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時期的新學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月21日】我是2001年5月才得法的新學員,本來我不該講,我沒有同修們做得好,但這次機會對我來說是難得的,我又怎能放過呢?我學法不深,不妥之處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1997年我已得法的哥哥給我們家每人拿來一本《轉法輪》和煉功帶,並教會了我們五套功法。因自己當時沒太在意,只看了幾頁,又有些不太相信,就放下了,現在悟到,那時緣份沒到。直到去年的五月我和姐姐去看望我73歲的老母親,當我得知母親大口吐血而沒有任何危險的時候,還有哥哥姐姐他們給我講師父如何如何的慈悲苦度,看到他們對師父的感激心情和他們做人的變化,於是我懷著感激與好奇的心情,看了一遍《轉法輪》,沒想到這次看書和97年看書的感覺竟然不同,對書中的每一句話都非常相信,我含著眼淚捧著《轉法輪》對師父說:「師父如果您同意,從現在起我就是您的弟子,我沒有別的願望就想返回去,師父請收下我這個遲到的弟子吧。」就這樣我對著師父的法像看了很久、很久。

一天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我要去上學。8點上課,可是八點半我還沒到,我特別著急,就趕緊往學校趕。過後我悟到我確實遲到了。從那以後我就努力的學法,補上我因遲到落下的課程。從外地回來後,我想看師父經文的願望特別急,很想和同修們聯繫,於是我就打聽到了李大姐的家。在去李大姐家的路上,我想這個時期人家不承認是大法弟子怎麼辦,當我走到李大姐家說明來意後,誰知李大姐特別熱情,並把我記不太清的第五套功法教給了我,走時給我拿了師父的經文和明慧網材料,她還把她家的電話號碼給了我,讓我有事找她,當時我很感激,就像一個從小漂流在外的孤兒,找到了父母、找到了家,那種心情是難以表達的。當我看完師父的經文後,更深深的感到了師父的慈悲和佛恩浩蕩。我看到明慧網上同修們的修煉歷程時,我流淚了,原來我們的同修是那麼的偉大,那麼的無私,他們的精神深深地打動著我,感染著我,我決心匯入到正法洪流之中,既然我想做師父的弟子,我就有責任去維護師父維護法,我不能做一個只想從法中得到好處而又不願為法付出的人,恩師為了我們能返回去,為了我們不走彎路,時刻在看護著我們、提醒著我們,為了我們蛻掉這層殼,從人走向神,師父為我們承受得太多太多了。我們知道的是一杯杯毒藥,而我們不知道的不知還有多少呢?

面對師父的慈悲苦度,我們不能光用感激和眼淚,我要走出來證實師父的偉大、證實大法的偉大。如果我們現在都沒有救度世人的慈悲心,更談不上將來的普渡眾生,於是我先從鄰居家做起。雖然第一次的效果並不太好,但我找到了經驗,我不灰心,我要用行動證實法,處處事事以法衡量。記得我在得法的一個多月,第一次發真相材料時,那是晚上11點多,看到孩子和丈夫睡著了,我先發正念,然後一個人走出大門。這時天非常黑,心裏很害怕,我在心裏說:我做的是最正的一件事,而且還有師父的保護,不會出任何危險。師父在《轉法輪》中說過「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於是我一邊發真相材料,一邊發正念,就這樣我邁出了正法的第一步,以後一次比一次感覺怕心少,我悟到:做正法的事很容易暴露出埋藏在深處的執著心。所以發現後就及時把它修掉,我們學法修煉不就是為了修去執著心嗎?沒有了執著心,按照真、善、忍去做,不就同化了宇宙特性嗎?到那時我們就真的回到自己的家了,也不枉恩師的慈悲苦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