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在學員之上的心 以法為大善待同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師父好!大家好!

師父在《北美巡迴講法》中講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要做的三件事,第一件就是學好法、修好自己。經常發現由於自己或其他一些同修自身修煉的不足,使得邪惡勢力有機可乘進行考驗和干擾,使得許多原本可以做的更好的事情做的沒有那麼好。只有真正的純淨自己、同化大法,才能使我們對應的天體無數眾生得以救度,也才能從根本上破除舊勢力的考驗和干擾,更好的助師正法。下面在這方面談談自己的一點體會。

一、放下「在學員之上」的心、踏踏實實的修自己

聽到一些輔導員或項目協調人與其他學員發生矛盾、影響了證實法活動這樣的事,在這方面我做的也不好。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事件」之前的個人修煉時期,相對來說比較平靜,有考驗、過關,但還是比較容易對照法多要求自己。「七•二零事件」之後,自己較早的參加了一些證實法的工作,後來又擔任了一些協調工作,就開始覺的好像有了一點甚麼資本似的,不知不覺滋長著自己「在學員之上」的心,明知道自己法學的並不好,但有時說起話來就覺著自己更對。有時並不是在法上以理服人,而是以自己是輔導員或項目協調人去壓別人。一段時期還有一個想法:「正法時期與正常修煉時期不同,重要的是把事情先做了,態度不好一點是可以原諒的。」正是在這種錯誤思想的指導下,自己遇到問題不容易向內找了,放鬆了對自己的要求。

有一段時間,煉功點上很多同修對我意見很大,認為我說話做事都是一副當官的樣子,自以為說的頭頭是道的話,可同修議論說我是在拿架子、講大話。一個說,兩個說,最後發現很多人都這麼說。開始時心裏不平:「我有嗎?我哪句話、哪個動作像當官的了嗎?都是為了他好啊、為了集體好啊。」心頭的血著實洶湧了一陣子。可冷靜下來想想,回顧自己說話、做事的心態、方式和態度,不僅有,而且還很嚴重。「自己是老學員」這個念頭、「在學員之上」這個心埋藏的很隱蔽,正是這個心使自己日積月累、不知不覺中長了許多官架子、官脾氣,到最後別人給指出了,還不能立刻察覺,正如太太指出的:「你哪能感覺的到?你當官都當到細胞裏了。」

師父說:「負責人無論肩負的工作有多大、多了不起,也不能忘了修自己。你做的工作再多,你應該是大法弟子在做大法的工作,而不是常人在做大法的工作,所以一定要學法。負責人實際上也是普通弟子。每個人,無論做甚麼,都要把自己擺在弟子當中,一定要把自己擺在弟子當中。」(《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轉法輪》中早就講過:「進門不分先後都是弟子。」「你不修了,你掛那個名有甚麼用?甚麼一期學員、二期學員」。

「在學員之上」的心與自己的求名之心是緊密相連的。在這幾年的證實法中,同修們充份利用自己的天賦、專長做著各方面講清真相的工作,但也因此暴露了我原本以為修乾淨了的求名之心:誰在哪方面有甚麼特長啦,誰是甚麼大學畢業的啦,誰在常人中是甚麼頭銜啦,等等。一方面是為大法中人才濟濟而高興,但另一方面潛藏著自己對常人中名的看重,一旦時機成熟、自己也有了哪方面與眾不同之處,就容易生出驕傲之心、「在學員之上」的心。

跟那些有所謂「地位」的學員在一起時我會克制情緒、說話婉轉、甚至虛心請教,而對另一些學員就容易急躁、使態度、埋怨別人,即便是很在法理上的話也是打折扣的聽。其實每個弟子都同樣被師父寄予了無限的期望、賦予了偉大的使命,也同樣沐浴著師父無盡的慈悲。沒有薄,也沒有厚。挖到底,是心中那常人的等級觀念和世俗的勢利心理。

正是由於這些不純的心,使得在一些關鍵時刻不能完全站在法上與同修平等、客觀的商量,有時有一種心態,覺的自己說話是應該更有份量一些的,不虛心。而另一方面,對平時比較尊敬的同修過於言聽計從。這些都使得事情做的不能更好,尤其是在這次十月份活動中有多次反映。

