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一切機會向周圍的人講清真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月21日】我是一名政法幹部,黨員。97年得法,使我從一個好人昇華到一個真正的修煉人。

99年7.20以後,邪惡在中國大地漫天鋪地,大有黑雲壓城城欲摧之勢,大法弟子面臨著生與死的考驗、正與邪的抉擇較量。面對邪惡勢力的猖狂迫害,看到大法弟子一個個被捕入獄、勞教、判刑,我的心在痛苦與燃燒中。我要站出來為大法討還公道,因為我是宇宙的一顆星。在大法弟子前仆後繼進京上訪的隊伍中,我加入了行列。同時我認識到:我要向世人講清真象,揭露江澤民迫害大法弟子的血腥事實。

一次局長找我談話,讓我放棄學法修煉,並談了他對法輪功的看法,對大法弟子進京上訪不理解。針對他的謬論,我心平氣和的與他進行了長時間交談。告訴他大法弟子進京上訪是履行憲法給予的權力。上訪的大法弟子進京沒有鬧事,而只是想給法輪大法討還一個公正的待遇。面對被抓、被打,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並列舉了許多血腥鎮壓的事實。揭露江氏集團利用政府宣傳機構、新聞媒體,任意枉加莫須有的罪名對待大法,他們這麼做違背了天理,會遭報應的。局長聽了我的一番話,沉默不語。從此以後再也不找我談話了。

師父指點我們:「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理性》)。

兩年來,我利用一切機會向我周圍的人講清真象,洪法正法。在白色恐怖日子裏,我冒著被開除工職,開除黨籍的風險,與功友們走家串戶送真象材料,張貼真象傳單。大街小巷遍布了我們的足跡。「法輪大法好」的橫幅掛在了公安局的大門上、圍牆上、臨街的高樓上、立交橋上、居民區等。公安局的大門柱上、圍牆上噴上了顯耀的、鮮紅的五個大字「法輪大法好」。有利地震懾了邪惡勢力。我們的正法工作震驚了縣城的所有大小官員,他們有的吃驚地問我:「你們法輪功真神,一夜之間滿街掛的都是條幅,貼的傳單那麼高,你們是怎麼掛上去的?我微微一笑說:「這就是神與人的區別。」

在單位我與同事們閒談,經常是從人生觀講到修煉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的法理,讓他們逐步了解甚麼是法輪功,並告訴他們法輪大法是上乘修煉大法。只要明慧網來了新材料,真象碟,錄音帶,我公開帶到單位,送給大家看,現在一部份人也經常公開管我要,時常問我「今天有沒有新的?」單位各科室的辦公桌上真象材料經常擺著。

2001年10月的一天,一位局長把我請到他的辦公室,閒談幾句,他就開始探討性地問我:你學法輪功多少年了?我告訴他5年了。又問我:怎麼開始學的?我答從祛病健身開始到思想昇華。局長又問:為甚麼不在家偷偷煉?而搞宣傳。我說:法輪功教人向善,每一個學法輪功人都受益非淺。所以,我們就要走出來證實法,同時普度眾生,讓更多的人了解真象,使每一個善良的人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又問:為甚麼進京上訪?我告訴他:因為法輪大法是上乘修煉大法,江XX無視上億人修煉,利用手中權力,專橫地誣蔑陷害,天理不容,我們只有到北京天安門去上訪證實「法輪大法千古奇冤,還法輪大法清白,還我師父清白」。他聽後,沉默一會兒,悄聲問:你說的這麼好,能否借一本書給我看看。我爽快地答道:有,明天就給你拿來。第二天,我送他一本《轉法輪》。他非常珍惜地接過去。我說:「你好好看吧,這對你及你的家庭會有好處的。」他感激地說:謝謝!謝謝!一週後,我問局長,書看了嗎?他說:「看過一遍了,書的內容真好。」我為又一個眾生得法、得度而感到欣慰。

現在,我單位的洪法工作做的比較好,過去有個別人曾經誹謗大法,現在甚麼怪話也不說了。有時師父經文來的少,功友們不夠分,我就到單位找辦公室主任請她給複印幾張,她接過去二話不說,每次都多印幾張。現在我們這位主任,只要師父經文一來,她都衝我要,她現在也在家學法。

師父的經文我幾次請單位的打字員給打出來,每次她都是一笑接過去給打出來,複印出來,而且還說上一句:「以後有事直管說,沒關係。」

通過向人們深入耐心地洪法、講清真象,很多人對大法弟子表示同情和支持。在中國大陸邪惡的環境下,他們都明裏暗裏幫助我。縣裏「610辦公室」多次讓我寫保證書,都是在局長和主任的幫助下,扣押表格,或謊稱我不在搪塞過去。2001年春,縣「610辦公室」要送我去「洗腦班」,辦公室主任當著面直接告訴「610辦公室」,我單位不送。我深深感到:大法已在我局深入人心。

我悟道:只要我們每一個大法弟子多學法多看書,在法上認識法,就會有無窮的智慧,在洪法工作中你就能有問有答,用法理來講透,讓人們認識到宇宙中有佛、道、神的存在。

洪法正法在家中也需有智慧。我的愛人是一名刑警隊長,因為我進京上訪、做真象,跟我大吵打罵,威脅我要離婚。我嚴正告訴他:為了大法清白,為大法討還公道,生死已放下,更不怕離婚。他見威脅不了我只好作罷,每天見我出去做真象只裝沒看見。我的老母親怕我丟掉工職,老淚縱橫地勸說我:女兒,我已是九十歲的人了,你給我一個省心吧!我堅決地指出,勸我放棄修煉,用甚麼理由都是不對的。說來可笑,我這話一出口老媽的眼淚當即就收回去了,從此再也不勸我了。我的姐姐是市局政法幹部,在一次勸說中跟我翻臉,厲聲說要跟我解除姐妹關係。我正色道:我寧願跟你解除關係,但我決不放棄正法修煉。我幾個月沒看她,沒通電話,後來,還是姐姐來電話邀請我到她家,但從此再也不過問了。

我個人悟到在正與邪的較量中,在任何的空間場中我們都不要留有餘地。我們修煉人的親人糾纏時的背後,他都有邪惡勢力安排的魔性。對親人的軟硬兼施不能順從,我們應該理直氣壯,不怕威脅,不怕眼淚,堂堂正正。這才是同化法、證實法,讓更多的人了解法,邪惡就被清除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