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幕話劇:雞蛋奇緣(第三幕)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4月4日】
第三幕

※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下旬的一個早晨,十點來鐘。
※ 天陰沉沉的。
※ 還是那個劉家院落。近六年的時間過去了,院子裏有一些變化。但今天院子裏面靜悄悄的。
※ 周村長開道,縣委烏書記領著縣公安局王局長、喬科長、啼鳴鄉邢鄉長和幾個隨行的公安幹警上。

烏書記:(對並行的邢鄉長)小邢!當年我在這裏插隊七年,對啼鳴村還是很有感情的。我還在老劉家院子裏住過呢!那時你爸爸就是我們的公社書記。雖說你爺爺不是大、小隊幹部,卻是遠近聞名的老八路,大夥兒都叫他老村長。平時不管是地區、縣裏還是公社的幹部,誰要是有毛病落到他手裏,非罵你個狗血淋頭不可。今天咱最好是不要碰上這個老八路。
邢鄉長: 那可沒準兒。我父親都調到省裏了,有一次還差點兒挨了他一拐杖。不過這次你放心,他絕對不會打咱們,因為他煉了法輪功了,身體和脾氣都好多了,拐杖也用不著了。
烏書記: 小邢啊,不是我批評你。每次見了面你老是自覺不自覺地為法輪功說好話。你還年輕,聰敏能幹,最重要的是要和中央保持一致。你要不注意一點,你想再上一層樓就難啦!煉法輪功的大部份都是些普通百姓,咱們整他們,對了錯了都不會影響你的仕途。你要是在政治上有個閃失,讓我怎麼向你父親交待?我看今天你不要在這了,回家看你爺爺去吧。
邢鄉長: 那好,我先走了。(下)

烏書記: (對跟在後面的王局長)王局長,把小邢支走了就好說了。你還不知道為甚麼叫你來啼鳴村吧?
王局長: (趕緊跟上)今天一早接到您的秘書的電話我還直納悶,甚麼事兒這麼急啊!我連早飯都沒敢吃就趕到啼鳴村來了。劉大寶張春英兩口子我也給你從轉化所裏提出來了,他們現在正戴著手銬在村外的警車裏呆著呢!
烏書記: 其實我也不太清楚這事情的來龍去脈,只知道是中央抓的大案要案。省委領導同志電話通知的口氣可非同一般,我看這事我們要處理不好,你我的烏紗帽可就都丟了。所以我今天就親自來了。你還記得不?九四年九五年從啼鳴村傳出來了帶把兒的雞蛋的奇聞,沸沸揚揚的,都傳到全國全世界去了。現在好多老外到中國旅遊都提出到啼鳴村看看,還要見見劉大寶和張春英。上面說了只要咱們能讓劉大寶和張春英一個拿著帶把兒的蛋一個抱著下雞的蛋,(自覺失言)是抱著下蛋的雞,拍個電視短片,就萬事大吉,可以馬上放他們回家,還要發給他們一大筆獎金。
王局長: 這還不好辦,他們巴不得再宣傳一次這雞蛋奇緣呢。
烏書記: 王局長,你想得太簡單了吧。上面的意思是讓他們說這帶把兒的雞蛋是假的,是他們自己用木頭雕出來的,目的是騙更多的人去煉法輪功。這不,這是我連夜找人雕的帶把兒的雞蛋。(掏出一個木製的雞蛋)
王局長: (接過來仔細查看)像真的一樣,一定能以假亂真。可劉大寶他們兩口子會和我們合作嘛?
烏書記: 當初我也為這個犯愁,可上邊早就為咱們想好了。只要他們兩口子同意拍片就成。如果他們能按咱們的台詞上電視最好,不行的話就讓他們想說甚麼說甚麼。大不了費點事重新配回音嘛!到時還不是咱們想說甚麼就往上加甚麼。哈哈!這個主意可真絕,聽說現在好多反法輪功的宣傳片都是這麼拍的。
王局長: 那電視台的記者大老爺們呢?
烏書記: 省台的記者們說是一會兒就到。問題我看就在這劉大寶張春英上不上鉤了。上邊兒說了,這次最好能把真帶把兒的蛋拿到手,以後不能讓他們再派用場。我和周村長現去會會劉老二,你這就叫人把劉大寶和他老婆帶到這兒來。別忘了把他們的手銬給下了。讓其餘的幹警先到巷口等著。

※ 王局長把喬科長叫過來,耳語。喬科長領著眾幹警下。

周村長: 烏書記,到了,我來敲門。(敲門,再敲門)劉二!劉二!開門那!
劉大叔: (在裏面應聲)來啦!

