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旦天安門正法 11天正念闖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2月1日】1、元旦天安門正法

2002年元月一日,我終於站在了天安門廣場上,到處都是警車、警察、武警、便衣。怕的物質壓了過來,我想起師父說:「行不行一念之差,你能不能走出來證實法,也不是隨著人多勢眾就可以過關的。有人想在天安門廣場等著,大夥都出來我就出來;一看沒有大夥出來,他也溜一圈回去了。因為大夥都出來的時候呢,是那個氣勢帶你出來的,不是你發自你自己放下生死那個心走出來的。修煉是個人的事,不是大幫哄啊,每個人的提高必須得是紮紮實實的。」我心一橫,既然來了,就要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兌現那千萬年的誓約。迎著來來往往的遊人,我打開了橫幅,喊出了壓抑已久的「法輪大法好」 的心聲。那一瞬間,只感覺甚麼都不存在了,只有「法輪大法好」的聲音在宙宇中迴盪。然後我收起條幅。但人心又來了,覺得看見的人少,我再一次打出橫幅,這時一個便衣跑過來按住我,我掙扎著被抓進警車。

到了天安門派出所,我堅決不說姓名和地址,不配合拍照 ,然後我被帶進鐵籠子裏。鐵籠子裏已有很多同修,大多數都沒說姓名、地址,我們就互相鼓勵,要堂堂正正走出魔窟。大家在一起背法,發正念,聽到外邊有打人的聲音就一齊大喊「不許打人!」那天被抓的人很多,有帶小孩的年輕母親,有六七十歲的阿姨,像我這樣的年輕女孩也不少。有的同修被打得很厲害,我一邊發正念,一邊向內找,並對自己說:「邪惡是極其低下骯髒的,即使我們有漏,舊勢力也不配考驗大法弟子。」下午4點多,我們20名沒報姓名、地址的大法弟子被送到北京平谷縣看守所。在那裏我親眼見證了邪惡之徒迫害大法弟子,一位30多歲的女同修被帶進屋裏,接著就響起了打人的聲音。邪惡怕暴行被人知道,就把窗戶用報紙糊上,把我們帶到了另一個院子裏面。當我再見到那位同修時,她的臉青紫,衣服也破了。然後我們被分到不同的派出所審問,我和另一名女同修被帶到平谷縣城關派出所。

2、大法賦予的智慧化解邪惡的陷阱詭計

在北京平谷縣城關派出所我牢記法制約一切,師父說了算。任它們的花言巧語、威脅恐嚇也動搖到不了我的心,「一個心不動,就制萬動。」(《去掉最後的執著》)

派出所的所有警察都認為我是一個女孩子,年齡又小一定好騙出姓名、地址,它們就偽善的與我聊天想麻痺我的主意識,我則藉機向它們講清真相。一涉及到敏感問題我就直截了當的說:「我不能告訴你。」它們問:「為甚麼不講?」,我就用大法圓融的一面對答:「現在XX黨搞株連,如果我講出來就會連累很多人,所以我寧願吃苦,哪怕失去這張人皮也不能講。」 這樣還喚起了它們的一絲善念。在這其中邪惡為了達到目的,為了恐嚇我,它們竟吐露了真言說:「電視上演的都是假的,馬三家有兩處,一處是給外人看的,一處專門鎮壓大法弟子,它們真的把女大法弟子關進男牢房。」並說要把我也送去馬三家關進男牢房。但生死放下了,一切也就迎刃而解了。它們還騙我,讓我給家裏打電話接我回去,並用人格、黨籍擔保不告訴當地公安局,由於它們表現的太偽善,我又急於回家,差一點掉進他們的陷阱。但最終這些詭計都被我識破,被大法賦予的智慧所化解,就像師父說這只是哄小孩的玩意。


3、正念破除灌食迫害

從被邪惡抓住以後我就悟到應該絕食,抵制邪惡的迫害。所以我從1日被抓到11日堂堂正正走出看守所一直堅持絕食,邪惡之徒就從4日開始每天給我灌食。在那個邪惡的場裏面我才真正的體會到師父說:「當一個修煉人在一個沒有邪惡場的環境中談能放下生死,就像在我們今天這樣正的場中你談放下生死,說起來非常輕鬆,因為沒有任何壓力。如果在一個邪惡的環境中,布滿了邪惡因素的環境裏面,你再去證實法,敢於走出來揭露邪惡,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 每次面對邪惡的迫害都是一次能否放下生死之念的考驗,能否正念過關,都存在修上來或掉下去問題。

1月4日,我被第一次灌食,幾個犯人把我按在地下,膠皮管從鼻子插進去,卻不覺難受,我知道實質的東西都是師父在承受了,淚水不知不覺流了下來,不是因為被邪惡迫害,而是真正體會到師父的慈悲苦度「支離破碎載乾坤」(《苦度》)。

