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除惡 慈悲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2月10日】當我們明白大法弟子的每一篇正見文章和每一篇修煉心得體會在另外空間都會放射出非常強大的正義之光,使邪惡滅掉,我們決定把我們修煉的一些經歷寫出來,由於我們文化有限,可能有不當之處,望同修們慈悲指正。

我和老伴都是大法弟子,在今年五月的一天晚上十點多鐘,我和老伴到我們小區的娛樂場上噴大法標語。當我們走到娛樂場,看見路邊停一輛麵包車,我們散步經過車旁,看見車裏司機位子上有人。我們想這麼晚了,如果這車是來玩的,為甚麼車裏還有人呢?這裏邊一定有問題。我們決定換個地方。

我們走到小區的大門口,決定往大門的柱子上噴,但是門口有保安,我們就坐在柱子邊等待機會。發正念讓保安離開,保安真的離開了。我和老伴剛要行動,突然從小區慢慢地開出一輛車來,而且沒有開車燈,開到門口停了下來,從車上下來一個人朝我們走來。我們一驚,這不是娛樂場路邊停的那輛車嗎?但是我們很快鎮定下來,我們不約而同地在心裏默念「窒息邪惡」,當這個人走到離我們只有四、五步時突然轉身往回走,走到他自己的車前小便,之後車慢慢的開走了。慢開四、五百米,才快速開走(大概在車裏觀察我們有何反應),這時我們迅速拿出工具,在小區最醒目的地方噴上了「法輪大法好!」在夜幕的燈光下「法輪大法好」顯得格外鮮豔奪目。我們深深體驗到大法的威力,心存正念「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去掉最後的執著》。也進一步認清了邪惡的下流和惡毒。

我們小區的居委會主任是練其它功的,每每看見我們修法輪大法的人都有一種敵意。「7.20」後更加邪惡,她帶領三個人,收書、撕、抹大法標語和傳單。師父說:「作為大法弟子,目前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抵制對大法與弟子們的迫害。講清真相是對邪惡揭露的同時抑制邪惡、減少迫害;揭露邪惡的同時是清除民眾頭腦中被邪惡的造謠與假象的毒害,是在挽救人。這是最大的慈悲。」(《致詞》)我和老伴決定給她寫信,講清真相。我們本著善念,各自給她寫了一封信。先後給她送去並附有真相材料。

幾天後,一個同修說:居委會主任去她家說「法輪功給我寫信,法輪功對我還挺好的,還稱我妹妹呢。」現在這個居委主任對大法弟子的態度轉變了,說話也和氣了。我們知道,又一個生命有希望得救了。

一天晚上,天已經很晚了,同修給我們送來一些講清真相的光盤,由於自己求安逸的思想,當晚沒有發出去,想明晚再發。第二天早上煉功,突然悟到「在講清真相中,不要等,不要靠,……」(《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我們煉完功,發完正念後是早上六點十分,我和老伴分頭把光盤發了出去。

第二天,我們去給同修送經文,同修告訴我們一件事,說他們對面樓的一個年青人要請他喝酒,同修說我們修大法的不喝酒。年青人說不喝酒可以吃菜,知道為甚麼請你嗎?我現在對法輪功的看法和以前完全不一樣了,整個都是倒過來的,你們法輪功是好樣的,XX黨完了。同修問年青人為甚麼?他說:我看了一張碟。我們聽到這兒都會心地笑了。又一個生命有希望了。同時我們也悟到講清真相的重要和刻不容緩。

隨著向世人講清真相的深入,我和老伴幾乎每個星期六都到農村發放真相材料。一次同修送來很多真相光盤,我們決定拿出一些準備到附近小區,(只有5幢樓),其餘的都拿到農村去了。我們非常順利的發完後,想起沒有給附近小區留光盤。老伴說:沒留就沒留吧,等下次送來咱再去發。事已至此只好這樣了。回到家中無意發現在抽屜裏有一些光盤,數一數,是十八張,我們誰也沒有放,怎麼會出來十八張光盤呢?我們悟到是老師在點悟我們不能忽視了周邊地區,首先要把周邊地區做好了。再到別的地方做。

還有一次,同修送來很多真相材料。我們準備給另一個同修二十份,其餘的拿到農村發。與上次一樣,說完就忘了。照舊把所有的材料都帶到了農村。當我們該貼的都貼完了。該發的也都發完了的時候,我仔細的摸了摸包,我告訴老伴說沒有了,當我們路過一個工廠家屬宿舍時,老伴看到這是發材料說明真相的好環境,又半開玩笑說:再摸摸,看看還有沒有材料、我又仔細的摸了一遍說:沒有了。當我們上了火車坐到座位上,我下意識的把手伸到包裏。我驚呆了,包裏還有真相材料。我像做錯事的孩子一樣把材料拿出來。老伴埋怨我說:你看你,咱這麼遠到農村,發的就是材料,你還給帶回來了。我低頭不語,數了數多少份,正好二十份,一份也不多一份也不少,我們一下子悟到,這是留給同修的,助師正法的,是每一個大法弟子們的責任。不能包辦代替。

真修弟子一個也沒有落下。老家來人說:我們原來的一個鄰居修大法。老倆口都七十多歲了,他們的弟弟也修(小名叫老八,和我老伴是同齡人)。7.20後書都被邪惡收走了。由於是農村比較閉塞,再加上怕心,就不煉了。我們聽到後,覺得既然是有緣人,法都得了,怎麼能讓其落下呢?我們帶著材料、師父的新經文就去了老家。材料發完後,我們就直奔他家,當時老倆口很激動,知道大法好,就是怕心太重(邪惡說如果他們再煉,就找他們的兒女們),我們和他們交流了一會,給他們講了一些當前正法的形勢。由於我們要趕火車,約定下星期六再來,並給他帶來所需要的。所有大法書和7.20以後的師父經文。回來後我和同修給他們準備好了一切。星期五我們打電話告訴他們我們明天去,得到的回答是:你們別來了,我被監控了。然後就把電話掛了。當我再一次撥通電話,他更害怕了,只說了一句:你們千萬別來呀!就把電話掛了。我想不去也罷。師父說:「修乃自身之事,無人可代之」(《堅定》)就這樣十幾天過去了,一天晚上夢見老八在自家院裏牆邊坐著,對我說:「你們說話不算數,說來不來,你們說話不算數。」我把夢中看到的事告訴老伴,我們知道我們錯了。我們決定去找老八。老八一生很苦,小時候就沒有爹娘,跟著哥嫂過日子。三年自然災害時期,被哥嫂攆了出來,文化大革命正當年,但由於成份高,又有病、又窮、至今沒有成個家,孤孤單單一個人過日子。星期六,我們發完材料,來到我們老家,還沒到村口就遠遠的看見一個人站在村口,我們定睛仔細的一看,這不是老八嗎?他怎麼知道我們來呢?我們趕忙喊他,他說:你們怎麼來了?我們說我們就是為你來的。我們把這事的經過講給他聽。他說:這些事我一點也不知道啊!但是看得出,他很激動。我們把材料給他,他說你們還帶走嗎?借給我看看,我看完給我哥看看。我們說我們就是給你帶的。師父說過:「人都有明白的一面。」雖然他人的一面不知道我們來給他送材料,但他明白的一面知道做為大法弟子正法的緊迫,他急不可待的在村口等我們呢?我們深深感到我們每一個真修大法弟子都在師父慈悲博大的胸懷裏。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