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家勞教所惡警野蠻毆打大法弟子的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4月29日】大法弟子雷川清,54歲,女,因堅修大法被綁架至萬家勞教所勞教一年,被非法勞教期間,被刑事犯包夾很長時間仍堅強不屈,還經常因為煉功被酷刑折磨。有一次開完「加期大會」後警察把她送大排隊員和我們大法弟子在一起,當看到師父寫的經文說:「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於是雷川清就因為上飯堂吃飯來回不報數被管教叫到隊長室裏,誰知那已經準備好打手。去了以後管教進屋裏,把雷川清留在走廊裏,這時過來兩個男人,是萬家管理班的,其中有一個姓梁的管教,過來問她你還報不報數?雷川清說:「我不報數,報數是犯人報數,我沒錯,我不是犯人,我沒有罪所以我不報數。」於是這兩個男管教就一起上來,拳打腳踢,專往她的胸部軟肋打,打三十多拳,後來雷川清被打倒在地,她說:「我要上廁所大便。」姓梁的50多歲男管教說甚麼:「你把褲子脫下來就在這便吧!」雷川清說:「我要上廁所。」邪惡者瘋狂的抓起雷川清又是一頓拳打腳踢,結果大便便在褲子裏,當這兩個邪惡打完人,就進到隊長室,劉隊長還說:「累了吧喝水吧。」這時劉管教從武隊長室出來把雷川清帶回來了,她的胸部兩側被打的又紅又腫兩臂不能抬。

這一天還有一位大法弟子也遭如此的迫害,她叫曲豔,今年60歲,2001年12月入獄,也因不報數,被武隊長一腳踢倒在地。因為她腿有毛病走路不方便,而且她是癱瘓30多年病人,修大法使其能像正常人行動自如了,有一條腿還沒完全好,為了正法進京上訪兩次,這次武隊長踢她又是踢在好腿上了,所以她起來非常費勁。武隊長看她起來了又說:「你今天不報數,你今天就外邊曬著。」不讓進屋,本來她腿被踢的挺重,還讓站了兩個多小時,才讓她回來,回來時走路非常難。到晚飯時,我們說她的腿傷得這麼重就別叫她去飯堂,我們給她帶回來,管教也同意了,我們隊員都去了飯堂,結果隊長在飯堂一看沒有曲豔就叫刑事犯進屋把曲豔拖下來,站在門口等我們回來,她的兩腿腫的鐵青色,打彎都很難,那也得天天走去食堂吃飯。

楊端芹,54歲,也是因為進京上訪被非法勞教一年。二○○一年七月十五日,因大隊三天收了兩次經文,為了制止此問題,我們班開始絕食抗議,當絕食5至6天時,隊裏有點害怕,所以強行給我們灌食。楊端芹因為不服從灌食,醫院來好幾個男大夫由院長姓宋的帶隊,看到楊端芹不服從,就把她叫到外邊開始打人。劉翠花看到了,她馬上護著同修,結果被兩個男大夫連踢帶打,打得傷勢非常重。院長打楊端芹時他眼睛上帶的一副眼鏡掉在地上,這個眼鏡有一千多塊錢,這一下氣的火冒三丈,下令叫大夫灌食,不配合灌食的就狠狠地打,院長也親自動手打大法弟子。當時楊端芹和劉翠花兩位同修被打的臉上身上腿上都是傷,邪惡之徒害怕同修看見,把她們關在一樓的一個房間單個灌,不讓和大排人員見面,一個星期後才讓她們回來,劉翠花的腰被打的不能走路。

萬家勞教所衛生環境非常不好,警察不讓在陽面屋子住,只給我們陰面住,陽面給叛徒住。陰面冬天很冷,牆上都是水往下流,玻璃上的冰都有一寸厚,因為長時間住陰暗的屋子,使很多大法弟子先後得了疥瘡,有的非常重不能自理,手腫的不能拿筷子,腳腫的不能穿鞋,身上流膿流血不能穿衣服。凡是進過醫院的大法弟子,隊裏總說對我們實行「義務醫治」,不要錢的,可當家人來接見時都跟家人要,住院要住院錢,用藥拿藥錢,他們管教看病都從我們大法弟子身上出錢,所以萬家醫院的大夫,就連院長都是打人兇手,管教更是這樣,尤其是管教於方立,醫院的管教都聽從她的指揮和安排,每天向她彙報大法弟子的情況。逼迫刑事犯王曉紅打人,負責看管學員不讓煉功學法,如不管就給她加期,刑事犯在醫院住院都是用錢買通管教,如不把管教維護好,就沒有好果子吃,那就連打帶罵,於方立經常是吃飯錢都由刑事犯供著,所以她在萬家醫院橫行霸道,非常邪惡,經常罵師父,謗佛法,辱罵大法弟子,想打人伸手就打。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5/6/21682.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