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往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2月28日】我於99年7月26日,去北京向政府講我受益於大法的故事,後被當地公安抓回並非法判我一年勞教。因為我有執著,在巨大的壓力下,我向邪惡妥協了。出獄後,我對自己的所做所為非常憤怒,痛恨自己沒能為真理捨盡一切。悔恨一段時間後,冷靜下來,我開始了向廣大人民講清真相的歷程。

因為當時還沒有傳單這種方式,所以就只能用嘴去跟我所能接觸到的人去講真相,當時因為人被邪惡因素抑制得很厲害,加上我對有些真相也不十分清楚,法理認識也不足,所以常常感到有理說不清,經常被思想變異了的常人問得張口結舌。隨著時間的推移和對法理認識的昇華,我漸漸地做到了針對不同思想的人,針對他的對大法的迷惑所在有針對性的去給他答疑、解惑,同時不斷修正自己的一言一行,使常人看到了大法弟子通過學大法所展現出來的純正、無私,不圖任何回報的高尚境界,有時往往是一件突發的令人不可思議的神奇的事件發生,勝過了在當時用許多言語也達不到的證實大法的效果。

那是2000年5月的一天,我與幾個常人一起到一棟居民樓樓頂做「防水」工作,期間我就給他們講了許多大法福益人類的事例,並講善惡有報,結果卻招來一片非議。快完工時,我與一個常人一起把一大塊油氈紙往樓下扔,本來應該兩人一起撒手,可他卻先把手鬆開了,在慣力帶動下,我翻著跟頭就從五、六米高處掉了下去,我還沒明白怎麼回事時,已經掉到下面的鍋爐房內的一塊一人大小的空地上,平躺在煙灰上,砸起的灰塵衝起了老高,抬眼看到蓋鍋爐房的石棉瓦被砸了一個大洞,透過這個口子我看到房頂上伸出一排緊張而驚恐萬狀的面孔,那些常人都被剛發生的這一幕驚呆了,不知該做甚麼。這時我從從容容地站起來又爬上了屋頂繼續工作,這時候那些常人才醒悟過來,紛紛說:太神了,你掉下去的地方周圍都是帶稜帶角的鋼鐵,碰上一點不死也得殘廢,就那麼一丁點好地方,讓你給佔了。還有的說:從這麼高一點防備都沒有掉下去,不但沒要了你的命,連一點傷都沒有,起來就能幹活,看來你們煉法輪功的真有師父保護啊!我就跟他們講:這種事情算不了甚麼,在大法弟子中比比皆是,沒啥了不起的,關鍵是我們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往好了做,所以才沒事的。聽我這麼一說,他們都由衷地說:還是得學好啊,好人有好報啊!

又過了3個多月,我因講清真相而被通緝,從此走上了流離失所講清真相的歷程。說來也巧,就在2001年12月的某一天,因為一份工作,我又與他們一起幹一個活,其中有一個人非常曖昧地問我:老劉,你還煉呢?第一次我看到他那被邪惡操縱的嘴臉時,就沒理他,可他不罷休,仍然問個不停。當時正走在大街上,我停下來瞅著他大聲地說:「你應該這樣問我:你還按著『真、善、忍』來做一個好人嗎?我會告訴你,是的!」他訕訕地笑了,甚麼也說不出來了。

我是一個在修煉過程中曾跌倒的大法弟子,蒙恩師不棄,今後定當全力以赴,加倍彌補,助師正法,「圓滿隨師還」。(《洪吟》「緣歸聖果」)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8/19568.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