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省佳木斯市大法弟子被迫害的部份事實(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月11日】杜文福,男,52歲,佳木斯市郊區松江鄉模範村五十八委,黑龍江省地質勘探六院。1999年7月21日進京上訪後被非法拘留,損失1000餘元。1999年9月15日,因不簽字(保證書)又被非法拘留,而後被非法勞教,兩年期間累計損失4萬元。

李玉喜,男,49歲,佳木斯市長青鄉江南村。2000年農曆臘月二十九去北京證實法,被抓,由片警於春寶和村委王兆居從北京押至佳木斯市看守所,因管教酷刑折磨大法女弟子,男號絕食,被分號到重刑號與殺人犯呆在一起,受到各種非人待遇,因煉功被犯人董九彬毆打兩次,半小時的體罰,掠奪財物等,非法關押52天後釋放,市局陳萬友勒索人民幣6000元(家裏無錢,借貸款)。6月24日在家被於春寶和派出所指導員王大偉騙至看守所,一個月後被非法勞教一年。在被勞教期間,因管教虐待大法弟子,我絕食抗議4天,後又因搜書絕食抗議五天。2001年3月20日被釋放。2001年5月23日郊區分局李萬義再次把我非法關進看守所關押11天,市局陳萬友勒索2000元(家人借貸款)。

吳玉麗,女,42歲,佳木斯市鐵路鋼砂廠職工。1999年8月4日,向陽分局崔榮利(現已遭惡報),將我非法拘留13天,勒索所謂伙食費300元(一天兩個糠做的窩頭,一碗一滴油也沒有,只有幾個白菜片的湯)。1999年10月26日進京上訪,被抓,由橋南派出所徐春髮帶回拘留,勒索人民幣200元,11月3日被非法判勞教三年,在勞教所裏每天幹繁重的體力勞動13~15個小時,吃的是蘿蔔水(沒油),雞飼料做的發糕(蒸出來都發紅)。一冬天在外面洗臉,刷牙,牙刷凍了含嘴裏化了再刷,洗完臉,很多人被凍的都哭了。一天只允許上廁所三次,不敢吃鹹菜,怕喝水不讓上廁所。每天還得背100~150斤重的麻袋(裝小豆的),每天煉功都挨打,從上鋪打到下鋪,甚至打到走廊,拳打腳踢,夏天罰走操,一天7個小時以上,鞋裏、褲子裏像著了火一樣,冬天罰坐地板磚,一直坐到晚上九點,管理科徐恆基說我帶頭煉功,打大嘴巴、罰坐地板磚。因抗議虐待,絕食,遭粗暴灌食,(濃鹽水)、經反映後不灌鹽水,又灌壞了的奶粉。灌完大夥都拉肚子。還有一次,惡警張小丹把我從八中隊打到嚴管隊,連踢帶打。江氏集團的流氓行徑真是罄竹難書。

於富華,女,52歲,佳木斯市橡膠一廠。我在看守所被非法拘留期間,於2000年2月22日市局陳萬友領兩個人提審我,問關於給聯合國安南填表一事,追問我表的來源與去向,因我不說,姓高的幹警就對我進行毆打,最後陳萬友一看要出人命,就叫他住手,回監號後,前胸後背全都腫脹、潰爛。很久才恢復。2000年10月被非法拘留,於12月1日被勞教。被永紅分局勒索人民幣3000元。主要犯罪惡人:石秀文。

呂濤,男,25歲,佳木斯市向陽區。2000年12月1日在天安門廣場上打橫幅被6~7名警察和便衣毆打,他們用警棍和腳往我身上、頭上打,打得我遍體鱗傷。送回佳木斯市後,西林派出所姓李的警察說要送我去勞教(勒索我600元說是火車票錢),並讓我在他自己編的寫有污衊老師和大法的筆錄上簽字。12月7日,姓李的副所長勒索800元說是押金,而後又向我家人勒索現金2000元。並把我送進看守所。父母因怕我勞教,托了很多人,給向陽分局局長兩萬多元,才把我放出來。

張春傑,女,45歲,佳木斯鐵路車輛段勞動服務公司。2000年6月8日進京上訪,被抓送朝陽看守所,因絕食抗議,號長齊永華等人受宋管教指使,對我進行捆綁,強行灌食,打耳光,揪頭髮,從上往下整桶的澆涼水,還不准換衣服,每日裏擦板、刷廁所,不准睡覺,伸腿,整日6~7個小時都是在水泥地上渡過的。送回佳木斯市看守所後被男惡警袁海龍揪住頭髮按在牆上、夾住脖子,差點死過去,手印十幾天才下去,還用鐵鑰匙打我,肩部被打傷多處,冒油,不敢動彈,非法關押了40多天,被勒索所謂伙食費550元,被王化民勒索240元,被王連民勒索1000元。2000年11月30日進京上訪被抓,由永安派出所送佳木斯市看守所非法關押,被李延偉勒索270元,被李平勒索1000元,被王連民勒索1000元,被看守所勒索所謂的伙食費300元。2001年5月24日早7時,陳萬友帶人強行闖入我家非法抄家拿走大法書、錄音機等,其行徑簡直就是土匪。並將我送進看守所,看守所勒索所謂的伙食費230元,市局陳萬友勒索1000元。

張楠,女,22歲,佳木斯市前進區2委2組。2000年12月因進京上訪被抓,惡警將我一頓打,然後推到外面九十度彎腰,體罰我,寒冬臘月,又冷又累,頭昏眼花,摔倒在地,關押了半個月。後送佳木斯市駐京辦事處,前進分局李某勒索了我除住宿、飯伙外剩餘的150元錢。佳木斯市前進分局永安派出所李延偉背著我(因車票是我自己買的)向我家索要了1300元路費,將我送佳木斯市看守所非法關押15天,因身體狀況不好,被放回。回來不久,李延偉又來抓我(翻去200元錢)。在看守所,我在師父的保護下,跑了出來,而流離失所。

