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修煉和正法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2月5日】我的母親大概於一九九五年到一九九六年間得法,具體時間我記不清了,母親得法後變化很大,首先是身體的康復,最主要的是母親開始主動找自己做的不好的地方,這在母親原來是想也不敢想的,母親原來是一個很武斷的人,從不會承認自己的錯,即使錯了,也要按照她說的做,我們從小就習慣於這樣的生活,所以,母親如今的變化我們一家感觸頗深。母親在常人中算是個女強人了,在本地的管理層中也是小有名氣,母親手下的人都怕她,小伙子都常常被她訓哭。母親在常人中的爭鬥雖說換來了名利,同時,也換來了一身的病,在她臨退休的幾年中,每年至少住兩次醫院,下病危通知已不下兩次,即使住在醫院裏,母親也忘不了手中的權力,並以此為自豪,甚至連看她的人都要分出職務高低,那時的母親身處名利之中不能自拔。自我們兒時起就懼怕母親,不敢有違背的地方,自從母親修煉法輪功後,我們可以和母親在一起討論事情,母親變得更可親、更具人情味,我們一家也在平和的氣氛中變得非常和睦,每個週末我們家都像過年一樣,吃飯時一、二十人很平常,因為親戚、朋友都願和母親在一起,雞飛狗跳的事情不再發生了。(註﹕母親原來經常和親戚鬧意見。)下面是母親修煉後的一些小事。

一、有一次,母親乘車回老家,母親坐的車是一輛豐田越野吉普,半路上和一輛橫穿馬路的農用摩托車相撞,母親當時只覺得一震,一顆快掉的門牙掉了,流了一點血。等她下車才發現,她坐的汽車四個輪子飛了三個,車門也掉了一個,車窗玻璃全碎了,整個汽車以剩下的那個車輪為軸轉了180度,並且,汽車還差十公分就掉到路邊的溝裏了。周圍圍過來很多人看熱鬧,一邊看一邊評論,說車裏一定是坐著大福大貴的人。母親所坐的汽車已經全部報廢了,車上的人一個沒傷真是奇蹟,連處理事故的交警都連連稱奇。同時,母親悟到,為甚麼汽車有一個輪子一點沒動哪?因為輪子的上方正好放著母親的皮包,包裏放著李老師的書《轉法輪》,在這個空間看《轉法輪》只是一本書,可是在另外空間裏,這本書的份量很重很重,那是動不了的,法輪大法救了母親一命。

二、自一九九九年七月江XX總敗類迫害法輪功以後,母親曾一度修煉得不夠精進,政治運動中的怕心出來了,雖然嘴上還在堅修法輪功,但很多事都守不住心性。後來的事可想而知,母親的身體又開始病怏怏,在右眼的下面骨頭上,還長出了一顆花生豆大小的硬東西,不疼不動很硬,長在骨頭上,經醫院檢查認為不像好東西,懷疑是癌,讓母親去做CT檢查。母親開始有病亂求藥,甚麼藥都吃,還從外地讓別人捎藥,但是,母親的身體狀況毫無起色。母親當時有點厭世了,晚上也開始失眠,常常一個人在房裏呆著,不讓別人進去,有時,母親想就是死了也到一個沒有人的地方,連屍體都不讓別人發現。有一次,外地的一個人和母親通電話,說母親的藥她管夠,母親吃多少就給寄多少。這句話一下點醒了母親,因為母親在此之前,已經三年未吃一粒藥,並且身體健康。母親抱著電話嚎啕大哭,放下電話後,母親把所有的藥都扔了,開始精進地修煉。母親把病的心放下後,眼內的硬東西在不知不覺中消失了。至今,母親仍然保留著當時的診斷書,母親要告訴人們,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大法又一次救了母親的生命。

三、在母親的老家有一位功友,原先挺不錯的一個人,後來進洗腦班後,開始邪悟,並動搖別人。她的丈夫認識母親,並且很尊敬母親,所以要母親勸說他妻子,他說他的妻子每天出去動搖別人前,都要流很多的鼻血,他希望母親能勸說她、救救她。母親知道在江澤民邪惡集團大面積迫害法輪功的時期,與他妻子通電話有多麼危險,但是,修煉人為別人著想,為了救她,也為了不再讓她助紂為虐,母親給她講了邪悟的危害,後者當時非常感動,表示不再錯下去了。但是,事隔大約半年後,在邪惡的壓力面前,她再一次退縮,供出了母親,母親被警車帶走。這次的母親,放下了怕心,決定寧可放棄生命都不在所謂的保證書上簽名。奇蹟發生了,母親出現了高血壓和心臟病的症狀,被帶去醫院檢查,後因病被送回家,送她回家的科長還對母親說:你又沒幹犯法的事,不就是煉法輪功嗎,不要怕,沒事的。後來她順利從魔掌下走出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