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濱市萬家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紀實兼孟憲芝老人之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八日】進入2002年元月,萬家勞教所七大隊開始了對大法弟子的新一輪迫害。11日警察勒令大法弟子離開三樓自己的床鋪,白天全天必須呆在冰冷、陰暗、潮濕的一樓。儘管許多大法弟子身上長疥也必須全天坐小凳,許多大法弟子擁擠一室,條件惡劣。不許煉功、學法、發正念,一起起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慘劇發生在萬家勞教所……

一整點發正念,全體當班管教全部出動:桌凳被撞得震天響,暖壺被摔碎,木棒被打斷,骯髒的拖布、條帚一起上,拳打腳踢外加惡語謾罵……全二班21位大法弟子無一例外地受到惡警毆打,渾身青一塊紫一塊。1月19日上午發正念,惡警李香花用腳猛踢劉秀蘭,並猛搧耳光數次。下午李香花又把暖壺摔碎三個,緊接著用手猛打張素芹的臉,然後又去打劉秀蘭的臉,並用腳猛踢劉的胸脯,造成乳房巨痛。

僅1月24日一天,暴力事件就發生了數起:

54歲大法弟子孟憲芝因發正念,被惡警王敏(此人曾在12大隊迫害大法弟子,立所謂三等功)和李香花、李紅從方凳拽下,然後瘋狂地用皮鞋踹孟的腰、腿、胯等部位。同班大法弟子不忍目睹慘狀上前去制止,誰勸打誰。我被打得腿根部及小腿大面積疼痛、青腫、行走困難。

因大法弟子發正念,惡警李香花、李紅拿木棒將楊麗霞、王淑英、周鳳英、朱純榮、陳賢君、孟憲芝等十多名大法弟子的手打得青紫腫脹。幹警劉愛菊又使勁推楊麗霞撞牆,頭被撞出大包。

1月27日惡性事件同樣發生數起:

27日晚,因制止發正念,惡警王敏及田小雲將僅穿線褲的孫桂芳從床上拽到地上,先拖到方廳用皮鞋猛踢,後又拖到幹警休息室毆打。拳打腳踢,左右開弓,打得她只覺得天旋地轉,又讓她光腳,僅穿條線褲站在冰冷的水泥地面上達半小時。同修不忍看著孫挨凍,抱著棉衣、棉褲和鞋要求武隊長及多位幹警讓孫穿上,都被粗暴拒絕。幾經周折終於將衣服、鞋送去,卻被惡警田小雲一腳將鞋踢開,連棉衣也不許穿。事後孫發現全身多處青紫,膀子、肋骨疼痛不止。27日晚9點多鐘,武隊長找石淑豔談話。石看到同修被打的慘狀,心情沉重,不想同武隊長談。惡警張紅以談話為名,將石騙到幹警休息室,怒罵石淑豔不給大隊長面子,隨即同進來的當班幹警王敏、李香花開始對她拳腳相加,左右開弓,嘴鼻被打出血。張紅用拳頭猛擊石的胸部數拳,用膝蓋猛撞她肚子數下才罷手。最後王敏叫囂道:「你知不知道這是大隊長讓我教訓教訓你!」事後,石咳嗽不止,胸部疼痛達半月之多。

28日晨,值班幹警王敏進入宿舍,看到大法弟子們正在發正念,不由分說抄起塑料凳直衝靜靜坐在床上的大法弟子朱純榮臉部打去,朱立即臉被打的麻木,口鼻流血,下頜腫起,數顆牙齒被打活動也麻木得無知覺。嘴唇被牙齒硌破約半寸長的血口子,不能喝水、進食、說話,甚至連張嘴都困難。事發同時,惡警張紅讓她下床,搧嘴巴,拽頭髮,撕扯下的頭髮散落在地上。這天早晨,二班21名大法弟子幾乎都被惡警王敏、李紅、李香花、張紅用2尺多長的木棒毆打。1月30日上午,惡警張紅因不能如期返回單位過年,心情煩躁,見姜麗華看經文就去搶。大法弟子護法,張紅像發瘋了一樣大打出手,拳打腳踢,搧耳光,幾乎全班20人都打遍了。大法弟子的頭髮被她一綹綹拽掉,飄散在地上。打完後,看到自己青腫的手背,惡警張紅竟恬不知恥自言自語:「我這是現世現報嗎?」之後仍覺得不解恨,以談話為名將孟憲芝、孫祥豔、程文婷單獨叫出進行毆打。讓人震驚的是這起惡性事件完全是在齊隊長、劉隊長注視而未制止的情況下發生的。