靳彥傑,女,47歲,佳木斯市永安小區。2000年12月1日進京上訪,被抓後非法關押一個月,先被惡警提審5次,每次都是拳打腳踢,頭上全是大包,身上青紫,行動困難,十多天才好,因不報地址,一個月後放回。佳木斯市前進區永安派出所李延偉因一個月未見我,懷疑我上北京了,把我抓到前進分局審訊,我拒不配合,中途逃出了魔掌。而後流離失所。

鄭珍(化名),女,47歲,佳木斯市。2000年正月去北京上訪,帶回後送佳木斯市看守所,非法關押40多天,一天給兩個窩頭,一小盆僅有幾個白菜葉的白菜湯(沒有一滴油),卻每天要收20元錢。被向陽分局政保科勒索2000元人民幣,西林派出所勒索500元。單位將我開除。2000年11月8日向陽分局西林派出所石英偉帶一名幹警去我家進行非法抄家,我和他們講道理,李打電話把所長找來,所長說「你練可以,去分局將練功帶拿回來」。我不知道一個公安幹部竟然騙人,就和他們去了派出所,他們又一次無理由地將我非法拘留了40多天,勒索我伙食費800多元。2001年2月13日做真相時被抓,被永紅分局勒索3000元。2001年6月西林派出所警察石英偉帶兩個幹警躲在樓頭,把我強行抓上警車,送向陽分局,在正念的作用下走脫,流離失所。2001年9月13日在樺南發放真相資料時被抓,在樺南被非法關押60天後,送勞教所洗腦班15天,我堅決不配合邪惡,在師父的加持下,發正念後被無罪釋放。被樺南"610"勒索非法罰款1000元。

郭風霞,女,38歲,佳木斯市35委。2000年12月11日進京途中被抓瀋陽長途客運派出所截住,副所長史剛義叫我罵師父,被拒絕,給帶手銬。非法關押3天,勒索「罰款」300元。由佳木斯市南崗派出所張德利帶回,被非法關押一個月。被勒索人民幣2000元。

王書美,女,50歲,佳木斯市向陽區十委五組。2000年5月29日進京上訪被抓,6月4日被向陽分局帶回非法拘留15天。在押期間絕食抗議,被強行插管灌食三次,每次灌食都帶4-5個人先扣上手銬強行灌食,但每次都沒有灌進去,6月19日(拘留第16天)惡警怕出生命危險將我釋放,看守所以交飯伙為名勒索我200元。因不放棄修煉法輪功,被組織部開除黨籍。

崔秀雲,女,50歲,佳木斯市前進區。2000年11月15日晚10點多,佳市郊區分局幹警非法闖入我家,跳牆進院,破門而入,進行抄家,將師父法像、大法書、講法帶等搶走,並將我帶到郊區分局非法關押一宿,第二天早9點永安派出所將我帶走,晚4點放回。2000年12月10日去北京證實大法,被抓,送懷柔看守所,脫光衣服大搜身,將所帶的406元錢全部搜光,不讓穿衣服,拽頭髮往牆上撞。2天後送駐京辦事處非法關押22天,送回當地派出所非法關押4天(當時我已絕食抗議8天),病危搶救,惡警怕出危險放人。

崔淑芹,女,56歲,佳木斯市前進區。2000年12月10日去北京證實法被抓,非法關押於北京懷柔看守所,被惡警扒光衣服搜身。惡警不許我們煉功,否則連打帶罵,我無奈絕食抗議。十二月的天被惡警拽到外面凍著,並且拽著頭髮拖來拖去,被勒索人民幣10元。

許若蘭,女,64歲,佳木斯市結核醫院。2000年7月18日進京上訪被抓,被惡警扣在汽車後車廂裏,經審訊後被送佳木斯駐京辦事處。被北京公安勒索1100元,被駐京辦事處扣所謂飯伙480元。被市"610"勒索「罰款」5000元,市"610"非法罰單位5000元。2000年12月11日進京上訪,半路被瀋陽長途客車站派出所截住,關3天後接回,南崗派出所所長張德力讓罵師父。我拒絕罵,結果被勒索一千元錢(沒給收據)。

王桂珍,女,64歲。在向世人講真相時被抓,非法關押一宿,第二天送拘留所非法關押8天,前進分局勒索家屬5000元放回家。

楊保華,男,34歲,佳木斯市電視機廠。1999年11月25日進京上訪被抓,被非法關押在佳木斯市看守所一個半月,被勒索兩千元。主要犯罪惡人:永紅分局石秀文。2001年11月進京上訪被抓,在佳木斯市看守所非法關押16天,被勒索兩千元放人。主要犯罪惡人:向陽分局崔局長。

王清榮,女,50歲,前進區居民。因堅定修煉法輪大法於2000年2月18日在家被市公安局政保大隊抓走,非法關押在看守所,11天後被政保大隊勒索3000元後放回。2001年3月31日,市公安局政保大隊陳萬友帶四人來我家以找我談話為由,將我騙到市公安局,後送樺川看守所,提審時惡警多次對我拳打腳踢,打昏後,將我送回監號不管了。我抗議所遭受的非法關押及折磨絕食絕水17天,惡警無奈將我釋放。在此期間惡警多次到我家非法搜查,在我們住宅小區造成了極壞的影響。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17/17847.html
(英文版續: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25/18101.html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