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市勞教所惡警野蠻折磨法輪功學員的案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2月22日】1. 2001年6月一天晚上10點多,追捕隊幹警(姓彭的)喝醉酒後,用電棍電擊法輪功學員宮在利、宋林濤、李浩遠(已釋放),追查《建議》經文的來源,打完後並威脅:「今天的事不算完,明天再找你們。」法輪功學員要求處理此事,幹警王長玉藉口推說明天找隊長,而第二天找劉洪光隊長反映情況,劉洪光卻說:「打死沒有?不是沒打死嗎?打死了我負責。」法輪功學員要求向駐所檢察院反映,卻被隊長以各種藉口給推托過去,並把此事壓了下來。

2. 2001年7-8月法輪功學員煉功,被幹警們惡意地用手銬銬上,有的四、五個人被吊在上鋪,正值盛夏時節,大法弟子汗流浹背,管教們卻說風涼話。連上廁所、吃飯時打開手銬都被百般刁難。

3. 2001年9月法輪功學員姚中良因雙盤坐在床上,被姚慶福隊長視為煉功,讓姚中良坐在老虎凳上4天。在這期間的一天晚上5點鐘,惡警王長玉喝醉酒後,讓姚中良表態放棄信仰,因其不屈服,被王長玉毆打3次(5--11點),在「二辦」姚中良被打得滿嘴吐血,吐了一地,由徐新月管教拿拖布拖乾地上的血跡。因在被打的時候,姚中良大聲說話,為防其他人聽見,管教們把各班的喇叭打開放音樂,聲音震耳欲聾。次日,王長玉對其他法輪功學員說他是用毛巾抽了姚中良幾下,並且已向姚中良道了歉。

4. 2001年11--12月份法輪功學員劉延常、程貴林因煉功被劉洪光打過多次,用拳猛擊面部,打時為防別人看到,將他倆叫到辦公室打的。姚慶福說:「我們不會叫你們抓到把柄。」

5. 2001年11月末法輪功學員吳春龍因煉功被罰坐「老虎凳」7天,其他法輪功學員要求釋放吳春龍,沒有得到結果,於是,多人絕食抗議。姚中良、夏至良、董少華、李景峰被送到通訊室灌食(插鼻管),李景峰、姚中良絕食6天,夏至良、董少華絕食20天,在絕食期間,他們雙手被扣在床兩側,人只能坐著或躺著,雙腳被布帶固定。夏至良雙腳被手銬銬在床上一天。多個管教對絕食法輪功學員進行人格的侮辱,尤其管教葛宏伯更是邪惡,在他值班時,「坐班」的(刑事犯罪人員,專門用來看管法輪功學員的)被告之,只要他帶班,雙腿盤坐,就用布帶綁上雙腳,(夏至良被綁上多次)。在通訊室絕食期間,大便在通訊室屋裏,由「坐班」的拎來便桶,一隻手扣在床上,只打開一隻手大便,小便時,由「坐班」的拿臉盆去接(因絕食人員的雙手被扣在床兩側),由「坐班」的給法輪功學員脫褲子,再由「坐班」的把褲子提上。對如此違法的行為,劉洪光卻說:「這樣的事情是合法的。」

6. 12月姚慶福打法輪功學員李景峰一次,姚中良一次。

7. 2002年1月法輪功學員董少華因煉功,坐老虎凳3次(每次7天,共21天,其中戴手銬7天)。劉延長坐老虎凳2次,劉友坐老虎凳2次。

8. 2002年1月1日夏至良因煉功被管教張振華毆打,軟肋疼痛,腰痛多日直不起來。而管教卻說他是裝的。

9. 2002年1月2日王長玉打姚中良、於畔友、李景峰。李景峰腳踝被打得紅腫。

10. 2002年1月14日夏至良家屬接見,被管理科長於大龍一頓毒打,並關「小號」5天,不給水喝、不給湯喝,每天兩頓飯,每頓一片薄乾糧,雙手被手銬扣上。管理科的人說:「夏至良罵管理科的人,不服管教。」而據夏至良講,是因為管理科的人罵他,他問為甚麼管教還罵人呢,才導致被毒打、關「小號」。被放回來時,夏至良臉色發青,嘴唇腫的很高。

11. 2002年2月2日管教葛宏伯因李景峰煉功,用煙頭燙李景峰的雙手掌心,手段極其殘忍。而且此人屢教不改,多次辱罵法輪功學員。

12. 2002年2月11日(大年三十)晚上,在舉國上下歡度春節的時候,法輪功學員陳貴林被扣在庫房裏,次日下午才被送到2班,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有明確的非法處罰規定,諸如:不接受洗腦者,每過一個月加期10天,煉功一次加期5天,背經文一次加期三天……

暴徒毆打法輪功學員用見不得人的手段,往往大法學員被叫到辦公室才被毆打,更有甚者暴徒怕大法弟子喊,有一次居然用膠帶封住夏至良的嘴,看到戴手銬的手發青時才緩一緩手銬,之後又繼續迫害。駐所檢察院的工作人員說,上級告訴他們不准受理法輪功學員上訴、申訴,否則就下崗。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2/28/19331.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