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進京正法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月22日】在2001年9月20日我踏上了進京正法的路,在去之前,我進行了一番精心的準備。我想:作為大法弟子,應該處處體現完美的一面。

到了北京,過了金水橋,在有許多外賓的天安門廣場,我打開了橫幅,並喊出了我心底的呼聲「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之後,我繼續向前走,沒有警察注意。和我一起進京正法的幾位同修也打開了橫幅,也喊出了心底的呼聲。我又一次打開了橫幅,警察開始注意我們了,向我們的方向跑來,我看見了。馬上藏好條幅,繼續向前走。沒有警察跟蹤我。這時,我已經出了廣場。我想:來一次北京不容易,我應該上天安門廣場毛主席像前再打一次條幅。我回頭一看,跟我一起來的同修不見了,我想他們一定是被警察纏住了。我得回去發正念,叫他們脫險。當我返回他們身邊的時候,我被便衣認出了。過來幾個警察拽住我的一隻手,我一邊走一邊喊「法輪大法好!」當時,天安門廣場遊人很多,他們看著我喊,都跟著說「法輪大法是好」。走了很長一段路,警察把我們推上了警車。在車上,我們把車窗打開,高呼「法輪大法好」。當時圍觀的人很多,警察就用身體擋住了車窗,並把車窗關上,不讓我們喊。他們把我們拉到天安門廣場附近的一個地方(凡是進京正法的弟子都先關在這兒,然後送往別處)在這裏,所有的同修齊發正念,背師父《洪吟》,關了一天,到晚上,我們每個大法弟子被警察推上車,把我們分別送往別的看守所。

坐上他們的車,我的心裏有些不穩定,但馬上想到師父的話:「如果一個人他要是沒有那麼大的業力,就絕對不會出現那麼大的難」(《李洪志師父在美國西部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上的演講》)。在車上,我一路發正念,一路背法。等到了XX看守所後,我的心已穩定下來,我很坦然,到了屋裏,就像到了自己家一樣的坦然。好像是所長的人審問我,他始終在套我的話,問我:「你在甚麼單位上班?你在單位可能是一個領導吧?」我樂呵呵地就是不回答他的話,但我一直向他洪法。他再次問我,我笑著說:「你不要問我了,我不會說的,這樣會連累我單位領導的。」我再次向他說明法輪大法的真象,語氣和善,我要用善的力量感化他。我說了很多大法真相的話。他說:「我知道你們都是好人,你說出你在哪住,我送你回去。」我說:「不用了,謝謝!」他沒有說服我。後來,他把我送到了另一個房間裏,屋裏有三個警察正在看電視,他對他們作了一個手勢,我猜大約是讓他們處理我。他們看了我一眼,就讓我先坐在他們旁邊的沙發上,五六分鐘過去了,沒有人理會我。我心中馬上閃出一念:我得馬上走!於是我在心裏默默的說:師父,請加持弟子,幫弟子定住他們。我邊想邊挪向門邊,一直走出去,他們始終沒有動。我出了這個門,快步走向公路。想:有一輛車就好了。剛好到公路,一輛出租車就過來了,我上了車說火車站,走了一段,我發現車行的方向正是我呆過的看守所的方向,我一想,不是去火車站,坐了一段我就下來了。當時已是晚上九點多了,由於自己以前來北京正過法,認得有廊坊這個地方,於是我又打另一車去了廊坊,在那裏我換了衣服,坐上了回家的車。

從這件事上,我感到了大法的威力,正念的作用,如果沒有師父的加持,我不會如此順利的。這正像明慧網的一句話一樣:正法弟子沒有難,難是人的難,神沒有難,佛沒有難,大法粒子沒有難。總之,聽師父的話,在正法的路上,就會勇猛直前的!

個人體悟,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