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何苗在萬家勞教所被毒打折磨的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2月6日】何苗,是黑龍江省巴彥縣的大法弟子,10月21日她與十二大隊三個班的大法弟子集體絕食,要求無罪釋放,邪惡便開始瘋狂的迫害。

何苗第一次被強制灌食時(10月29日)由於不配合邪惡被惡警霍書平、武隊長拖到隊長室按到椅子上,拽頭髮,拳打腳踢,她還是不配合邪惡。一個叫江潮的邪惡獄醫劈頭蓋臉連耳光帶拳頭打得她眼前直冒金星,直到打麻木了才強行灌食。起身回到班裏,她摳嗓子往桶裏吐,惡警們從監控器看見了,惡警獄醫江潮進班就把她拖出去重灌,又是一陣拳打腳踢。第11天(11月1日)開始第二次灌食,這次是邪惡管教王岩把她拖出去。惡警獄醫暢凡,戴一副眼鏡,看上去挺斯文,可是打起人來比獄醫江潮更甚,由於身體虛弱,又遭毒打,她幾乎一天臥床不起,臉又熱又腫,只好用涼毛巾冷敷,晚上大夫來量血壓後被送到勞教醫院開始遭受幾乎與灌食次數一樣的毒打。

11月2日,她們三個(郝秀芝,56歲。丁彥紅,32歲。)與七大隊的大法弟子郭明霞(45歲,七大隊只她一人絕食),還有長疥極其嚴重的溫一玲(49歲)在一起嘮嗑。值班管教於方力在監控裏告訴不許聚堆,命令她回自己床上去。她未聽,惡警於方力與惡警林英子氣勢洶洶地闖進來,把她和丁彥紅一陣毒打,這是她們第一次領教被邪惡女管教毒打的滋味。11月3日,她們因為發正念而被惡警韓喜善、胡平毒打。以後被灌食時,上面提到的管教與大夫,多次逞兇,但她們毫不屈服,而且越打越自己往出拔管。而且最後一次惡警獄醫暢凡打完何苗後,血壓就83/50了,開始給她強行用藥打點滴,後來勞教所就用不打人的大夫和護士強行灌食了。

11月6日,由於身陷萬家的大法弟子98%都長嚴重的疥瘡,要求釋放,他們就以誰誰收拾東西,回家或調班為由騙到樓下,然後強行送到醫院。由於她們行動不便,幾乎一動身就多處流膿淌血。何苗便幫她們打飯,可是這種互相幫助的行為卻又招來惡警於方力的毒打,大法弟子丁彥紅在何苗挨打時發正念除惡,惡警於方力又去打丁彥紅,笤帚都打飛了。

11月9日,惡警相繼騙來13個大法弟子,這樣一直與管教互相利用的刑事犯王曉紅與張宇便讓法輪功學員與刑事犯一樣值日,絕食的大法弟子、長疥的大法弟子都不答應,她們便發洩私憤,借各種機會向於管教「奏本」,使大法弟子何苗她們都不同程度地遭到毒打與謾罵,而且犯人王曉紅也像管教一樣對大法弟子拳打腳踢,極其囂張,聲稱自己是為「江澤民政府」服務的。

有一次何苗剛剛又因灌食被惡警獄醫江潮與惡警於方力毒打完,犯人王曉紅就說於管教讓何苗再回二病房,她堅決拒絕女犯的指示命令。惡警於方力又來打她,惡警林英子與刑事犯把何苗拖到二病房,惡警於方力竟然為了打她把鞋都換了。一陣耳光拳腳後,由於其她大法弟子抗議,惡警就把所有病房門都插上,又把她拖到管教室說與她「單練」,何苗說:「『練』吧,反正我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你服不服?」「不服,人都是敬服的沒有打服的。」惡警於方力一邊打一邊問服不服,她說:「我不是犯人,別總拿我當犯人管,你們警察打犯人都是違法的,何況打好人了。」惡警於說:「我就打你咋的?我打你就不犯法,就白打,打你沒商量,服不服?服不服?」大法弟子何苗說「不服不服!」惡警於說:「好使嗎?」何說:「好使,早晚都好使!」惡警於直到有電話找她才罷手。

目前最後一次也是最狠的一次是11月20日她們絕食正好30天,早晨7點大法弟子集體發正念,犯人王曉紅與於管教邊打邊把何苗拖到管教室,用手銬銬在暖氣管子上,拳打腳踢搧耳光,還揚言要用電棍,又拽何苗頭髮往牆上撞。同修們很難過都沒吃早飯,惡警便說:「不吃好,都給她們刮疥,從今以後不給熱水了,……」然後惡警與女犯把何苗拽到樓梯口鎖暖氣管上,然後大夫護士們把大法弟子一個個拉出去強行刮疥,一聲聲痛苦的叫喊聲,聽了叫人撕心裂肺,有幾個大法弟子是哭著回來的。事後邪惡的於管教又把邪惡之徒宋院長找來了。這個邪惡之徒像個黑社會流氓頭子一樣,滿嘴污言穢語,不由分說就是一陣拳打腳踢,然後強行灌食。何苗更加不配合,好幾個人把著強插進去,邪惡院長還打她,她掙脫手把管拽出來,惡警又強行插進去,院長還打,何苗又拽出來,後來暴徒們把何苗雙手銬在床上才灌的,邪惡的宋院長還氣勢洶洶地說:「想絕食回家沒門!給她用點藥,她需要『休息』!」後來護士強給她打了兩針甚麼藥,此時她感覺到肉身有奄奄一息的感覺,動不了。惡警把手銬打開把她送回病房,何苗告訴同修他們給她用藥了,如果她有事,讓其他大法弟子做證。然後她就昏睡了好幾天,而暴徒們給何苗打的點滴也由2瓶增至每天5瓶,血壓一直是80/50-60左右,大夫來又聽心臟、肺,又檢查頭部有無外傷。她看出他們是害怕的,因為上次就是由於惡警獄醫暢凡打她太重才導致血壓上不去而用藥。在持續的用藥一星期血壓還升不上來的情況下又遭毒打,可見暴徒們善念全無,只有逞兇而不計後果。

還有勞教醫院那些可恥的大夫與護士們。醫院裏有奶粉,而且她們是有國家撥款的,每兩人一天一袋奶都夠了,可是大夫與護士們卻一袋奶粉4個人用,卻要用好幾天,這還嫌費,後來乾脆灌苞米稀粥,而粥又很難用針管抽,就再兌水,所以每天美其名曰的灌食只有每人每天半斤苞米水而已,如果不是大法的超常,人早完了,奶粉卻讓她們貪污了。

如今大法弟子已絕食36天,所裏隊裏卻無人問津。

續:27日五病房大法弟子發正念被惡警韓喜善、胡波毒打,其中56歲的郝秀芝手都被打壞了,各個病房因煉功、發正念而遭毒打的情況屢見不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