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大陸新弟子的得法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3月5日】我一直就是一個很情緒化的人,常常被外界的事、情以及內心的波動所帶動,陷入各種情緒中難以自拔。從少年時起,我就感到人生的莫測與苦楚,常為這種恐懼而偷偷落淚。多年來,總覺得好像唯有親情還值得人留在世上。常對自己說:如果真到了連這都沒有的時候,就一死了之。抱著幾年內就能隨時「去世」的想法,我從不計劃太遠的將來,得過且過,只想怎麼能在「在世」的日子裏過得舒服一點──有點錢,有愛情可以享受,儘量能保持年輕漂亮一點。就這樣,日復一日,在情中沉迷,快樂總是暫時的,也總是伴隨著不安而來的,寂寞時,像無主的遊魂,痛苦時,借煙酒麻醉自己。

我並不相信有神的存在,也從不認為修煉跟自己有啥關係,所以最初有人提「法輪功」時,沒有任何反應。甚至我此生最長久的好朋友Y開始修煉,跟我談起,我也總是不屑一顧,口出不敬之言(現在想起真是罪過)。「7.20」後,我仍是麻木地持旁觀者的態度。有一次,巧遇幾個修煉的同學聚會,聽他們說著我聽不懂的詞彙,心裏還覺得這些人真是吃多了,怎麼居然信這個!聽了幾句就借故走了。但回去也跟朋友說,「我倒是挺羨慕他們的,還能信甚麼,我是甚麼也不可能信的。」

後來,「自焚」事出,宣傳日濫,我當時正住院,還不了解真相,但反感至極,常對病友說:XX黨真丟人,這麼點事沒完沒了,我才不相信他們是為了圓滿呢!這肯定是被XX黨逼的!後來,跟法律界人士吃飯時,我也談了類似的觀點。我發現有人真糊塗啊,居然相信電視上和機關內部黑白顛倒的宣傳,認為真是法輪功自焚。

又到Y家去,三言兩語之後,她又談起修煉,講起輪迴等事,我似懂非懂,基本不信,也不愛聽。自此每次去,不管我怎麼麻木,她都要給我講大法中同化「真、善、忍」做好人的道理,給我講「自焚」疑點、迫害真相、大法在其他國家洪揚的情況等等。看我還無動於衷,她最後情急之下說:「你要是和宇宙大法擦肩而過真是太可惜了!你就是看我面子也應該看看這本書(《轉法輪》)啊!」話中的殷殷之意當時被我理解成「腦子是不是有點毛病了?」,現在方感動得熱淚盈眶。如果她當時少跟我說兩句,可能我就不能得法了。

就這樣我幸運地與宇宙大法相遇了。但是干擾很大,先是對瑜珈感興趣,然後母親住院,書只讀了一點就放下了。後來Y問我看書的情況,又鼓勵我看下去。我沒當回事,卻大談想辦瑜珈班。回家又想:借書中的理論在瑜珈班講講不是更好?所以又重新拿起書來再看(師父真是慈悲,連我這麼差勁的弟子也不放棄)。看完之後,心裏很亂,各種「壞念頭」在翻騰,但有一點自己是清醒的:人確實應該做個好人。日常遇到事情,腦子自動在反映按照法應該怎麼做。隨後在短期內我看完了師父在國外的全部講法,越來越深地感到師父的慈悲和大法的正,也越來越認清了邪惡集團的無恥。那時經常興奮地對周圍人說:「我這一生沒有崇拜的人,現在有了,就是李洪志師父!」這期間也有師父的慈悲點化和其他弟子的引導,剛煉動作就有了開天目的感覺並看到了法輪。

不二法門這第一大關在同修的幫助下過去了,緊接著的情關真是難過啊!拖拖拉拉兩個月,才放下了這段大法弟子不該有的情,其間也曾有過生不如死的煎熬,但在師父的呵護下很快就過去了。對煙和酒也完全不感興趣了,對人變得寬容和善多了(以前據公論是脾氣不好),心裏充實安穩,得法這五個月以來,我覺得自己的人生觀、世界觀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一個深深了解我的好友說:你真是改邪歸正,重新做人了,從剛烈變得溫柔多了。我驕傲地說,我確實「歸正」了,你不知道做一個正的生命有多麼好!

身體上的變化更是顯而易見的,沒煉動作前,纏繞我十餘年的尿路感染等慢性病以及虛弱的體質就不藥而癒,當第一次經常性頭疼襲來時,我曾反覆想需不需要吃藥,決定不吃後,很快頭就半點不疼了,這在以前是決不可能的。我這五個月沒吃一片藥。父母驚見這種變化(因以前的日子我幾乎一半時間都在吃各種藥),而且看到以前凡是在家的時間就躺著的我現在精力充沛,以前大事小事都願意賴賴嘰嘰的我現在祥和愉快,我媽說了一句「這麼好的功你怎麼不早點修啊!」

得法之後,我便開始向親朋好友洪法,其中多數人比較清醒,個別人很頑固,有的也看了大法的書,開始用法理要求自己,或者做個好人。我媽也開始看書,但剛開始干擾也很大,不相信師父的話,甚至書也不想看了,也不愛聽我跟她說道理。我真是著急。後來逐漸把心放下,又發正念,她又重新開始看書,並開始煉功,很快身體也得到了改善,也把藥都停了,春節期間也向親友們講述大法的好處。昨天她發自內心地對我說:「我越看師父的書,越感到字字句句都那麼合情合理,全在教人做好人,沒有半句讓人做壞事的話,連暗示都沒有!大法……」這是第一次她稱「師父」「大法」,我真為她高興。

近幾天來,每當我想起師父的慈悲救度,就會忍不住落淚,我知道我那一面已經越來越明白了。我決定把我得法的經歷寫出來,證實大法,同時向那些在邪惡的考驗面前堅如磐石的同修表示崇高的敬意,沒有你們奠定的堅實基礎,處在大陸這個邪惡環境下的我們(新學員)就可能失去了得法的機會。我應該把那些無法用語言對師父表達的感激,變成堅修大法的決心,勇猛精進,同時進一步做好講清真相的事,「助師世間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