※ 劉大叔打開大門,一看是烏書記一干人,欲關門。周村長用手擋住。

烏書記: 劉大哥,誤會還蠻深的嘛!好歹當年咱倆在一個鍋裏吃過飯,一個炕上睡過覺,有話慢慢說開了就好了嘛!
劉大叔: 和你這種人我沒甚麼好說的。
周村長: 劉二,縣委書記都到家門口了,也不讓進家,這也不是待客之道啊!
劉大叔: 你問問他,我兒子和媳婦煉法輪功修心做好人犯了哪條國法,你們非要把他們關起來。
周村長: 劉二,你看,你誤會了不是。
烏書記: 劉大哥,我是給你把兒子媳婦送回來了。

※ 劉大叔盼子心切,不由自主地往大門外望去。烏書記一行人乘勢溜進了大門。這時劉大寶和張春英出現在大門外,身後還跟著喬科長和幾個警察。

大寶、春英: 爹!
劉大叔: 大寶,春英,你們都回來啦!(把他們讓進院子)
春英: 俺娘和小寶呢?他們都好吧?
劉大叔: 都好!都好!今天早上我看村裏來了很多警察,有點不對勁,我就讓他們去小寶他姥姥家去串門了。
大寶: 爹,你做得對!我看這烏書記不知又要玩甚麼鬼花樣了。

烏書記: (一臉假笑,湊了過來)你看,一家人又回到了一起,這有多好!大寶,春英,我想和你們商量個事兒。
劉大叔: 你又有甚麼花花腸子,趕快往外倒。
烏書記: 九四年底的時候,你們家可紅火了一陣子,這帶把兒的雞蛋的故事可傳遍了全國以至於全世界。現在呢,到中國旅遊的老外中有不少人提出要到啼鳴村看看你們,看看這帶把兒的雞蛋還有那只蘆花雞。你們也知道,咱們縣是全國有名的貧困縣,路不像路,店不像店,沒有條件接待這麼多外賓。後來呢,省裏就想了個兩全其美的辦法。就是請你們在這院子裏拍一個電視紀錄短片,介紹介紹這雞蛋奇緣的故事。拍完以後呢,國家付你們一筆拍攝費,很可觀吆!另外省裏也表示可以不再追究你們去天安門廣場呼喊法輪大法好的罪責……
大寶: 我們根本就沒罪。虧你還是縣裏一把手,你說說,這縣裏修煉法輪功的那麼多人是好人還是壞人,這點你最清楚,說話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
烏書記: 呃…呃…(理虧得說不出話來)我今天不和你們理論法輪功的問題,只想讓你們考慮我剛才提出來的拍片兒的問題。
春英: 拍片兒時我們想說甚麼說甚麼,你們不能干涉!
烏書記: 這點你放心,隨你們說,想說甚麼說甚麼。不過你們要用真蛋真雞,就是你們做成標本的蛋和下這蛋的雞。我九五年的時候在電視上見過那隻雞,兩隻眼睛就是和別的雞不一樣,和鷹眼一樣,格外有神,讓人見一次一輩子忘不了。這樣吧!你們三個人商量一下給我個答覆。

※ 烏書記說完就走向棗樹下,拉了把椅子坐下。周村長馬上遞上香煙和飲料。劉家三口開始商量應對之道。

劉大叔: 我看這事能行,咱們想說甚麼說甚麼,咱們就揀這個機會洪洪法,講講真相
大寶: 爹!我看事情沒有那麼簡單。平日裏那個烏書記迫害起法輪功來是那麼的邪毒,他能讓你給外賓講這雞蛋奇緣,講這法輪大法好?
春英: 我想起來啦!大寶,咱們在天安門廣場被帶上警車,警車把咱們帶到一個看守所的時候,不也有個惡警誘騙咱們,讓咱們對著一個攝像機想說甚麼說甚麼嗎?後來幸虧有個北京的學員提醒咱們不要被邪惡利用,咱們才沒有犯下大錯。原來那個惡警是想錄下像來,再重新配音製做,拿到電視台攻擊大法。我看烏書記今天也是懷著這個壞心眼兒來的。
大寶: 可不是嘛!咱們險點兒上了他們的當。我想他們今天還有一個目的,就是衝著咱的傳家寶來的。這帶把兒的雞蛋可不能落到他們的手裏。
春英: 還有咱那功臣老蘆花,也不能讓他們抓了去。

