探討性的長談。

回到家後,我一口氣看完了李洪志老師廣州講法的錄影帶,我的心再也無法平靜了……。回顧大半生所走過的路,從文革時期的紅衛兵到踏出國門,一路走來,顛簸曲折,在對名利,地位,事業的執著追求中,患得患失,轉眼煙雲已過,再看看周圍的人,無論是成功的還是失敗的,哪一個人從心底裡感到溫馨和快樂?還應了那首歌:「沒有的總想有啊,得到的還盼望,多少次在悲歡離合、成功與失敗中上下求索著人生的真諦。」從古書到易經,從氣功到占卜,從人體特異功能到宇宙奧秘,總想從中找到解脫和答案,特別是在自己身邊經常發生一些奇異現象時常困惑著我。然而,由於易經、河圖、洛書等史前文化的久遠,實在是深奧莫測。現在的大部份氣功師和道觀、廟宇也已走入了商業化,何處尋找真人、隱士?

然而在我看完了《轉法輪》這本書及李老師在各地講法的書,多年來心中的疑問與不解一一得到了開啟和解答。《轉法輪》這本書以簡潔易懂的語言簡述了宇宙中不同層次的法理和奧秘,極其深刻地揭示了人與天體的關係,從宇宙法理真、善、忍的物質特性,論述了靈魂的永存和如何回歸。李老師為了在這個末法時期救度更多的眾生,前所未有的平鋪直述了元神與副元神的關係及法輪大法與歷史上任何正法宗救度人的共性和特異。法輪大法是性命雙修的功法,直指修煉者的心。無論你抱著甚麼樣心學法輪功,都可以在不同層次上受益。法輪功叫人修心向善,首先做個好人。隨著去掉人的各種執著心,身體會得到淨化清除業力,返本歸真,不斷提高人的心性,從而達到靈與肉的昇華而得度。其實中國曆代君王,哪個身邊沒有高人指點。哪一個人不在一次次的悲歡離合、得與失中暗自被命運所折服,多少年來,人們在哀嘆命運中消沉地祈盼著。李老師以最大的慈悲心,敞開如此大的門,在人類社會中廣泛傳播法輪大法。為了使大法健康發展,曾在多篇文章中反覆強調義務教功,但還是遭到了邪惡當權者的造謠和誹謗。對此我想用自己親身的體會向那些仍然被謊言欺騙和矇蔽的善良的人說說我所見到的法輪功學員。

為了索取大法的材料,我第一次來到兩個法輪功學員的家。那是一個二百多元月租的公寓,幾乎沒有甚麼家具,桌子上放著些方便麵,四壁空空的牆上掛著幾張法輪功的畫。女主人不厭其煩地回答著我一個又一個的問題。當我問及他們的活動經費時,她平和地告訴我,法輪功所有的活動都是學員們各盡所能:有錢的出錢,有力的出力,有時間的出時間。在攀談中,我得知她是碩士生,一家三口僅靠做博士後的丈夫微薄的收入維持生活。他們經常擠出些錢參加活動和講清真相。特別讓我感動的是:2002年鹽湖城冬奧會,正值中國人的傳統春節,她和一些同修們自費前往那裏請願,為了爭取世界輿論的支持,為了那些被邪惡迫害而失去生命的同修,冰天雪地中他們燭光守夜。誰無親人父母,誰不知萬家燈火、佳節團聚。大法弟子這一切驚天地、泣鬼神的壯舉,不止一次地讓我流淚,那些造謠說他們是為了每天20美金才到領事館前面靜坐的人,相比之下實在可悲可惡,他們才是窮得只剩下錢的無知小人。

隨著反覆讀書和五套功法的煉習,我感到整個身體開始發生了變化。學法前,由於人過中年後常服用些養顏抗生的營養藥。為了體驗功法,停掉了所有的藥和補藥,煉功幾天後,隨著臉和脖頸一些紅疹的消退後,全身的皮膚變得前所未有的平滑、細膩,而且很有光澤和濕潤。肩周炎也隨之消失。每年這個季節都有些過敏症狀,至今也沒有察覺。由於夜裏看書減少了不少睡眠時間,但白天卻精力依舊,而且心態變得越來越平和,身心都有輕鬆感。

前不久參加法輪功學員的晚會,我彷彿第一次置身於這麼祥和的人群,和他們攀談沒有更多地寒暄,而且大部份是年輕人,但那謙和溫馨的臉上卻有著那種榮辱不驚的定力。他們普遍都有著較高的學歷,有些人是做科研工作的。他們不但要克服日常生活的困難,每個人都擠出大量的時間學法、弘法。還有些當地的美國學員,語言和文化沒有障礙他們對真善忍的追求。法輪大法把修煉者們連在一起。置身於他們之中,過去一向以生為人傑的「強人」自居的我,人生第一次感到自愧不如,我懷著無限的敬意演唱了兩首歌曲,用我從未有過的謙卑向他們深深地鞠了一躬。

紅塵滾滾,苦苦求索。然而我終究是幸運的。得法的路就在腳下,希望已經從這裏開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