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法輪功的迫害是對全人類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4月13日】有些人認為,迫害法輪功跟我沒關係,反正我又不練,我也沒甚麼社會責任感,只要不傷到我頭上,我就不管。這讓人想起土改殺地主,文革批右派時的事。反正我說幾句假話不當右派就行了,今天混過去就得了,至於國家利益民族前途因此而毀了,那也沒辦法,誰讓咱是老百姓呢!胳膊擰不過大腿嘛。這話聽起來好像有道理。

我們跳出來看看這場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到底為了甚麼。無論是電視報紙每天狂轟濫炸,謊言連天,像廣告一樣每天給人強化洗腦;還是單位派出所要求的每人必須的簽名表態過關,還是在拘留所勞改營精神病院和監獄裏,邪惡集團的唯一要求就是叫人放棄法輪功,只要你不練就行了。練,這邊就是開除公職,停發退休金,不許上學,巨額罰款,或是電棍打,坐老虎凳,背飛機,火燒你,冰凍你,灌精神病藥毒你,總之,讓你生不如死;不練,那邊就是回家過年,一切沒事!練與不練結果對比這麼鮮明,無非是告訴人們,江澤民集團反對的是法輪功的學說。法輪功的學說用三個字就可以概括:「真,善,忍」。所以這場鬥爭的實質是江澤民集團與「真善忍」之間的較量。

有人說法輪功宣揚封建迷信,在搞政治。這是一種沒有事實根據,不負責任的說法。首先,法輪功崇尚的是「真善忍」宇宙特性,概括起來是這三個字,但這三個字的內涵不僅僅是我們現在老百姓能理解的表面意思,其背後有無窮無盡的內涵。佛家幾十萬卷經書,用一個善字就概括了,道家一個真字就涵蓋了。所以不要用我們自己理解的含義來曲解真善忍的本質。其二,法輪功的個人也許有個體差異,但總體是遵循著「真善忍」原則在處理每一件事的。比如4.25上訪,有人說他們不「忍」。老百姓說的逆來順受,屈服強權,那不是真正的忍。為甚麼呢?七年來,上億人的自願參與,如果法輪功對人沒有好處,誰會繼續煉下去呢?既然對社會有益,對人民有好處,憲法又賦予了信仰自由的權利,為甚麼不可以合法地允許書出版,人們合法地煉習呢?為甚麼要抓反映情況的群眾呢?這時去向中央上訪,是信任政府遵紀守法的表現,是講求法制,推進法制建設的表現,是完全正確的。他們安安靜靜地去,平平靜靜地回,不是忍得很好嗎?忍不是說不行動,只要合情合理合法,那就是應該的。

其三,法輪功從頭到尾都呼籲和平解決分歧,而江澤民一開始就亂來,未經人大決議就私自給法輪功定性,違背基本法制原則,先定罪後立法,明眼人一看就是在發洩私憤。打壓法輪功三年了,卻越打越多。為甚麼在專政的鐵拳下,在強大的專制機器下,法輪功打不垮呢?換個別的甚麼早就給滅絕了。這事實也說明了,這場鬥爭不是人們理解的中共黨史上又一卑鄙的政治運動,其鎮壓的對像是「真善忍」和按真善忍行事的人。用警察的話說,你在家天天煉法輪功沒人管你,但你就是不許出來說真話,就是不許告訴別人事實真相,讓人覺悟。一句話,就不允許按真善忍行事。其實,中央領導中只有江澤民主張這場鎮壓,所以這場鬥爭的實質就是江澤民與真善忍信仰的較量。

如果這世界誰都不講真話,處處事事都是你騙我我騙他,妻子騙丈夫,孩子騙家長,領導騙群眾,國家騙百姓,這樣的世界人人為敵,活著不就像地獄了嗎?那江澤民為甚麼要反對講真話呢?他一天一口反腐敗,而自己就是中國腐敗的頭子,要是人們都像法輪功那樣冒死講真話,他的獨裁鐵椅子就坐不住了。那可真是「你死我活」的鬥爭啊。

如果這世界誰都對人惡狠狠的,時時處處算計人,總想佔別人的便宜,總想欺壓別人,這個社會還有快樂嗎?還有人間溫暖嗎?還是人間嗎?那為甚麼江澤民要反對善呢?如果人大常委們都和和善善團結一致,以他老江的人品學識才智管理能力,他還能坐在總書記位置上嗎?他的挑撥離間,分而治之的權術本領還能有效嗎?別人都那麼善,不就像面鏡子照出了他的醜陋嗎?當然它就要砸法輪功這面良心道德鏡呀。

如果這世界誰都不講忍,一有點分歧就動刀動槍,今天原子彈,明天細菌戰,這地球還能維持幾天呢?那江澤民為甚麼要反對忍呢?要讓他忍住自己的慾望,他忍得住嗎?要讓他忍住貪心,別撈取個人享樂,16大規規矩矩退位,把寶座讓給別人,他忍得住嗎?他做不到,所以他就反對忍。

這樣一分析,大家都認同真善忍是人類存在的基石,是萬萬不可反對的東西,而江澤民利用迫害法輪功來打壓真善忍,他鎮壓的不是我們每個人生命的基礎嗎?他害的不是我們每一個人嗎?所以,哪怕我們不煉法輪功,我們也要站出來反對這場對真善忍的迫害,因為這場迫害不但害了法輪功人,也害了我們每個地球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