※ 這時烏書記站起身來,向劉家三口走來。

烏書記: 怎麼樣了,商量好了嗎?
大寶: 我們是不會配合你們的。
烏書記: 劉大寶,你不要錯失良機。拍一部短片兒,想說甚麼說甚麼,報酬最少兩萬,罪責還一筆勾銷,小兩口子放回來想幹甚麼幹甚麼,守著爹娘老子、寶貝兒子,這小日子要多紅火有多紅火,多少人眼饞那!何苦守著那看不見摸不著的「法輪功」苦哈哈的在轉化所裏熬日子。
大寶: 烏書記,你去轉化所也不止三回五回了吧,對法輪功學員你也應該有個大致的了解。你見過有哪個法輪功的真修弟子為了貪圖安樂而放棄了修煉法輪大法。法輪大法對於大法弟子比生命還要重要,比世界上一切財富都要珍貴。我看你就死了這份心,收起你那套不光明磊落的如意算盤吧!因為你在咱村插過隊,又在我家住過,也算有些緣分,今天我想藉這個機會勸勸你。法輪大法是千年不遇的高德大法,向人們說的是宇宙的真理,得著的人身心受益直至永遠。可有些人一輩子也不會明白裏面的奧妙。你可以不信,你可以不修,但決不可以誣蔑他,迫害他。如果你一條道走到黑,是要遭報應的。
烏書記: 嘿嘿!(冷笑)一個在押的倒教訓起我來了。你不和我們合作,多判你個十年八年的還不是一句話的事兒。我是看著你長大的,我也不願意看著你坐牢受刑。可你和你媳婦抗拒轉化,今天早上村裏還有人彙報你爹、你娘、你妹妹一家都在繼續活動,讓我怎麼交差。你們不給我方便,叫我怎麼給你們方便。全家都住進轉化所,小寶怎麼辦?你也不好好想想!今天你好歹得給我個說法,你要是還像在轉化所裏那樣帶頭鬧事,也不要怪我不講情面。

※ 喬科長接聽手機,然後過來向烏書記報告說省電視台的攝製組來了。

烏書記: (對劉大叔父子三人)聽到了沒有,省台的攝製組都來了,你們再商量商量。想通了就趕快收拾收拾換換衣服。拍完了就沒有你們的事了。我和王局長已經說好了,從今天起大寶和春英就不用回轉化所了,一切手續都可以以後補辦。
大寶: 不用再商量了,我們決不會留下空子讓你們有機可乘的。
烏書記:是你們敬酒不吃吃罰酒,就不要怪我無情無義。
劉大叔: 早就知道你會來這麼一手!我當初只知道你是個滑頭,不知道你這麼沒有良心。你是個縣委書記,也算個縣太爺吧,你不知道你管轄的老百姓裏煉法輪功的都是些好人?大家修心做好人哪一點妨礙了這社會了。一會兒在電視上說這功法好,見煉的人太多了又說是邪教,你說說天下還有沒有說理的地方。人家上訪你們抓人,人家去天安門廣場打個橫幅,喊一聲法輪大法好,你們也抓人。你說你們和當年的日本鬼子有甚麼兩樣。今天看在三十年前一個鍋裏吃飯的份上我再勸你一句,這法輪大法可是天理,你要和他較勁兒,小心報應。
烏書記: (讓劉大叔說得惱羞成怒,對喬科長吼道)喬科長,馬上派人把他們一家三口給我看起來,其餘的人給我把這院子還有這幾間房子裏裏外外好好搜上一搜。一定要找到那帶把兒的雞蛋。

※ 上來幾個警察連推帶搡的把劉家三口關進了柴房。喬科長用一付手銬把柴房門鎖了起來。其餘的人立刻分頭行動,搜查那帶把兒的雞蛋。

※ 暗轉。

※ 當天晚上,大約九點多。
※ 搜查仍在進行。院子裏還扯起了電燈,照得像白晝一樣。
※ 烏書記垂頭喪氣地坐在棗樹下,一根接一根地抽著煙。
※ 王局長見烏書記心情不佳,小心翼翼地給他倒了一杯水。

王局長: 烏書記,您看是不是先回鄉里吃點飯,休息一晚明天再說?你一天都沒有正經吃點飯了。
烏書記: 老王,你不知道這事兒幹繫有多大。查不出個水落石出,說不定咱倆的烏紗帽就都丟了。你還是好好想想咱倆怎麼交差吧!
王局長: 唉,這檔子事兒還真不好辦哩!

