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功友的脫險經歷談正念的作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2月17日】由於四平地區設立「四平地區法輪大法日」之事被公安知道,又適值春節即將來臨,(用公安的話說:今年不辦洗腦班了,說「煉」就直接送勞教)公安從2月4日連續幾日進行大搜捕。只要搜出材料或說「煉」就直接送去勞教。有很多功友受到威脅。

2月5日晚,有四名功友上農村發真相資料被抓,其中有兩名功友正念走脫,現已流離失所,另兩名功友至今下落不明。

經過如下:據說,正在發真相資料時,被一人發現。當時有一個功友提議不發了,但有的說他心不穩,有怕心,應該發正念。於是他們就換了一個屯子接著發,快發完的時候,來了一輛小轎車,下來五、六個警察還有便衣,緊接著又過來一輛車,下來兩三個人,這時三個女功友就跑,男功友沒跑,他們就先把他抓了起來,推進警車,另幾個警察去抓其他三個功友,抓住一個功友就強行往車裏拽,並說要把她塞到儲藏箱裏,男功友將腿擋在車門前,不讓上,女功友請師父加持弟子,當時由於她用力掙脫,死活也不上車,另一個警察就叫抓她的警察打她,功友當時想:他們不配打我,這時警察把手鬆開,功友就跑,邊跑邊想:「我是神,人追不上我。」結果說也奇怪,本不擅長跑、又瘦又小的她,跑起來飛快,訓練有素的警察被甩在後邊,沒追上。她跑進了柴堆裏,開始給其他三個同修發正念,足足發了一宿,天剛亮時,她把沒發完的傳單發完,走了兩個多小時回到市裏。

男功友見警察去抓女功友,猛地掙脫警察拽住他的手,踢開車門,向外就跑,跑了幾步,由於鞋大不跟腳,摔倒,趴在地上,他感到警察撲來,他馬上翻身仰面朝上,在警察撲過來的一剎那,他迅速把雙手舉起輕輕往頭頂前方一托,警察順勢向前撲去,撲了個空後也趴在了地上,(搶了個狗吃屎,後來有人看到這個警察,搶的滿臉花,整個臉都破了,真是現世現報,迫害大法弟子的惡人絕沒有好下場)。男功友又開始跑,跑著跑著,他就站在路上立掌發正念,過一會兒,回頭一看一個人也沒跟上來,他平安地回去了。

聽完自己身邊一夜之間發生的驚心動魄的正法故事,我們為學員的壯舉而流淚,為被抓走的功友難過,擔心邪惡之徒會不擇手段的迫害她們。只有發正念清除迫害她們的邪惡因素,同時我們感到應靜下心來好好反思自己,這一段由於邪惡的瘋狂迫害,我市先後已有八個同修被抓,有兩個是從勞教所出來沒幾日,又被抓進去;還有母子倆半夜正睡覺被抓走,家裏被洗劫一空:給兒子娶媳婦的三萬元錢、金銀首飾全部拿走,連功友愛人的手機都給拿走,屋子翻的亂七八糟,母子被送到教養所;有一個同修因功友發傳單出事牽連了他,被送進看守所,至今未讓家人接見,還有的因大搜捕從家裏搜出東西被抓了進去。大搜捕那天,電視台向江澤民表功說抓了12個法輪功學員。

通過上述在正法過程中所發生的一件件事:我們感到這不是哪一個人的問題,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我們每一個人都在其中,現在師父把正念的威力、神通功能都給了我們,能不能隨心所用,隨意所用,則存在我們「修」的問題,能不能時時保持一個強大的正念,也就是對師父講的每一句法哪怕一個字,堅不堅信的問題,到時會不會用,這也是有的功友面臨邪惡迫害或被抓時能否用正念去對待,如果當時發傳單的四個同修,面臨六、七個警察,齊發正念,把他們定住,而不是用人心想到「跑」,那後面的事情可能不會發生。關鍵時,如還不把自己當個神,那人抓人是很容易的。(當然,在邪惡迫害的緊急關頭能保持堅定的正念,這是和平時紮紮實實的修煉分不開的。)因為正念掙脫邪惡的警察的那個又瘦又小的女同修,曾經三次用正念逃脫魔掌,她說:「我從來都沒有該被抓走的概念,我覺得邪惡之徒根本就不配動我。」她是從思想上堅決否定邪惡的一切安排,一思一念都否定。她看起來柔弱的一股風都能吹倒,可卻是金剛不破。

多少教訓應該讓我們猛醒了!多少是我們人為加的難,我們不能不吸取教訓了。做一段時間,靜下心來大家總結總結,多在法上提高,以前太執於做事的效果,現在要仔細領會正法的內涵。記住師父的話:「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理性》)那麼我們只要時時能「堅修大法緊隨師」(《心自明》),誰又能動了主佛的真修弟子呢?

在對待正念除惡的問題上,一位英國西人學員在《去除魔性》一文中說的非常好,值得我們大家好好看看。

就在我剛完成這篇文章的時候,又有一個功友用正念走出派出所──她被抓到派出所後,警察給她戴上手銬子固定在老虎凳裏,兩個人看著她,但最後她還是走了出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