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幕話劇:雞蛋奇緣(第二幕)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4月3日】
第二幕

※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中旬的一個早晨,八點來鐘。
※ 人們都穿著冬裝。
※ 天下著雪,不算太冷。劉大叔和小寶爺孫倆正在院子裏掃雪。
※ 春英和婆婆、小泵,參加集體煉功後從外邊回來。春英和婆婆進了廚房。

寶妹: 爹,我哥還沒起床?都幾點了,不是今天往省城送粉條嗎?
大寶: (從屋裏伸著懶腰出來,打趣地)寶妹,怎麼早上煉功也不叫上我。
寶妹: 煉功學法爹娘還叫得你少嗎?我嫂子真是有耐心,一次又一次地開導你,給了我早就不理你了。得法是給你自己個兒得,又不是給別人得,看把你牛氣的。
大寶:寶妹,你也別怨你哥。我也知道法輪功好,可我每天太忙啊!
寶妹: 行啦!行啦!別盡找理由了,再說下去就又要耍賴了……
大寶: 那不叫耍賴,那天晚上你和你嫂子都站在這,我說過,只要咱家的雞下個帶把兒的蛋,我就修,我就煉……(對觀眾)反正這雞冬天很少下蛋,下蛋它也下不出帶把兒的蛋。
寶妹: 又耍賴,不理你了。(下)

※ 雞窩裏傳來了母雞下蛋後的呱呱聲。

大寶: (對觀眾)如今這雞也學壞了,盡騙吃騙喝,這下蛋也叫,不下蛋也叫。

※ 今個兒這雞叫聲似乎有點怪,格外的響。

劉大叔: 大寶,不會是有黃鼠狼來了吧!
大寶: 爹,看你說的,大白天的,它敢來?

※ 叫聲繼續,聲音更響,更長。叫得全家人都停下手中的活兒不由自主地伸長了脖子往雞窩那邊看。然後不約而同地向雞窩那邊走去。小寶跑得最歡,在最前面兒。

大寶: 小寶,慢點兒跑,別摔了。

※ 大寶緊趕幾步,抱起小寶。小寶連頭帶手伸進雞窩二層的下蛋欄裏。不一會兒一雙小手捧出一個粉撲撲的白裏透著紅的雞蛋,然後下地,轉身。

小寶: 爺爺!雞蛋還熱著呢!

※ 眾人圍住小寶,一起往他手裏看去,只見那雞蛋長著一個像小茶壺嘴一樣的把兒。

眾人不約而同地: 啊!帶把兒的雞蛋!
劉大叔: 小寶,小心別摔碎了,快給爺爺。這可是件稀罕物啊!我活了這麼大,還沒見過呢!(從小寶手裏接過雞蛋)
大寶: (驚異地說不出話來,一屁股坐在地上的一塊餵雞的飲水石上)這……這……這…天底下還真有這帶把兒的雞蛋。
寶妹: (看著驚魂未定的大寶,俯下身來)哥,是不是你和那個村西頭的柳半仙一起說法輪功的壞話了?看把你給嚇的!
大寶: 沒有!絕對沒有!咱們全家人都修煉都受益,我也間接受益,也跟著沾光,我哪裏還會說法輪功不好,就是我自個兒有點兒懶,不想修煉。
春英: (拉起大寶)大寶,你也別驚慌,依我看這是你和大法的緣分大,李老師用這雞蛋來點化你呢。這還真是咱家的大喜事兒呢!(從劉大叔手上接過雞蛋,遞到大寶眼前)
大寶: (轉驚為喜)哎!還真是這麼回事兒。(說著就在院子裏轉悠開了,一邊還反反復復地自言自語)可不是嘛!是我有緣分,是李老師在點化我,我咋就這麼笨呢?我咋就沒想到呢?(然後站定,對全家人說)我劉大寶從今個起要學煉法輪功了,也不知道從哪裏開始好呢?
劉大嬸:這事兒讓春英幫你安排。昨個兒老村長說了,從今個兒起,春英就是咱啼鳴村法輪功煉功點的輔導員啦!
大寶: (高興地湊到春英臉旁)那太好了,輔導員就天天在我身邊兒,我啥時有問題都可以問了。
劉大叔: 啥時候都沒個正形兒。這麼大的事兒,你給我嚴肅點兒。
春英: 我看你最好先通讀一遍《法輪功》,一氣呵成地把他讀完,就是不要隔三岔五地間斷。讀進去以後,就可以開始學煉五套功法了。最重要的是從現在開始你就要修你這顆心了。不信你問咱爹咱娘還有寶妹,我們都是這麼走過來的。
大寶: (喜形於色地)還真像個輔導員。我劉大寶從今個起也是法輪功學員了!嗨!你們都是老學員,還得多幫幫我。
春英: 我們不也是得法還不到一年嘛!你要好好修,沒準兒比我們提高還快呢!你看你這緣分有多大。
大寶: (樂呵呵地)那是,那是!
全家人: (異口同聲地學著大寶的腔調)神了,真神了!
劉大嬸: (高興地對劉大叔)咱就這麼一個兒子,從今個兒起也要修大法了,真是大喜事兒啊!
劉大叔: 可不是嘛!