其實,我越來越看到,無論是學法、講真相、還是發正念、還是精進和付出的成度上,自己跟很多同修都有相當大的差距,很多同修都在默默的做著大量的證實法的工作,自己只有爭取迎頭趕上,而根本沒有任何值得驕傲的,真的要徹底放下所有不純淨的常人心和觀念,踏踏實實的修修自己。

二、向內修、整體提高

前些日子去外州參加一些證實法、反迫害的活動的籌備工作,去之前,聽說有的學員之間存在一些矛盾。一方面我想去幫忙做證實法的事,但另一方面有一種要去幫助解決問題的微妙的顯示心。見面之後看到問題,心裏很難過。但難過之餘,不能夠從法上、以平和的心態與同修交流,更多的是心中的不平與抱怨。

一個學員在一個敏感地區講真相的過程中某些做法有些過激,另一個學員跟我說起來時言語中充滿了嚴厲指責,覺的他破壞大法形像、會對日後的證實法的活動造成負面影響等等,並且不願意與對方溝通。我試圖從中調解,我跟後一位同修說,師父告訴我們對同修要有洪大的寬容、善意的理解,我們要用慈悲、祥和的心態去講話。這樣的話那幾天說了好幾遍,可是最後一次,發現我是在電話上帶著怒氣、怨氣、忍著強烈的不耐煩把這幾句話說過去的。掛上電話猛然意識到這幾句話像面鏡子把我自己照個正著:我對這位同修寬容了嗎?善意的理解了嗎?語氣祥和了嗎?師父說:「兩個人發生矛盾的時候,第三者看見了都得想想自己。」(《法輪佛法(在澳大利亞法會上講法)》)這時回想起這幾天看到的其他同修的問題,樣樣都在自己身上或自己地區存在,只是成度不同而已。

不能向內找,就不會虛心,對同修也就不會祥和,因而無論道理說的多麼高,效果都很可能不好。所以只有根本上促成一個大家都能向內找的環境、整體在心性上提高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過去常看到這個負責人有這些問題、那個負責人有那些問題,好像自己修的挺好似的。可後來發現當自己開始負起一點兒小責的時候,自己也完全暴露出同樣的問題,甚至比他們還嚴重。因此我深切體會到:看到別人缺點時,一定也要看自己、引以為戒,萬不可覺的自己還不錯而竊喜,因為那很可能是自己的執著還沒有機會表現出來而已。

三、「以法為大」,寬容、理解、善待同修

回顧以前與同修的爭執,表面上都是為大法好,但深挖下去都能找到自己不純的心,只有根本上以法為大,去掉自我,才更能寬容、理解、善待同修,也才能真正為大法好。

我比較不能忍受的是在集體活動時看到散亂的場面,喜歡出來張羅,其中為大法的心固然是好的,但只要有不純的心效果就不會好。這次在墨西哥APEC(亞太經貿合作組織)會議期間,學員們打橫幅、發正念,酷暑之下,一些學員儘量聚集在僅有的幾棵樹下坐著,場面一時顯的不好看。我再三思考,覺的我一定要站出來張羅,對法負責,要讓大家表現出大法弟子的風貌來。我就大聲叫一棵樹下的幾個學員排整齊坐好。一個學員說:「外面很曬,還得坐一下午呢,應該保存些體力。」我說我們是來證實法、反迫害的,中國的弟子步行千里去北京,這點苦算甚麼。道理雖沒錯,但心裏充滿抱怨、語氣極不祥和。馬上有兩位西人學員提醒我「要用心去講話」。其中一個說,「我不喜歡你這樣,像個獨裁。」當頭一棒敲的我猛醒,羞愧萬分,馬上回去道歉。是啊,師父早就說過,「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而命令永遠都不能!」(《精進要旨》〈清醒〉)。說是為法負責,可在這近距離發正念、並向各國代表展示法輪功的關鍵時刻,因為自己的態度不好而引起爭執、影響情緒,誰最高興呢?魔最高興,這能是對法負責嗎?同時我也從未想過大家都是自覺自願的參加這樣的活動,而且有些學員已經是連續三、四天晝夜發正念了,要是多想一下別人,自己也不會有那樣的態度。

