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害怕甚麼?」

——我的護法歷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月9日】1999年7月20日,街道辦事處書記來到我家,說政府不讓煉法輪功了。我把我們全家煉功前後的變化講給他聽,他說:「這功法確實好,我們也知道,但是這是政府的指示,我們也沒辦法。」

我們每天照常在外面煉功。1999年9月27日早上,書記哭喪著臉對我丈夫說:「我都找她好幾圈了,也沒找到,你趕緊把她找回來,以後別到外面去煉了,在家煉不是一樣嗎?這不是要我的命嗎?」我煉完功回到家,丈夫迫於壓力,對我說:「書記急得都要哭了,煉功人應該為別人著想,如果你再出去煉功,我就揪你頭髮把你拽回來。」聽到這話我哭了,我真的不理解政府為甚麼要這樣做,讓我們家庭不和睦。

第二天我和一位同修來到煉功場地上,當時烏雲密布,瓢潑大雨落在我身上,此時抬頭望天天不語,低頭看地地不言。我流著眼淚心裏說:「師父啊!弟子無能啊!難道人真的沒救了嗎?」不久在派出所的干預下,房東不再把房子租給我們了。我們全家只好又另外租了一個房子。

可是沒過幾天,10月15日中午,當地的街道辦事處和派出所知道我們家是煉法輪功的,就把我叫到了派出所,十幾個警察在場,一個小警察沉著臉兇狠地說:「你立即搬出我管轄之內,明天就得搬,不搬就不行。」接著又有幾個警察衝我喊,一個警官說:「你要離開我們市!」當我回到前後沒有窗戶,一家四口棲居的十幾平方米的小黑屋裏,感覺到政府要逼得我無處棲身呢。但又一想,法都得了,再苦我也不怕。

第二天他們又來攆我搬家,我問他們為甚麼要置我於死地,他們說:「因為你是煉法輪功的,我們就怕你們。」我說:「我手無寸鐵,身小力薄的老太太,又是修真善忍的,你害怕甚麼?」他說:「壞人我們真的不怕,把你們攆走我就省心了,我給你們找車搬家不要錢,如果不搬,我就把門封上,把東西給你扔出去。」我說:「可以這樣講,如果你們要這樣做,就是害你們自己,你們知道我是修法輪大法的,宇宙主佛下世救度世人,這麼一件大事你們為甚麼不去了解真相,你看不起我這房無一間地無一寸的窮人可以,那麼多的科學家、教授和高級官員,各院校的高才生他們都傻了嗎?真善忍是天法啊!誰謗就是誰的罪,真善忍衡量著宇宙中所有的生命,你的一念就會定下你的未來,別說是人,就連神都在重新擺放他們的位置,我師父說:佛來世中行,常人迷不醒;毒者甚害佛,善惡已分明。」

這時一個人站起來說:「把你剛才說的解釋一下。」我說這是師父的法不能解釋。他說:「你一句一句的說,我把他記下來。」兩小時的交談使他們的思想有所轉變,對我說:「你不能去北京!」後來又輪流地找我讓我寫保證。負責做我工作的書記說:「我也不忍心老來找你,我就替你寫個保證吧!」我說:「我非常歡迎你們來我家,如果我有錯就請指出來,同樣你們有錯我也直說,互相幫助,因為你們不理解我,才來找我的,我沒意見。」

春節後平時對我最兇狠的小警察找我談話:「聽說你們煉法輪功的甚麼都知道。」我說:「人的先天本性就應當甚麼都知道,就是因為我們變私了,就甚麼都不知道了。通過學師父的法,我知道了人生的真諦,人為甚麼會來到人世間,重新擺放自己位置時,該回到哪裏去。」他問:「我對你們那們狠,我往哪裏擺呀?」我祥和地說:「你對我那麼狠,是因為你們不了解我,當你知道我是好人時,讓你狠也狠不出來了吧!」通過一個多小時的談話,他懂了很多,而且流下了眼淚。最後我告訴他:「你一定要為自己負責,不能被別人利用了,對真善忍、法輪大法的一念就會定下你的未來。」凡是經常和我交談的人都被師父的高深法理所震撼。

當人害怕失去眼前的近利時,他們往往忘記了考慮人生的根本。修煉人有責任告訴他們真相,讓他們從大處著眼。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14/17723.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