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為假象所迷惑──發正念有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3月19日】最近有幾次發正念,想寫出來與大家分享。

一次,調動自己能調動的神共同鏟除邪惡,從宇宙空間的高處發射出許多的神通,把三界包括地球炸呀、燒的好一陣子。過後再看這一切,外觀上三界已經是潔白如玉,但感覺好像還有甚麼不對勁的,掀開一小片白玉似的表皮一看,不得了,裏面還掩藏著不少骯髒的邪惡物質,它們有的黏在好的物質上,有的隱藏在好的物質背後,小心翼翼地清理了這個小空間後,再翻開其他的小空間也是同樣的情況。這是別人的空間場,有邪惡躲藏,他自己卻渾然不覺。如果他自己不能意識到的話,清除了一次,以後還會滋長,無意中,這個空間成了邪惡的保護傘,為邪惡的滋長提供了溫床。不禁猶豫起來:這樣不打招呼「侵入」別人的場裏打掃邪惡是否妥當?帶著疑問結束了這次發正念。

之後的學法中,想起明慧網發正念通知中的:「鏟除三界內破壞大法的一切邪惡,無所不包,無所遺漏…。」豁然開朗,口訣早就講的明明白白,只要是破壞大法的邪惡都應該鏟除,還分甚麼「你的」、「我的」。

又發正念了,同樣的情況,只是自己心中沒有顧慮,發出的功威力更強大。不同宇宙空間的千千萬萬的身體都參與進來,接連不斷地向三界投炸彈,那種比原子彈還要強大千百倍的東西,整個三界頓時成了大熔爐,邪惡就像熔爐中的木屑,瞬間消失。三界一邊炸著,熔燒著,一邊不斷有炸彈和高能量從宇宙空間投來。這真是「殺雞用牛刀」。若不是指定只鏟除破壞大法的邪惡,這樣的能量應足夠銷毀更多的東西。

硝煙過後,三界看起來像透明玻璃一樣,底部卻有一灘濃濃的混漿漿的黑紅物質,仔細一看,是燒熔了的邪惡生命餘漿,慘是慘哪,卻也是罪有應得。這也要清理,發出功能,先把它燒乾,耗盡它殘餘的能量,絞碎成比塵埃還小的顆粒,後用大風吹走。

近日看到人的空間「殺無赦」和開槍的命令,不禁疑問:難道在另外空間還有漏掉的邪惡不成?於是再發正念。這一次,無意中調動了很高空間的一位神,他體形巨大,地球裝不下他的一根汗毛,他的念一起,三界就會跟著變,在那層次就有那麼大的力量。調動他一起念「鏟除三界內破壞大法的一切邪惡,無所不包,無所遺漏。」和正法口訣「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法正天地,現世現報。」三界的一切物質都是分子組合在一起構成的,這一次那神把三界的分子全部都分散開,像篩子一般過濾,如果再有黏在一起的,再把它分散成更微觀的粒子,再過濾,原則是只過濾掉破壞大法的邪惡,其他不管,過濾之後再按原樣組合好。

最近這次全世界大法弟子集體發正念的時刻,我們在中國大使館門前。以前每次大使館門前發正念都是激烈的戰役,好不熱鬧。這一次截然不同。外觀上大使館還和以往一樣,常人看好像還很壯觀,在另外空間卻是一片肅殺淒涼的殘垣斷瓦,像是被炸毀洗劫多時,殘垣斷瓦間滿是蜘蛛網,無數的蛀蟲在啃蝕著那僅剩的斷柱子,裏面空無一人,空無一物。

但是為甚麼在我們表面的空間邪惡好像還很猖狂哪?「我告訴大家,現在所有剩下的能夠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就是我們學員自己的原因。」(《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個人理解,目前的邪惡甚麼也不是,它實際上脆弱的不堪一擊。沒有另外空間的支撐,只是邪惡的人在表演。甚麼「開槍令」,甚麼「殺無赦」,就像飄在空中的氣泡一樣。一方面,不明真相的常人心不正,為蠅頭小利所誘騙,為邪惡出力,參與迫害大法,他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他們不是破壞大法的邪惡,是可憐的受矇蔽的眾生,是急待我們講清真相的對像。另一方面,我們學員自身不能用正念對待這僅剩的表面的邪惡,頭腦中把它想像得很可怕,實際上在另外空間,等於是用自己的能量充實著邪惡,把本來脆弱的氣泡充實起來。唯一的辦法就是加強學法,時時在法上用正念看問題。這兩方面問題解決了,這表面的邪惡就會瞬間消失,正法也就結束了。

附註﹕
那天喝豆漿,杯子裏是乳白色的香濃可口的豆漿,喝一口,表面甜滋滋的背後卻有一種怪異的味道,拿起表面上還是很漂亮的瓶子,依然嶄新的標籤,看不出任何不妥之處,真不願意相信它已經變質了,可是比較以前喝的口味與今天確實不同,只好倒掉。就好像今天的常人只看到中國表面的經濟繁榮,卻不知道也不相信它已經變質腐化的本質。變質的豆漿還需要很多天,才能從表面上反映出它的腐化;另外空間真實的一切,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夠反映到常人表面上來,等常人的肉眼能看到的時候往往都太晚了。作為修煉的人就是超常的,即使看不到真相,也應用正念看問題,不要被常人的假象所迷惑。

以上僅為個人現階段的體悟,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27/20306.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