2月16日大年初五早晨,因發正念,惡警李香花用木棒打劉秀蘭的手,轉而又去打仲曉燕,仲將木棒抓住,李香花就抓住她的頭髮從床上往下拽。那一天班裏所有人幾乎都被李香花用條帚、拖布、木棒毆打。2月底的一天發正念,惡警李香花像瘋了一樣過來就踢,後來又搧耳光,當場孟憲芝、朱純榮、石淑豔、楊麗霞都被打。又拿來木棒奔向周鳳英、被大法弟子搶下。

3月3日早上發正念,惡警李紅和刑事犯白雪蓮,把大法弟子張素芹、朱純榮、劉秀蘭、程文婷、陶紅梅、崔鳳蘭拽著頭髮往床上按,李紅打程文婷耳光。在隊長的「關照」下50多歲的孟憲芝和朱純榮被列為」重點」,幾乎每次毆打都落不下她們二人。朱純榮被關在小號七個多月,所裏、隊裏領導認為她能「煽動」,是「頭」遲遲不讓出小號。有一次,朱純榮看到惡警李紅瘋狂地打同修,前去制止,李紅回頭一看,面露兇光說道:「找你還沒找著呢,你在這呢!」不由分說掄起木棒就打。孟憲芝因煉功幹警制止未聽,惡警氣急敗壞地扔瓶子、踢人。這裏因煉功或發正念幾乎每個大法弟子都被幹警毆打過:仲曉燕被惡警王敏、張紅等人飛機式綁吊在二層床桿上毒打,臉被張紅用皮鞋踢破踢腫;惡警王敏殘暴地用皮鞋猛踹程文婷的臉,程嘴被打壞,肚子、肋骨被踢的疼痛難忍;53歲的王玉花全身長疥,被幹警從床上拽到地上,仰面朝天;56歲的何瑩看到惡警王敏拽發正念的孫桂芳,只說三句:「你這樣做造業」,就被王敏啪啪直抽耳光;幹警倪麗用織毛衣的鋼針扎孟憲芝、周鳳英、劉秀蘭、孫蕊的手及脖子,劉秀蘭的手被扎出血……。大法弟子被迫害的事例舉不勝舉,不計其數。

為甚麼幹警敢如此肆無忌憚地迫害大法弟子?其實這一切都發生在大隊長武金英給幹警們開的一次會後。甚至惡警張紅在迫害大法弟子時已經將此情全盤托出,叫囂道:「隊長已經給我們開會了,今後不聽就是個打,電警棍、手銬、約束帶等刑具都要用上!」在隊長縱容和指使下,來自哈爾濱市長林子勞教所的惡警張紅、李香花、李紅和來自哈市東風監獄的惡警王敏成為迫害大法弟子的打手。她們張口就罵,抬手就打,手拎木棒,將發正念的大法弟子的手打腫打青。同時經常以談話為名將大法弟子單獨叫出進行毆打,完全喪失了人性。與此同時,隊裏以給刑事犯罪減期作為誘餌,逼迫和利用刑事犯嚴管和迫害大法弟子。刑事犯本來是犯了罪改造的,可隊裏對他們打仗、抽煙、盜竊等違犯所規隊紀的不良行為熟視無睹,卻花全部氣力來迫害這幾十個善良的大法弟子。為了減期,充當夜衛的刑事犯白雪蓮、任紅、付麗娜為虎作倀,經常毆打大法弟子。

1月27日早晨,大法弟子姜榮珍上完廁所剛坐到床上,刑事犯付麗娜就撲了過來,將她幾次按倒後,又用被子蒙住她的臉,用手卡住她的鼻子和脖子,使她難以喘息。待付麗娜被大法弟子拉開後,姜榮珍已被掐得眼淚直流,呼呼直喘,險些被窒息而死。事後,付麗娜在隊裏逍遙自在,而大隊長卻勒令姜去接受提審,大法弟子在萬家勞教所受盡欺侮!

