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萬家勞教所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致610人員的信(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3月11日】

(范春豔照片)

省、市「610」有關人員:

我叫范春豔,是一名大法修煉者。由於當權者對法輪功的迫害,我於2001年4月份被綁架到哈市萬家勞教所非法教養三年。

因為我堅定煉法輪功,我這是第六次被非法抓捕了。我家裏現有一位老母親,今年78歲了,無人照顧,因我家裏很特殊,父親早去世了,我是獨生女。特別是因為我堅定大法,說真話,被單位非法開除了,家裏沒有生活來源,現只有身體不好的母親自己在家裏無人照顧,這是我家裏的實際情況。

今天道裏區委、區政府來萬家勞教所開所謂的「幫教會」,要給我們法輪功學員洗腦,讓我們不要煉了,快「轉化」回家吧,家裏母親沒人照顧,「轉化」了早點回家。還有不理解的說甚麼我們自私,不要家人等等……你們知道嗎?我多麼想見我的家人,快點回家和母親團聚呀?可是如果為了自己的工作,為了快點回家和自己的母親團聚而去說違心的話,我不會那樣去做。這並不是為了自己如何或甚麼自私,而是為了證實大法救度世人。堅持信仰是憲法賦予每個公民的權利,是堅持迫害法輪功的人害得我不能回家照顧母親!

你們知道嗎?我去年被動力分局非法抓來,姓關、姓周的幾個警察對我拳打腳踢,還運用了現代化的工具,拿電棍電我。當時我正來例假,告訴他們不要對我這樣迫害,他們不聽,還拿塑料口袋套我的頭三次,把我腿打得全黑了。這是國家公安人員應該做的嗎?他們還邪惡地說甚麼「法輪功的打死了也沒事,讓你快去圓滿。」他們這樣用塑料口袋套我三次窒息我。這種非人的折磨,從早晨10點延續到下午3點半,就這樣迫害我,逼迫我與法輪功決裂,逼迫說講清真象的資料是誰給的,經文哪來的。最後姓關的惡警把手錶放在地上讓我看表,把我扣在暖氣管上,讓我撅著,5分鐘電一次。說心裏話,我當時讓他們迫害的真想一頭撞死了,可是我想這樣他們就更有話說了,說我要自殺等。我忍受著這些非人的折磨。我說的這一切都是真實的,二所都有記錄。因我回來後,當時一所科長管教都看見我的實際情況,打的啥樣,醫生、和我關押在一起的同修及常人,都看見我身上被打的情況。我報告了二所管教,及科長,當時他們都記錄下來了。

就是這樣,今天我還是善意告訴那些打過我的公安人員,和接觸我的公安人員,我是一名大法修煉者,我不恨你們,因為你們也是被當權者的謊言所矇蔽的。今天我也告訴你們,我們大法弟子是為了讓更多人得救,是講清真象,是讓世人知道善、惡之分。有許多人被電視、廣播、報紙的誣蔑宣傳所矇蔽。面對對我們的不公,面對對我們的迫害,我們大法弟子只是想說句真話,告訴人們真相,結果卻被非法關押、勞教、甚至判刑,有的失去生命。

所有善心尚存的人,醒醒吧!我想你們也看到了這一切的不公,我希望,你們能看一看《轉法輪》書上說的到底是甚麼。師父真的是來度人的,根本不像由當權者控制的電視、廣播中宣傳的那樣。我們法輪功學員沒有宣傳機器,我們只是說句真話,為了救度被謊言矇蔽的生命,這是最偉大的慈悲。因為此事一旦結束,那些相信謠言而迫害大法的人就會被淘汰。

另外,現在有的世人比較敏感的就是天安門「自焚事件」和電視報導殺妻、殺母事件,這些都是誣陷宣傳。任何一個讀過《轉法輪》或與大法弟子直接接觸從而對大法有所了解的人都很清楚,這些人的行為根本不符合大法的要求!真正的大法弟子是不會這樣做的。《轉法輪》中講煉功人不許殺生,對父母對兒女都要好,怎麼會去「自焚」去「殺人」呢?另外天安門廣場上的警察便衣三步一崗,五步一哨,大法弟子帶的橫幅,沒等打開就被警察按住,怎麼能有那麼長的時間坐那,特別是節日期間,更加嚴密,怎麼可能呢?因為我們所有去過天安門的都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今天所有接觸過我的人,你們了解我,我是電視上說的那樣的人嗎?善良的人呀,想一想吧,你們身邊能接觸到的真正煉法輪功的人是這樣嗎?不要受當權者的矇蔽了。

所有能看到這封信的人,在春節到來之前祝福大家「節日快樂」。不知大家是否還記得我為了證實大法、為了維護大法、為法輪大法討回公道,被送到萬家說要教養三年。現在我在這裏被非法關押快一年了,承受著人所難以承受的一切,同時,我也日夜思念我的家人、朋友。

再次表達我的肺腑之言:我們大法弟子是為了真理,為了救度世人,才向世人講清真象。希望你們分清正邪,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不要抵觸大法。如果能這樣做,也是你們為自己未來的美好奠定基礎。

我希望你們能在工作範圍內幫助釋放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這也是在萬家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的共同心聲。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21/20078.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