※ 說著王局長就在院子裏踱起步來,過來一會兒,他高興地叫了起來。

王局長: 有了!有了!烏書記有了!
烏書記: 甚麼烏書記有了,我有了甚麼了?
王局長: 我是說我有了交差的好辦法了。
烏書記: 啊!甚麼好辦法?你快說呀!
王局長: 我有辦法了,咱不用找了,就用你昨晚請人雕的那個帶把的蛋。雞也不用抓,今晚咱就回縣裏,明天隨便在哪兒買上一隻蘆花雞就行了。如果劉大寶他們硬是不肯合作,就在咱們縣找一家貧困戶,只要長得像就行,給上他們些錢,讓他們冒名上電視。我知道現在有好多反法輪功的電視宣傳節目就是這樣製做的。
烏書記: 這倒是個辦法。可這雞蛋奇緣的故事九五年九六年在全國流傳很廣。不少人在電視上報紙上都見過那只蘆花雞。那隻雞也真是特別,兩隻眼睛特別有神,像老鷹的眼睛一樣,讓你見一次一輩子也忘不了。我看咱們如果實在找不到這帶把兒的雞蛋,可一定要抓住下這帶把兒的蛋的雞!
王局長:(對眾警察) 那還等甚麼呢!還不趕快給我去抓那個大蘆花!

※ 隨著這一聲令下,忙壞了周村長、喬科長和隨行的警察。他們立刻包圍了正房左邊的雞窩。烏書記也站起身來親自督陣。

喬科長: (自告奮勇地)看我的!(他打開雞舍的門,想把雞轟出來)去!去!去!

※ 轟了一陣子沒見一隻雞跑出來,都在裏面亂叫。警察乙打開了手電筒照著雞舍,喬科長把手伸進去劃拉了半天。

喬科長: 逮到了!逮到了一隻。(拖出來一看,馬上扔了)他媽的,是個公的。唉!沾了一手的雞糞。
周村長: 喬科長,你歇會兒,讓我來。(趴在地上,把整個胳膊都伸了進去)哎呀!我的媽呀!(連忙把胳膊抽出來)

※ 眾人一看周村長的一條胳膊上血淋淋的,一定是讓雞啄的。

烏書記: 你們可真笨,不會拿火熏。

※ 警察乙遞過來幾張舊報紙,喬科長用打火機點著,塞進雞窩裏。不一會兒,雞窩裏連跑帶飛地跑出七八隻雞來。眾人手忙腳亂地一隻也沒逮住。他們又開始在院子裏追雞。一片雞飛狗跳的亂象。

烏書記: 你們都給我站住!別抓啦!你們也不看看,沒有一只是蘆花雞!

※ 眾人立刻停了下來,可不是嘛!哪有蘆花雞的影子。大家這才又開始滿世界尋找。

警察乙: 那不是嘛!

※ 大家順著他指的方向看去,一隻蘆花雞昂首挺胸地站在院牆上。

烏書記: 先別驚動它,快把梯子拿來。

※ 周村長跑到耳房窗戶底下搬來一付梯子,搭在院牆上。
※ 此時警察甲的手機響起,警察甲接電話。其餘的人仍在張羅著上牆抓雞。

警察甲: 報告烏書記,邢鄉長剛才來電話說,縣公安局搜捕法輪功學員的一輛麵包車,今天傍晚在棗樹嶺翻車,本月初剛立特等功受特獎的縣轉化所所長米南武當場死亡,其餘五名幹警都受傷。傷勢程度和立功受獎等級正好一致,就是功越大傷越重。當地老百姓都說是米所長等人迫害法輪功學員遭了報應。車中九名法輪功學員卻無一人傷亡。邢鄉長讓我轉告烏書記,請烏書記千萬當心,本來這帶把兒的雞蛋就有些說道。還有邢鄉長說他爺爺一會兒要來看劉二。
烏書記: (看樣子有些心緒不寧,猛吸了幾口煙,最後把煙頭一扔,下了決心)大家動作快點,咱們要儘快抓住蘆花雞,及早撤離,免得夜長夢多。完成任務回到縣裏,獎金和補貼加雙倍。我來給你們扶住梯子,你們年輕人快上。
警察乙: (自告奮勇地)我來上!(說著就往上爬)哎吆!我的媽吆!

