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正自己的心態、突破重重阻礙、堅定地走出來

——記我們一次集體去北京正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2月18日】我們幾位同修在一次去外鄉張貼標語、傳單講清真相的路上,談起「獄中點化」一文,同時又聯想起以前看過的文章中寫我們在史前都是發過誓約的,我們意識到應該去北京。

12月初兩位女同修問我甚麼時候走,我怕心重一直在推遲到了12月下旬,接近元旦了我又說元旦後去吧!元旦是敏感的日子,各地都緊,可心裏也明白雖然緊對神是不起作用的,可還是怕。

12月30日,我們鄉派出所把我們一位同修的書給收去了,後聽說市刑警隊也來要抓人,於是幾位同修的家人都讓他(她)們出來躲躲。當時我們悟到機會來了,當天晚上我們幾人在我岳父家住了一宿,這一宿我們多次發正念,晚10時左右刑警隊真來了,但沒找到我們。

第二天我們準備去北京正法。早餐後一女同修去外鄉接她女兒(修煉人),然後她們租車在路上接我的妻子和我兒子(小學生),我和一男同修在家等另外一男同修去借錢)。我們和那女同修約好在X旅店見面。借錢的這位同修回來說不去了,沒修到那一步,怕自己把握不住。聽此話我也動搖了,不想去了。沒過多長時間我的妻子領著孩子回來了,沒見到接她的車,這時又來了一女同修說你們不能在家了,快躲躲吧,刑警隊還要來抓人,當時他們都決定去各處躲就走了。只有一男同修在我家,這時我頭腦中閃出一個念頭:當邪惡破壞法時,你躲起來了,藏起來了,還能稱得起是大法弟子嗎?我立刻決定進京。念頭一出先走的女同修打來電話說她們在旅店,她們的車沒接著我的妻子,接完電話我們就走了。這次我岳父家的人都說不讓孩子去,我也動了情,怕孩子吃苦。我把孩子哄著留在了家裏。我們到了旅店,那女同修說孩子怎麼沒領來?我和她講,然後又決定明早租車回去領來。第二天早上天剛亮,我妻子坐車回到家,看見孩子在他姥姥的炕上坐著呢,並對我妻子說「我老早就起來等著了」。這次又有一男同修也和我們一起正法去。

我們在旅店的附近一起都見面了(共七人),我的內心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淚水卻再也抑制不住了,我哭了起來。我又想起躲起來的那位男同修,我為他很難過,我們原打算步行,因沒有身份證,又一想我們不坐火車這不是怕心嗎?我們做宇宙中最正、最神聖的事怕甚麼呢?得坐火車走。一路上我們住了兩次旅店,要身份證,我說沒有但也住下了。他們還告訴我們:「你們放心住。」並且我們在X市住的還是公安部門開的旅店。第二天(元月2日)我們乘車去了北京,在天安門我們打出「真善忍」橫幅,喊出了心裏話,之後我們一男同修被抓了,我們沒辦法只好回家了。

回來時我們欲坐去天津的汽車。一女乘務員說坐她車到天津附近,再坐別的車就去了。我們想那也可以。坐了大約一半的路程,她讓我們下車,又來一女乘務員領我們幾人在路上等車,等來一個去天津的車,管我們每人要16元票款(五人,小孩免費),這女列車員只給8元(我們先坐車時已付過100元),爭持半天,那輛車開走了。這女乘務員說:「你們坐火車吧!」把40元錢退給我,說你們還省錢了呢。我說關鍵是沒有火車啊?她說有。於是她給我們聯繫旁邊的出租車把我們送往火車站,到車站見屋裏連燈都沒點,在旁邊打聽,別人說明早能有火車。沒辦法我們商量這個司機送我們去天津,他要150元,我們答應了。車剛走不遠司機問有沒有身份證?沒有。又說路上有查抓法輪功的,又走一段,一女同修向司機講真相,司機一聽,說,大姐呀!你給我多少錢我也不敢拉了,你們到前方那個小村是找店住下還是再坐別的車走吧!反正我不能把你扔在這沒有家的地方。以前我拉過法輪功的人(下面的話我沒太聽懂)大意是好像被政府部門查出來了罰了兩萬來元,這次我不能再拉了,整出事來我一家八口怎麼活呀。我們下車,他又幫我們找旅店。到旅店,服務員要身份證,我們沒有,旅店沒留,又上車開車找沒找到,司機開車走到派出所門口時說:「你們看這是派出所,我若打110報警,我要500元(他們)給,要二千元(他們)也給,但你們把心擱肚子裏,我不能幹那事兒。」最後也沒找到旅店,我們只好連夜步行趕路,我們幾人輪換著背我的孩子,我的腳走的起了約一角錢硬幣大的水泡,一瘸一拐地走著。我們大約走了三十多公里,到了一個城市已是凌晨一點來鐘了,我們走著走著。後邊來了一輛出租車,問我們到哪去?我們一說,然後說八十元錢送我們。我們上車了,司機開車卻向反方向駛去,說要回去取點東西,走不遠停下了,一輛去天津市的客車在路旁停著,他下車讓我們坐客車。我上車後見兩個車司機交談說我們去天津給80元。臨開車時客車乘務員也管我們要80元的票款,儘管這樣,我們也湊合坐了。到了天津,我們坐火車回到家鄉。我們到家後,聽說派出所到我們各自家中以及親屬家中說:你們趕快讓他們回來吧,我們不抓了。邪惡勢力向我們妥協了。

親愛的功友哪!沒有走出來的趕快走出來吧!突破在家偷偷修煉的框框吧!走入正法中來,今天我真的體會到了同修在體會文章中寫的走出的心情是輕鬆的這種感覺,不要再以種種怕心當藉口而不走出來。所謂的邪惡甚麼也不是,你若把它看大了,你就變小了,你若把它看得甚麼也不是,你一步就過去了。師父在《精進要旨》「真修」中說:「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關。真修弟子人人都得過,這是修煉者與常人的界線。」

我在天安門正法完畢在廣場上和一女同修並列往出走。兩個邪惡之徒從我們倆面前簡直是擦身而過,但卻沒看到我們。我們也沒跑,心裏沒有任何想法。我們就是走出來正法的,最後我們共同來看師父《洪吟》中的「苦度」


「危難來前駕法船
億萬艱險重重攔
支離破碎載乾坤
一夢萬年終靠岸」

不當之處請同修多多幫助,慈悲指正。以上僅為我個人的體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