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3月3日】前幾天看到明慧網報導的惡警槍擊大法弟子事件,其中一個細節是:喪心病狂的惡警面對著大法弟子開槍,子彈擊中大法弟子的鼻子上,但神奇地彈飛了。……對一個常人來講,這是無論如何無法理解的。而我們卻知道當時該大法弟子在腿部中了一槍的情況下正念仍然很強,單手立掌面對惡警發正念,那麼出現這樣的奇蹟也就不足為奇,因為師父講過,「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

其實類似的奇蹟近段時間層出不窮,特別是當師父傳授了我們正法口訣之後。很多情況下手銬再牢也銬不住真正的大法弟子,牆再高也是一越而過;可是另一方面,每天大量的迫害事實見諸網上,很多弟子被打傷打殘。一些學員在被關被打時服從了惡警的指使,甚至有的學員承受不住殘酷的迫害而在高壓下寫了「保證書」,這也不由得不引起我們的思考。拋開別的因素不談,這裏只從正念的角度闡述我自己的一點體悟。

曾聽到、看到過學員在被殘酷毆打時完全處於一種被動的承受,甚至是用人的方式在咬著牙硬頂著,還有的學員極度疼痛中實在受不了了就哭喊著爹媽……在這種時候,實際上是忘記了自己是個大法弟子,忘記了自己所修煉出的功和另外空間的身體都是金剛不破的,也是令邪惡膽寒的,不應該也不可能被幾個小鬼兒折磨得死去活來。師父不承認任何舊勢力的安排,不承認這種迫害性的所謂的檢驗大法弟子。我悟到這也是告訴我們不要消極承受,以及作為大法弟子我們應該怎麼去做。「超出了常人的東西,那麼就得有更高的理和標準來要求煉功者」(《轉法輪》),在面對邪惡迫害時,如果完全用了常人的方式和思維模式去對待,而同時又盼望能有奇蹟在自己身上發生,那又怎麼可能呢?

真正在背後操縱著惡人去毒打、迫害大法弟子的是那些邪惡,安排這件事情的是按照舊的已經偏移了宇宙特性的理來行事的舊勢力,它們的藉口就是我們的學員「還沒有達到標準」,所以要加大迫害,說甚麼要把學員的正念用它們的方式「打」出來。如果這個時候我們學員自己仍舊用一種常人的方式去承受,根本上想不到自己是個修煉人的時候,不是給了它們更多的藉口來加重迫害嗎?「其實邪惡所幹的一切,都是在你們還沒放下的執著與怕心中下手」(《去掉最後的執著》),它們在另外的空間看學員的執著和怕心是很清楚的。我們一方面要發正念否定它們的一切安排,就算我們有執著也不允許它們利用來迫害我們;另一方面就是在任何時候,特別是這種極端的迫害下,自己要行得正、做得直,時時刻刻記住自己是一個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真這樣做的時候,我們神的那一面就已經在參與了。不管哪個惡人走到我們身邊都不敢幹壞事,甚至他們會被定住,不敢走過來,因為在他們背後操縱的邪惡已經被這光芒萬丈的正念能量場嚇得逃之夭夭了,它們看得清清楚楚,來了也會被化掉。

另一點是:我們在痛苦承受中哭喊爹媽,卻為甚麼想不起來叫「師父」呢?在《轉法輪法解》中,有學員問:煉功中看到有甚麼傷害自己的時候喊老師的名字?師父回答說:「對,是這樣做。……喊名字本身也是對大法和師父信與不信的問題。」在痛苦的承受中,有時看不清楚,但不管怎樣大法弟子至少要想到自己是師父的弟子,要想到請師父加持。不要給舊勢力任何機會說:瞧,這還像個大法弟子嗎?不是個常人嗎?連自己的師父都想不起來。當然,這和那種一有事就叫師父,而形成的另外一種執著是兩回事。

其實歸根到底,就是師父講的「作為一名大法弟子,為甚麼在承受迫害時怕邪惡之徒呢?關鍵是有執著心,否則就不要消極承受,時刻用正念正視惡人。」(《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以上為個人所悟,請同修慈悲指正。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15/19866.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