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威力無邊 令一切邪惡膽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3月14日】我是一位堂堂正正的大法修煉者,因為堅持對大法的正信,講清真相,揭露邪惡,於2000年11月被非法關押並判勞教一年。在勞教所裏,我親身經歷並目睹了勞教所裏的黑暗。

勞教所的幹部縱容刑事犯任意打罵修「真、善、忍」的大法弟子,為了強迫大法修煉者違心表態放棄信仰,每個大法學員由四名刑事犯看管,不許煉功,不許讀師父經文,嚴重侵犯人身自由和思想自由。一位大法學員因堅持說一句「法輪大法好」而被惡警王玉琳(三大隊)暴打,身為中隊長的閿玉強也經常打罵大法學員。這種用暴力壓制信仰,都是徒勞的,對堅信宇宙真理的修煉者,「強制改變不了人心」。大法弟子以法為師,相互鼓勵,共同精進,堅決不配合邪惡,我就是其中的一個。我們提出:不報數,不穿所服,不勞動,不參加任何學習,要求解除勞教,無罪釋放。面對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大法弟子,邪惡束手無策。因此於2001年11月,把我釋放。

回到家,我以一顆對大法赤誠的心,又投入講清真相的洪流之中。我首先來到「610」辦公室,把真相材料送到他們手裏。希望啟發出他們的善念。但半個月後,因在一居民區發真相材料被發現,我被邪惡之徒強行關進拘留所。

號裏共關七位同修,大家齊心合力,抵制非法關押,堅決不配合迫害而決定絕食絕水。絕食的第八天,我開始吐血,邪惡之徒毫無人性,又把我送往勞教所。一路上我堅持發正念「絕不配合邪惡」。誰知到那裏一檢查,身體不合格,勞教所拒收。他們的陰謀破產了。他們惱羞成怒,強行給我戴上手銬。這一夜,寒風呼嘯,漫天皆白,好像蒼天有眼,也在為正法弟子訴說著不平。我被他們折磨了12個小時。第二天,他們仍不死心,再次送我到勞教所,我繼續堅持正念,在師父的加持下,警察迫害我的陰謀又一次破產,他們垂頭喪氣地把我送回拘留所。在絕食的第18天,拘留所突然不想再關我,辦案人員也不想再管,說我不配合,把時間都耗在我身上了,邪惡承受不住了,把我無條件釋放。

走出拘留所,心潮起伏,我默默地背誦著慈悲偉大的師父的經文:「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是構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金剛之體,令一切邪惡膽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衝出魔窟後,我一邊抓緊時間靜心學法,一邊向世人講真相,一個月後,我再次踏上正法之途。

2002年1月27日,我緊跟師父正法進程,最大限度地發揮一大法粒子的作用,堅定正念,來到邪惡最集中之地--天安門廣場。這天剛好是星期天,廣場上遊人如織。面對警察、警車,我時刻發正念:我要為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負責,是來做最正的事,絕不能被邪惡所抓。此時,廣場來了一群外國旅遊團,約二、三十人,當他們走到對面與我相距10米左右時,我抓住時機,穩住心,把一條紅底黃字寫著「真、善、忍」的橫幅打了出來。面對遊人,我一邊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一邊站在原地向東南西北轉了一圈。純正的心,強大的正念,抑制了邪惡。待我收起橫幅,扛起背包時,公安便衣毫無察覺,只見南邊一輛警車卻向相反的方向開走了,我沐浴在「佛恩浩蕩」之中安全返回。

我去了天安門,並安全返回。這是正念的強大威力。這是對邪惡的又一次重擊,是「破除一切謬見而予以正見」的有力見證,更是觀念上的巨大衝擊。

從天安門回來,我再次正悟到:面對邪惡,只要我們堅守純正無私的正念,就會「令一切邪惡膽寒」,「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信與不信,一念之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