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別忘找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3月8日】我被非法關押的經歷剛剛結束,因接觸到一些獄內、外同修,感到有一問題,有必要寫出來與同修們共同切磋,借鑑。即我們每天也在看書學法,抽出大量時間發正念,講真相,就是遇到問題時忘了找自己。

一個時期以來,由於我們不斷地將側重點轉到了向他人講清真相上,漸漸地卻淡漠了如何修自己這個最根本的問題。平日裏常能聽到同修發出這樣的感歎:「某某同修怎麼是那樣,某某常人怎麼是這樣。」(周圍環境人的不足盡入眼底。其實,這些不好的因素恰恰是自己「場」中不正的體現,也就是不符合法的體現),也正是我們表面要修掉的部份。師父《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指出「整個人類空間的一切物質、花草樹木,包括人、空氣,一切都是那麼大的粒子(分子)構成的。而在這一層粒子當中,一切是貫通的,包括人的身體。人自己沒有正念,那麼宇宙中,在三界中,一切不好的東西在人的身體裏川流不息,甚至於在這裏停留人也都意識不到。人就是被這樣操縱,就是在這些粒子能夠溝通的情況下操縱人。」修煉沒有結束,我們還有人的執著。當我們思想不能時時在法上的時候,人的東西就會暴露出來,此時,我們自己並不知曉,有時還固執地堅持自己。唯有把周圍環境發生的事當做自己的一面鏡子,遇到問題找自己,才會發現這是最快的修自己,也是有的放矢地清除自己「場」中不好因素的捷徑。

獄中見聞例一:同修意欲開創「碼座」時立掌發正念、煉功環境,本著圓融的出發點(實際隱含「怕」的因素),直接跟班頭講,班頭非常清楚大法,就是害怕管教知道。怎麼說仍執意就是害怕。起初,我們也認為是班頭有怕心,可以理解,後來通過找自己發現是自己有害怕的因素從而影響到「場」。悟到這層後,我們直接立掌清除自己周圍空間場。環境真是一天一個變化,沒過幾天,班頭直接告訴我們:「你們煉功吧,我們幫你們看著管教」。

獄中見聞例二,以往家裏送食物大家都是分著吃,近期卻出現有的犯人將東西藏在身上,碼座或空閒時偷偷吃。尤其是值夜的不經別人同意偷吃「奢侈品」。我疑慮:是不是自己「私」的因素暴露出來了,跟同修講,有的贊同,有的說是小題大做,認為修煉,已進入最後的最後了,應該從大的方面悟,不能計較這些小事。結果沒出幾日,與那位同修同睡一條褥子的犯人,因嫌褥子薄與人發生爭執,被班頭大罵一頓,表面上看與那位同修沒有任何關係。「兩個人發生矛盾的時候,第三者看見了都要想一想自己」(《在新加坡法會上講法》)。何況有時我們也是其中人呢?另一位同修更固執,看到這種情況還認為與自己沒有關係,結果因一小事,犯人直接損她:「你這個人太自私,別看你也煉法輪功,你修一百年也趕不上XXX的境界。」這一連串發生的事使我深深感觸到遇到問題找自己的重要性,一而再、再而三地不悟,肯定要摔大跟頭。

獄外見聞例一,到管理部門去辦事,不斷遇到對方喝斥、不解、鬧心。再去,更慘,近乎挨罵。想來想去,不得其解,一日猛然悟到:從監獄回來,不堪家裏管壓,常用急、煩、惱抗爭,是自己的「場」又冒出不正的因素所致。再後來再去,對方不煩,我也不燥了。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獄外見聞例二,流浪在外的同修一邊做真相材料,一邊聽老師講法。同修甲毫無顧忌地把錄音機聲音放得較大,言曰:別人能聽到更好。同修乙、丙不贊同,認為這樣做大有拿著大法書不怕汽車撞的不嚴肅性。同修甲反駁:你們怕心太重。這情形持續了好幾天未果。如果我們能靜下心來學法找一下自己,一目了然。師父在《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中再次強調:「同時你們要注意一個問題,你們是大法弟子,碰到事情都找自己,保證很多是你自己的問題,無論你想不想去考慮自己,無論你想到和沒想到。將來你們看到真相的時候你們會發現,那一切都是有原因的。大法弟子互相之間為了洪法、正法的事情經常有一些爭論,我想這都是正常的,但是呢,爭論不休、僵持不下,那就是有問題。為甚麼?保證就是你沒有去想自己。……負責人無論肩負的工作有多大、多了不起,也不能忘了修自己。」《轉法輪》中關於煉功不長功的兩個原因早已明確闡明:「不知道高層次中的法就沒有法修;沒有向內去修,不修煉心性不長功。」

落筆如有不妥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