※ 剛爬到能探上蘆花雞的地方,警察乙一個不留神一腳踩了個空,四腳朝天地摔了下來,落地的時候正好落在牆根邊豎著的一個耙子齒上,屁股上齊齊整整地扎了五個窟窿,血順著褲腿往下淌。

周村長: (對警察丙說)快把他背到前街的個體醫療所。(警察丙背起乙齊下)
烏書記: 你們這些笨蛋。喬科長你上!
喬科長: 是!

※ 眾人重新擺好梯子,喬科長開始往上爬。眼看就要抓住蘆花雞了,蘆花雞低下頭就是一口,正好啄在喬科長的右眼上。

喬科長: 啊呀!(一下就從梯子上摔了下來,肥胖的身子不偏不倚地正好砸在烏書記的頭上)
※ 警察丁忙上前去拽起喬科長。
喬科長: 哎吆!我的眼睛……

※ 這時烏書記連蹦帶跳地撞了過來。大家一看才發現烏書記雙手扳著自己的脖子,想把自己被砸歪了的脖子扭正過來。一邊扳一邊疼得他直跳,但喊不出聲來。

王局長: (嚇壞了)烏書記你怎麼了!你快說話呀!你到底怎麼啦?
烏書記: 嗚…嗚…(說不出話來,脖子朝左歪,就是正不過來)

※ 邢鄉長推開大門進了院子,轉身讓進一個人來,白髮銀鬚,雖然看上去上了年紀,但身板兒很硬朗,原來是大名鼎鼎的老村長來了。王局長、周村長和用手捂著右眼的喬科長忙上去打招呼。只剩下烏書記一個人還捧著自己的腦袋原地打轉轉。

老村長: 烏書記,怎麼了,這是遭了報應了吧!
烏書記: 嗚…嗚…(還是說不出話來,還在繼續扳著脖子)
周村長: 老村長,你快給他治治吧!怪嚇人的。
老村長: 我從小放羊,放羊的都會正骨。但我們正骨有個規矩,不給心術不正的人正骨,你就是給他正,他也好不了。像烏書記這毛病叫向「左看齊」,要是小孩子得了,正一下就好了。可給了烏書記,你要給他正過來,他會變成「向右看齊」,因為他幹得壞事太多了。
烏書記: 嗚…嗚…(還是說不出話來,直給老村長作揖,求老村長救救他)
老村長: 其實你自己就可以救自己。佛是慈悲的,像你幹了這麼多壞事的人,只要你發願棄惡從善,佛也可以救度你。(向眾人)你們誰有紙和筆?趕快拿出來讓他寫!