※ 春英拿著雞蛋進了自己的東房。

劉大叔: 大寶,我看你今天太高興了,路上就讓你徒弟小胖兒多開會兒車。別光顧高興了,把路也走錯了。省城那路,不好認。
大寶: 爹,你就別操這份心了,我小心點兒就是了。
寶妹: 不早了,大夥兒都該吃飯了。
大寶: 我乾脆帶上點在車上吃吧。
劉大嬸: 我給你去拿。(和劉大叔去廚房)
春英:(從東房上)大寶,帶上這個。(將裝手鐲的紅盒子遞給大寶)
大寶: 手鐲!幫你買的,你就戴上,還不成讓我到省城把它賣了。
春英: 你想哪兒去了,這裏面是那個帶把兒的雞蛋。我想讓你帶到省城去,找一家最好的照相館,各種尺寸的彩色照片咱們多照多洗上一些。讓更多的人看一看這雞蛋奇緣。
大寶: 還是我媳婦想的周到。對了,咱乾脆再打聽一下有沒有長期保存這雞蛋的辦法。要能長期保存,這可就成了咱的傳家寶了。
春英: 我看你還是去找泥人章傳統藝術品公司的董事長老章吧!你也認識他。他現在是咱省法輪大法輔導站的站長。他準能幫你把這兩件事都辦了。
大寶: 行!這點兒事兒難不住我。
劉大嬸: (手裏拿著一包吃食)大寶,這是你的吃的。我給小胖也拿了一份,你倆倒替著吃吧。
大寶: 行啦!我又不是頭一次出門。小寶呢?
春英: 就是不嫌你兒子囉嗦。他在廚房和他爺爺喝牛奶呢,你就不要再撩逗他了。
大寶: 好。娘,我該走了。春英,家裏你就多費心了。
※ 轉身向大門外走去。

春英: (看著丈夫的背影,吩咐道)路上要注意安全!

※ 暗轉。

※ 兩天後,下午四點來鐘。
※ 劉家各個屋裏、院裏院外甚至街上到處擠滿了本村和鄰村的鄉親。據說還有人是從縣城裏趕來的,為的就是一睹帶把兒的雞蛋這個從未見過的大稀罕。
※ 劉家全家甚至連沒過門的親家孫大嬸都在忙著給鄉親們端茶倒水。
※ 大寶和小胖上,他們吃力地分開眾人,還得不時回頭招呼一起進來的章站長。大寶一看院子裏這陣仗,心裏早明白了,走到棗樹下,站到一個椅子上。

大寶: 鄉親們,你們來了,我真高興。大夥看,這就是我家那個蘆花雞下的帶把兒的蛋。(說著從小胖手裏接過一個鑲了鏡框的大照片,高高舉過頭)
眾鄉親: 我們要看真格的!
鄉親甲: 你是不是把它偷吃了!(大夥兒哄笑)
大寶: (從懷裏掏出一個六面都透明的小盒子,舉過頭)鄉親們,你們看!

