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畫筆進山鄉 慈悲救度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3月14日】由於邪惡勢力的迫害,我已被迫流離失所半年多,面對的不是親人,不是朋友,如何向不認識的人講清真相、救度眾生,這是擺在我面前的關,能否走好這一步,需要堅定的正念,破除自己頭腦中形成的許多觀念。

我的職業是搞繪畫的,經常思索如何用自己已經掌握的繪畫技能向廣大的農民講清真相。特別是山裏的農民文化不高,有許多沒有文化,對於法輪功是甚麼根本不知道,他們腦子裏只有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的造謠宣傳。我覺得他們很可憐,於是7月份,我一個人開始向山裏走去。我沒帶任何講清真相的資料,只帶了《轉法輪》和經文。我用自己的親身經歷揭露邪惡,講清真相,救度眾生。

9月份,我來到一個山村,是我過去作畫的地方。剛好秋收大忙,我住在兩位老人家,問我是幹甚麼的,我說是畫像的,不要錢,只管我吃、住就行。當然,這一家接受了我。村裏的老小都忙於秋收,我就幫助他們掰玉米、鋤地、割穀子、做飯。自己多年形成的好逸惡勞的惡習不斷往上冒,拿著鋤頭想睡覺,我知道這是魔的干擾,克制它,提高心性,業力得到轉化。六、七天的勞動手不起泡,腿不累、不疼、不酸,一百多斤的玉米很輕鬆地扛在肩上,比他們幹的快。他們很吃驚,你不像沒有幹過農活的的人,哪像50多歲的人呀?幾天的生活他們確信我是好人。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以前身體有多種疾病,他們不敢相信,但事實擺在面前,證實了法輪功的神奇。於是提出接二連三的問題,關於天安門事件等等一些問題,我用自己到天安門的親身經歷和看到的真實情況,回答他們的提問,並給他們讀《轉法輪》中的《論語》,他們很認真地聽我念,這樣他的親戚也知道了,我就回答他們提出的相同和不同的問題,並給他們講我在這個層次中悟到的法理,最後,我總忘不了給他們讀或背《論語》。

他們中有目不識丁的農民、有教師、有學生、有領導,有各種心態,我使反對的人變成同情,一直到捧著《轉法輪》說:「這本書咋越看越想看呢?」在幾個月的實踐中,我對師父講的:「講清真相不是簡單的事情,不只是一個揭露邪惡的問題。我們的講清真相是在挽救眾生。」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在這期間我體悟到:大法弟子無論在任何環境都是一個好人,處處為別人著想,在你的身上體現出大法的威嚴。當你真心為別人時,真為救度他時(而不是形式)他本性的一面會看到和感動的。

一次我來到某地,身上分文皆無。天下了大雪,我沒棉衣,鞋也濕了,襪子也爛了,離某市還有300里。我心想:不吃不喝走兩天會走到,頓時渾身輕鬆,走路像有人推著一樣。這樣走了30里後,心裏感覺不對勁,走出來就是為了證實大法,講清真相,怎麼光成了走路呢?當我想去講真相時,腦子出現阻止我的聲音,我意識到這是魔的干擾,馬上掃除,並對他們說:「你們舊勢力聽著,你們說是幫助師父,現在看來你們全是破壞師父正法。師父在人的這一層的法理都已經講的很清楚了。你們也看到了,破壞大法的後果你們也知道,還這樣幹,這足以說明你們是在真正破壞正法,在正法中,你們才是真正清理的對像,在證實大法、講清真相中,大法弟子會做得更好,會徹底鏟除邪惡。」

雪下的更大了,我很冷,想找個地方躲雪,這時看見對面有許多修理汽車的青工,我的第一念就是想救度他們。當我走到他們跟前,他們並不友善,斜著眼睛說:你是幹甚麼的?我說是畫畫的,他們起哄:不要錢我們都畫。我並不在意他們的態度,於是很快畫了張速寫,老闆過來也讓我給他畫,但他們對我畫像不要錢並不相信。因為在我這種身無分文的情況下畫像還不要錢,在常人中是不可能的。當時我心裏只想救救他們,沒有想到要吃他們的東西,也沒有絲毫想要錢的念頭。我態度堅決,老闆本人說十分感動。這時青工湊了十幾元,說給我買車票,老闆也拿出來30元非給不可。這種突然的變化,我沒有料到。我當時很吃驚──怎麼突然給我這麼多錢?當然,我僅收了夠買車票的錢(後來給他們送真相材料時,把錢還給了他們),這件事使我體悟到:「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也三言兩語》)

我這樣在山裏走了三個月,遇到了各種各樣的問題和各種心態的人,我原有的許多觀念和隱藏很深的執著等都在講清真相中暴露出來了。平時學法如何,對書中師父講的法理能理解多少,在講清真相中,幾乎每天都有考核。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25/20205.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