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伴我正法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2月24日】我今年51歲。沒修大法前,慢性腎炎折磨我20多年。97年末,我突然牙疼,疼了兩天兩夜。早晨一上班,我就到衛生所開了一大堆藥。我看著藥發愁,不吃藥牙疼,吃了藥過敏。我想:這個世上,讓我做一件事,哪怕吃多大苦,只要沒有病,我就堅持去做,永不後悔。同事的桌上有本《轉法輪〈卷二〉》,扉頁上寫著:「宇宙之浩瀚 天體之洪大非人所能探知 物質之微非人所能窺測 人體之窮奧非人知其表面一學之渺 生命之龐雜將永遠是人類永恆之迷」。我被這段話吸引住了,多麼博大精深!同事給我講了很多,師父能為真修弟子淨化身體,不用吃藥,身體會越來越好。我發誓要做的事找到了。那天夜裏,我一口氣把《轉法輪》看了一遍,牙也不知道啥時候不疼了。從此,我跟著師父走上了真正回家的路。

「到一定時期還給你弄得真不真、假不假的,讓你感覺這個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煉上去,有沒有佛,真的假的。將來還會給你出現這種情況,給你造成這種錯覺,讓你感覺到它好像不存在,都是假的,就看你能不能堅定下來。」(《轉法輪》)99年7.20以後,我學到這裏,都要把這段話多讀幾遍。師父啊,不管遇到甚麼魔難,我都要永遠跟著你回家。從此,我夜裏沒睡過囫圇覺,睏了就睡一覺,醒了就學法煉功,有時下樓去掛橫幅、貼真相資料、散發真相傳單,從來不知道啥叫害怕。

99年12月份,我們公司邪惡之徒配合江澤民迫害大法辦非法的洗腦班。領導多次打電話騙我參加,都被我拒絕了。有一天,黨委書記、工會主席、黨辦主任、還有幾個秘書,來到我家全力騙我參加洗腦班。法輪大法是正法,大法弟子是好人,洗腦班要把好人變成壞人,我不能參加。不管他們怎麼騙我,我就是不去。由於我正念堅定,他們灰溜溜地離開了我家。

師父《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的講法》剛發表,我就產生了去北京正法的念頭。我打算回老家約幾個同修一塊去北京正法,但是,2000年12月26日早晨醒來,眼前浮現了一個「先」字,我悟到師父叫我先去北京。在火車上,我認識了6名去北京正法的大法弟子。12月27日8點多鐘,我們到了天安門。這是我第一次去北京。在廣場中央看天安門,天安門被灰濛濛的陰霾籠罩,像座小廟,這哪是我心目中的天安門啊。我們7人為了避開惡警,分散行動。我要拉橫幅的時候,師父的《無存》直往我腦子裏打:「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我把「法輪大法好」的橫幅拉開,說了一聲:「師父我來了!」接著,我舉著橫幅邊走邊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大法清白,還我師父清白。」不一會兒,七八個惡警向我撲來,把我拖上了警車。

我們被非法押進前門派出所。大法弟子都站在院子裏。一個惡警怕我走脫,一直抓著我的胳膊。此時,《理性》這篇經文直向我腦子裏打:「被抓不是目的,證實大法才是真正偉大的、是為了證實大法才走出來,既然走出來也要能夠達到證實法,才是真正走出來的目的。」我是主佛的弟子,我是神,監獄不是我待的地方,我一定能堂堂正正走出前門派出所,我要回家繼續助師正法。我從惡警手裏把胳膊抽出來,不慌不忙地向門外走去。不知咋的,惡警沒管我。一個在旁邊看熱鬧的人說:「你看那個老太太,大大方方地走了。」

從北京回來以後,我發正念的意識更強了。我家住的是樓房,我每次下樓做講真相工作前,我都雙盤單手立掌默念正法口訣5分鐘以上,這樣安全多了。有一天,我到馬路上發真相資料,馬路上有4位中年男子,我喊他們:「四位兄弟請留步。」他們停下來。「我是學大法的,給你們真相資料看看,對你們有好處。」我給了他們每人一本真相小冊子。這時又過來幾個人,我又每人給了一本。有個人問我:「警察到處抓學法輪功的人,你在馬路上發傳單,不怕抓嗎?」我說:「大法弟子是好人,正的不怕邪的。請你們記住,大法的師父是佛,法輪大法好。」我心清似玉,一點害怕的感覺都沒有。

去年秋天的一天,樓下有個賣瓜的,這是講真相的好時機,我拿著真相資料就下樓了。賣瓜的和買瓜的我都送給真相資料。這時一輛巡邏的警車從我們身邊過去。我心裏想:我是偉大的神,助師正法,邪惡不配抓我。

生活上我從來不浪費一分錢,就是到外面講真相中午也捨不得花錢吃飯。但是,把錢花在講真相上,心裏覺得舒服。我乘坐出租車,一上車我就跟司機講大法真相:「看看大法真相,對你有好處。」司機會說:「謝謝法輪功。」我家破爛多了,我就把收破爛的小販叫到樓上送他真相資料:「晚上回家和老婆孩子看看大法真相,對你們全家有好處。」小販會說:「謝謝法輪功。」由於我的堅強正念,講清真相中我一直很順利。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7/19550.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