刑事犯白雪蓮心狠手毒,夥同任紅經常協助惡警抓住大法弟子的頭髮往床下拽,並拳打腳踢,程文婷、陶紅梅、楊麗霞等許多大法弟子都被她們這樣打過。崔鳳蘭幾次被白雪蓮踹的小腹疼痛,直不起腰來。有一次,惡警李紅用腳踢王淑榮的下頜,白雪蓮在惡警的授意下用膝蓋猛撞王的後腰,致使腰痛不止。進入3月份,刑事犯白雪蓮和任紅更加瘋狂地迫害大法弟子,用污言穢語謾罵,拿骯髒的條帚毆打發正念的大法弟子,甚至從二層鋪將大法弟子拖下來,拽到地上拳打腳踢。此惡行仍然繼續發生著……。

萬家勞教所伙食極其惡劣,一籮到底,連糠帶皮的包米麵做成的發糕裏面,經常有沙子、鼠糞,同時經常是半生不熟,難以下咽。菜湯中經常有蒼蠅和蟲子。從去年儲秋菜就開始吃大頭菜湯和蘿蔔湯,整個一冬天直到春天都是凍大頭菜湯和蘿蔔湯。一冬天都是臭味蘿蔔鹹菜。每頓使用的飯盆同沒刷沒甚麼兩樣。

幹警及刑事犯對大法弟子非打即罵,使大法弟子沒有一點安全感,造成嚴重的心理和精神壓力;同時每日全天擁擠在陰暗潮濕的房間內;長年吃著惡劣的飯菜,又不讓煉功……諸多方面原因造成大法弟子健康狀況越來越差。入獄前每個大法弟子通過修煉都是疾病痊癒,身體十分健康。被長期關押在這裏遭受迫害,身體變得越來越虛弱,長疥十分嚴重。

大法弟子出現膿包嚴重後,就被強行送往醫院進行所謂的「治療」。醫院條件更加惡劣,2人一床,每天熱水半瓶都分不到,根本沒有熱水洗疥。「治療」方法又是怎樣呢?打針、用不消毒的鋼勺刮膿包疥,剜得身上血肉模糊,慘叫聲撕心裂肺,有的大法弟子疼的昏死過去。結果是越治越嚴重,有的住院三個多月,出來後還是一身膿瘡,散發著奇異的臭味。醫院的醫生(幹警)哪裏是救死扶傷,最擅長的是打人罵人,包括院長帶頭打。只要煉功,發正念,或不配合「治療」,就是一頓毒打,包括用條帚猛擊頭部等等……大法弟子不堪忍受折磨絕食抗議,醫院以灌食迫害並毆打。呂會文、孫麗芝在醫院被迫害了三個月之久,身上的疥根本沒好就被直接投入小號一個多月,直到春節過後才回到隊裏。他們二人至今一回想起遭受的迫害還心有餘悸,身心受到巨大的傷害。當初被強行送往醫院時,隊長一再聲稱「不用大法弟子花藥費」,可到期釋放時卻是不交錢就不放人。而且醫療費昂貴,大法弟子難以支付,張博婧住院24天,共點滴5瓶青黴素,醫院索要醫藥費一千多元,最後在家庭極其貧睏的情況下,仍交了500元醫藥費。田英有400元錢存在隊裏,被強行扣除充當醫藥費。

大法弟子就是在這樣環境下艱難地度過每一天,身心受到嚴重摧殘。原本身體十分健康、非常祥和的孟憲芝也長了疥。3月4日下午大約2時30分孟憲芝在萬家勞教所七大隊二樓廁所與二位同修洗疥,進去才不到5分鐘便昏厥過去,不省人事。隨後被抬進室內。當時兩眼發直,大小便失禁。後萬家醫院獄醫趕到。量血壓,高壓達260以上,低壓達180。萬家醫院診斷為腦出血,後被送到哈市醫大二院,次日孟憲芝在醫大二院死亡。事發時,大隊長武金英隨車前往,次日下午返回七隊。並欺騙說在給孟憲芝辦所外就醫。


孟憲芝

家住哈爾濱市太平區紅河小區的孟憲芝,於2001年7月在家睡覺,被太平分局抓走,當時只穿背心短褲。8月16日被判勞教,投入萬家勞教所七大隊。在萬家勞教所這段苦難的日子裏,孟因堅持煉功、發正念,經常被惡警李香花、王敏、李紅、張紅及刑事毆打謾罵。好多次把她從凳子上狠狠地撞到地上,用腳猛踢,打嘴巴子,用木棒打,從二層床上往下拽,抓著頭往床上撞……。武隊長又多次找她談話施加壓力,不讓其煉功、發正念。孟憲芝在這裏受盡了非人的折磨與精神摧殘。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萬家勞教所的長期迫害導致了原本精神矍鑠的孟憲芝老人出現了這樣的慘劇。如今孟憲芝帶著邪惡迫害的累累創傷離開人世。仍被非法關押在萬家勞教所的大法弟子還在遭受著非人的折磨與迫害,身處水深火熱之中的大法弟子呼籲全世界善良的人們、各國政府及各級國際組織、關注這裏大法弟子的處境,共同制止江澤民集團的暴行,保護善良的人們。

大陸大法弟子 2002年3月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10/20815.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