1月5日,再次被迫害,我想一定不配合邪惡,正念剛出,「想像」就開始干擾,我就發正念清除「想像」,並想起「生死非是說大話,能行不行見真相。」(《心自明》),背銬的手竟很輕易的伸到前面,拔下膠管。邪惡就垂死掙扎一樣地撲了過來,打我的臉、背,但並不怎麼痛。由於是第一次挨打,當回到牢房就覺得很苦,身心疲憊,這時電視中一句話打到耳中「無私才能無畏」,我心裏一震,馬上靜下來找自己,發現自己有一顆很隱蔽的心---怕挨打、怕吃苦,就是這個怕給了邪惡迫害我的藉口。再有就是絕食的目的不明確,以前與同修交流中,或看心得體會中知道當被邪惡迫害時應該絕食,但並不明確為甚麼,甚至把絕食當做出去的方法,多強的一顆求心呀。現在我悟道:不是為了出去而絕食,而是因為抵制邪惡的迫害才要絕食。「放下任何心,甚麼都不想,就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那一切,一切就在其中了。 」(《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法理昇華上來了,絕食能不能堅持下來的問題也就不存在了。

1月8日,我又被邪惡之徒殘酷迫害,下午剛被派出所送回看守所就被邪惡獄醫抓著衣服摔在地下灌食,又讓犯人把我們的鞋脫掉帶上腳鐐,光腳在外面水泥地上走,並揚言我們再不吃飯就要剝掉我們的衣服在外邊凍。這對我來說是一個前所未有的考驗,這時我想起了陳子秀,想起了師父說:「在被迫害中哪怕真的脫去這張人皮,等待大法修煉者的同樣是圓滿。」(《大法堅不可摧》)有法指導過關心中充滿了力量,當邪惡獄醫問我肯不肯吃飯時,我堅定的搖了搖頭,它沒有打我。在這之前,它剛剛因為這個問題打了另外一名同修。經過這次大的考驗,我絕食到底的決心更加堅定了。

4、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

一起被非法關押的有3個人沒說姓名地址,另兩個是30多歲的姐姐,我們被分在不同的牢房,被不同的派出所審問,每天只有在灌食的時候才能見面。我們抓住一切可能的機會互相鼓勵,堅定正念。因為我年齡小,她們見到我沒說姓名地址並堅持絕食她們就會說「你做的好,一定要堅持下去。」我也會告訴她們一定要闖出去,這裏不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當我急於出去的時候,姐姐說:能不能出去並不重要,證實大法才是走出來的目的。當我正念不足時,她就會在插著管的情況下給我背經文《大法堅不可摧》等。我們三個大法弟子就構成了一個堅不可摧的法粒子,共同闖關,她們在10日晚,堂堂正正走出魔窟。

5、抓住一切機會講清真相救度世人

在那個邪惡的場中面對的都是被邪惡的謠言和惡毒的謊言所矇蔽的人,它們不知自己在做甚麼,無知地毀著自己。我更加感到講清真相的緊迫,在派出所我不斷地給每個人講真相,並清除他們背後的邪惡的因素。真的可以看出他們的變化,對我不再惡語相加,有人說我不報姓名地址講義氣,他要說了算馬上放我走;有的說記住了「法輪大法好」了,以後不再說對大法不好話;有的在我講清真相後不願跟我講話怕被我「赤化」,到後來大多數人都對我很好!

在看守所我給同屋的犯人講真相,講做人的道理,她們都點頭稱是,每次看我被灌食都很難過。一個女犯人最後說她要保護大法弟子,聽了這話後我心裏十分高興,又一個生命得救了。這一句話就給她奠定了很好的未來得法與進入未來人類社會的基礎。我們被灌食時一有機會就告訴那些給我們灌食的男犯人法輪功真相 ,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好,善待大法弟子」等。他們也有很大的變化,盡可能的對我們好一些,給我們的手銬帶得很鬆,當我被打時他們都很難過。

6、堂堂正正走出魔窟

11號上午我被告知:你贏了,已經自由了,你的師父又給你升了一個格。這時我的心裏很平靜,好像這一天早就應該到來,在送我去車站時他們問我姓甚麼?我說:「我姓甚麼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要記住:法輪大法好,善惡有報是天理。」當我踏上歸途時腦中一片空白就像做了一場夢,正如師父所講:「大家想一想,過去一個修煉的人經過一生的修煉,甚至於幾生的修煉,可是我們今天在短短幾年中就要人圓滿,承受過程只是一瞬間,而且時間是推快的。將來回過頭來看看,如果你能圓滿,你發現那甚麼都不是,就像一場夢。」(《李洪志師父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的講法》)

這次能正念闖關與家裏的同修正念加持也是分不開的,在這裏向所有默默為我發正念的同修致謝。並向那兩位與我共同闖關的同修帶去深深的祝福,祝您們更加勇猛精進,早日圓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