※ 院子裏頓時鴉雀無聲,所有的目光一起聚集在這小盒子上。兩三秒鐘過後全場一片嘖嘖的讚歎之聲。不少人還鼓掌叫好。

大寶: 鄉親們!你要把這個雞蛋當稀罕當熱鬧看,那就稀罕一半天的功夫就過去了。可你把這最緊要三關的東西都落啦!我家過去一直是老娘病,小泵愣,媳婦吵嘴打架不要命。家裏的營生就老爹一人拼老命。我常年在南方跑運輸,每次一走就是半年多,我整天在外面放心不下家裏的事。可這次我回來一看,家裏全變了。我娘生我時月子裏落下的風濕疼徹底好了。以前不知住了幾回院,吃了多少藥,花了多少錢,都不管事兒。這喜事兒還有呢,我家寶妹和她嫂子好的比親姐妹還親。以前是兩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在村裏都有了名了。現在全家和睦,和氣生財,粉坊的生意呀好的都不敢相信,這粉條都銷到省城啦!還沒等我問他們為甚麼,他們都說,因為他們修煉了法輪功。全家都勸我也修煉法輪功。我呢?光怕學法煉功誤了我賺錢,就故意難為他們,你們說法輪功是超常的功法,你們就讓咱家的雞下一個帶把兒的蛋。我想這下能把他們噎回去了吧!沒想到前天早上,我們家的蘆花雞一清早就下了這個帶把兒的蛋。當時可把我嚇了一大跳,以為自己老是拿法輪大法嘻嘻哈哈不當回事,得罪了聖人。可我們家裏這些法輪功學員都說我和大法緣分大,是李老師用雞蛋來點化我。我一想可不是嘛!我就下決心從那天起修煉法輪功,這兩天啊!我心裏那個美啊!見誰都想樂。你們想想,以前我是間接受益,從今往後,我要自己修煉了。鄉親們,我是個才入門的新學員,我看咱們還是請省裏法輪大法輔導站的章站長給咱們說道說道吧!

章站長: 鄉親們!我就是當年經常到啼鳴鄉讓你們加工出口工藝品的泥人章。今天見到你們我特別高興。我這次不是和你們來做買賣的,而是給你們送寶來了。這寶是無價寶,就是我們李洪志老師傳出的高德大法:法輪大法。(眾人鼓掌)自從李老師九二年傳功到現在僅僅兩年半的時間,全國就有幾千萬人修煉。這麼多人修煉,身心受益,道德回升,像大寶家裏發生的這樣可喜的變化在法輪功裏是數也數不清的。今天大家能聚集在這兒,這就是緣分。我們輔導站今天剛到了一批《法輪功》,這書在省城早就脫銷了,輔導站的學員們一聽說啼鳴鄉的鄉親們有很多人有心向法,就讓我給大傢伙送書來了。過一會兒大家就可以拿到書了。書很可能不夠,請今天拿不到書的鄉親放心,我們輔導站一定儘早讓每一個有心修煉的人都拿到書。(眾人鼓掌)

※ 大寶把小胖拉到自己身邊,嘴貼著他的耳朵嘀咕了幾句,小胖下。

章站長: 我再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就是這個月的二十五號,李老師要在廣州講法。你們村的輔導員春英說有很多鄉親要去,但交通是個問題。為了支持大家,我們決定把工藝品公司的大客車無償借給你們使用。但是我們有個條件,你們一定要把這個帶把兒的雞蛋的大照片帶到會場上去,讓更多的人知道這件神奇而又真實的事兒。(眾人又是一陣叫好鼓掌)我們的司機家裏有事兒不能去。走以前我們可以讓大寶在省城考個本子,但跑長途需要兩個司機換著開。不知鄉親們中間誰有可以開大客車的駕照?

※ 院子裏一下子靜了下來,大家你看我我看你,沒有一個可以舉手的。這時小胖領著一個穿一身軍服的年輕軍官從人堆裏擠過來。

眾鄉親: (不少人認得來人是寶妹的未婚夫孫家旺,驚奇地說)家旺回來了!
家旺: (舉起手)我有大客本子!
章站長: 這不大合適吧?我聽大寶說了,部隊是讓你回來結婚的,我們不能耽擱了你的婚姻大事吧!
家旺: 你們還不知道吧!我也是法輪功學員啊!是寶妹寫信向我們傳功的,現在我們汽車連已有一半兒以上的人得法了。(眾人又是一陣鼓掌和叫好)

※ 春英拉著寶妹從人群中走過來,寶妹還有點羞羞答答的。

春英: (向大夥)我和大寶原來想給寶妹一個驚喜,就和兩家老人商量好沒告訴寶妹家旺馬上就可以回來結婚了。剛才我和寶妹商量好了,乾脆她和家旺來個旅行結婚,讓家旺開著大轎子拉著他的小新娘和去廣州聽法的鄉親們。去的人呢,就都是迎親送親的隊伍。大夥兒一路上風風光光的有多熱鬧。到了廣州見了李老師又聽了李老師講法,大夥兒說他們有多幸福,他倆和這大法的緣分有多大!(眾人又是一陣鼓掌和叫好)哎,我還沒問家旺呢!(向家旺)我想你不會有意見吧?(把寶妹推到家旺身邊)
家旺: (靦腆地)我……我……沒意見。

※ 一院子的人哄的一聲全樂了。
※ 幕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