※ 烏書記哆哆嗦嗦地從上衣口袋裏掏出鋼筆和筆記本,彆彆扭扭地寫了起來。

老村長: (對眾人)唉!怎麼把正事兒也忘了呢,你們趕快把劉二一家給我放出來。

※ 喬科長忙推了警察丁一把,警察丁急忙去耳房開了鎖,把劉大叔等人放了出來。劉大叔出來後站在老村長旁邊兒。

老村長: 劉家老二,讓你遭罪了。你老婆和孫子呢?
劉大叔: 今天早上我看有點兒不對勁兒,就讓他們躲到春英娘家去了。

※ 這時烏書記已寫完,邢鄉長把筆記本拿到老村長跟前。

老村長: 劉家老二,我看你就給咱念念。
劉大叔: (念)我,烏新,從今天起再也不迫害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了,如有反悔任憑老天報應。
老村長: 這還差不多,你說說你還打算怎麼洗清你的罪惡。
烏書記: 我打算……我又能說話啦!(又高興又悔恨地哭了起來)我以前可真糊塗啊!
老村長: 小烏,別哭,等你說完了你的打算,脖子也有可能正過來。如果你心裏還在打壞主意,我看就不是向左和向右看齊啦,該向後看齊了。
烏書記: 我打算從明天起分批儘快釋放轉化所裏的法輪功學員,保證以後再也不抓法輪功學員了!大寶兩口子今晚開始就不用回轉化所了。如有反悔,就叫我一輩子向後看齊。
老村長: 你現在試試你的脖子好點兒了嗎?
烏書記: (慢慢地自己轉動著脖子)啊呀!真靈驗呀!我的脖子能動啦!
老村長: (指著喬科長、王局長、周村長和其餘的幹警,但警察甲不在此列)烏書記的事兒你們都看清了嗎?
眾人: 看清楚了!
老村長: 烏書記的話你們都聽清了吧?
眾人: 聽清楚啦!
老村長: 你們幾個回去以後哪個敢搗亂,小心報應!
眾人: 不敢,不敢!
老村長: 都散了吧!

※ 眾人爭先恐後地離開了劉家院子,走時烏書記不斷地回過頭來點頭哈腰地致意。這時院子裏只剩下老村長、邢鄉長和劉大叔。警察甲正在和甚麼人通著電話。

劉大叔: 老村長,這姓烏的靠得住嗎?
老村長: 我看他不敢變卦,他一說分批釋放法輪功學員,我心裏就有底了,顯然是他有心辦妥這件事,又不想讓上面察覺出來。
警察甲: 老村長,邢鄉長,剛才我和章站長通了電話,他說他剛從棗樹嶺回來,已經快進村了。我向他講了今天劉家大院發生的事兒。他聽了很高興。
春英: 我去做飯,一會兒章站長來了咱們好好合計一下今後大法的工作。(下,去廚房)

※ 大門外響起汽車馬達聲,後是汽車關車門聲。章站長上。

院子裏眾人: 章站長!
章站長: 大夥好哇!好久沒見著了!你們看,我給你們帶貴客來了!

※ 從美國回鄉探親的法輪功學員小魏、小楊上。

章站長: (給大家介紹)這是咱們國外的同修小魏,這是他的夫人小楊,他們都是在硅谷工作的科學家,是回咱省探親來的。
大寶等人: (熱情地和他們握手)小魏小楊你們好!
小魏: 各位同修好。我們回來之前在舊金山參加了美國西部法會。在法會上我們見到了李老師,並聆聽了師父講法。這次我們為大家帶回來了師父的新經文和在法會上講法的照片。(將一疊照片和新經文分發給眾人)
大寶: (看著師父的近照,淚流滿面,激動地說)師父啊!國內的弟子想念您那!

※ 大家傳看著照片和新經文,不斷地拭著眼淚。

大寶: 小楊,小魏,能不能請你們給我們大家照張照片,並寫上「師父您好!」,等下次有機會請你轉交給李老師?
小楊: 怎麼不行!來,說照就照。就請大家在院子裏站好。
春英: 可惜小寶和他奶奶不在,還有寶妹。

※ 這時大門銧鐺一聲響,小寶帶頭跑了進來。十一歲大的小寶已經半年多沒見到爹娘了,身後跟著姥姥,奶奶,姑姑寶妹和寶妹的婆婆。

小寶: 娘!爹!(哭著撲向春英和大寶懷裏)
春英: 小寶,好孩子別哭。

※ 眾人又拭淚。

章站長: 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來,來,來!大家站好!拿出大法弟子的氣概來,照幾張照片向李老師彙報。

※ 一下子就把大夥的情緒振奮起來了,小楊把大家排成全家福的陣式。

春英: 等等,還缺一個。
眾人不約而同: 誰?

※ 春英走到院子裏,把雙手圍成喇叭狀。

春英: 蘆花,蘆花!
眾人恍然大悟: 噢。

※ 蘆花雞昂首挺胸地從暗處走來,見了春英高興地直撲打翅膀,咯咯叫著。
※ 春英俯下身子,抱起蘆花雞,站回全家福的陣式裏。
※ 大寶把帶把兒的雞蛋的標本置於胸前。
※ 眾人鼓掌。

小楊: 大家站好啦!看我的相機,笑一笑,好!(按了快門)

※ 隨著閃光燈一閃,眾人定在那裏,像一張照片一樣,一動也不動,比觀眾預期的時間要長得多。
※ 幕落。
※ 播放主題歌「雞蛋奇緣」。
※ 全劇終。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