另一方面,寬容、理解、以法為大也體現在同修指出自己的問題但態度不好的時候。一次一位同修非常嚴厲的批評了我和另外幾位籌備一些重要活動的同修,指出我們工作沒有計劃、考慮不周全、做事不抓重點等等。明知他說的都對,但就是不喜歡他那態度,產生抵觸情緒,造成不能心平氣和的商量、把一些事情做的更好。回想起來還是因為觸及了自己的「要面子」的心,所想所說都是出於強烈的、保護自己不受傷害的心,而不能以寬容、理解的心對待同修沒修好的那一面,不能放下自我、真正以法為大,沒有看對方說的是否真的是對大法有利。

邪惡勢力利用同修間不和諧進行干擾,不小心就會落入圈套,而如果嚴格要求自己,則不難破除。近來注意這個問題之後,有幾次碰到同修態度不好,若是像以前那樣守不住心性,肯定會出現爭執,那干擾也就成了必然,但這幾次,當我立刻從對方的角度考慮、多去想對方好的地方,頭腦中那些負面的東西瞬間就消失了,原本可能發生的爭執避免了,邪惡安排的干擾也就自然被破除了,要做的事情也沒有受到損失。

師父說:「他們是去看另外的神所提出的辦法的最後的結果是甚麼樣。」「他的結果達到的,真的能夠達到要達到的,大家就同意,神都是這樣想的」(《在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我曾經想,那麼如果覺的對方的意見達不到我要達到的效果,那怎麼辦呢?現在我認識到,跟同修意見不同而爭執時,往往都是抓住對方不對的部份、強調自己對的部份,就覺的他從自己的執著出發,甚至加上自己的猜測和想像。而其實每個人說的話都有對的和不對的成份,如果倒過來,能儘量看對方對的部份、找自己不對的部份,多想想他為大法的那顆赤誠的心,那麼就能在祥和的氣氛中取長補短、找出最好的辦法。當要出現甚麼僵局時,想一下:如果這樣,那是佛高興了、師父高興了呢,還是魔高興了?在為一些小事過不去時,想一下肩負的偉大的大法弟子的使命,想一下一個木屑和一爐鋼水,想一下一粒塵埃與大穹天體。

四、平時嚴格要求,從小事上修起

在一些證實法的活動的籌備過程中我體會到,越是正法中的大事,越是干擾多、魔難大,而邪魔都是找學員的有漏、衝著學員的心下手的,當一個或多個學員在某方面沒有修好、陷入衝突當中、生不出正念時,旁人雖然看的清楚,但有時束手無策。而事情發生起來一個接一個,都是刻不容緩的需要解決,一難過不去,下一難接著上來。真是:沒有一個紮實的修煉基礎,關鍵時就根本念不出佛號來。而紮實的基礎就是平時點點滴滴的功夫,就得一點小事都不放過的去修。小測驗不重視、考不好,大的考試又怎能考好呢?

我感覺最近兩年裏的確不如五、六年前得法之初對自己要求的嚴格。舉個例子,當初很少議論別人的不足、儘量修口,可近兩年裏,除了有時為大法工作需要而談論同修的一些情況之外,也有一些時候,尤其是碰到矛盾的時候,是在背後議論是非,感覺不以為然,很多時候並不是平靜、客觀的、從為別人好的角度去說,而是帶著各種埋怨、發洩不滿等複雜的負面心理。讀到《轉法輪》「修口」一節時經常想:「唉,我真差!師父說的這幾條又是大部份沒做到。」可下一次還是沒有足夠的意志力把握自己的嘴。明慧上有篇文章「一個女大學生的證實法之路」,其中一句話給我印象特別深刻:「我們每個人的任務之一就是起『粘合劑』的作用,把粒子與粒子之間的裂痕除掉,使我們成為金剛不破的粒子團。」我們說的話都是有能量的,連思維都是物質的,平時不修口,那哪是「粘合劑」的作用呢?

在其它一些事上也是放鬆了對自己的要求。看上去這些都是自身修煉的小事,不像許多正法活動那樣轟轟烈烈,可是正如師父說的:「你們只要有常人心在,那就是魔所能利用的東西,自己不注意隨時都可以被利用。」(《在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小事上不修,日積月累,關鍵時候就會直接的、嚴重的影響到正法活動的大事,要想從根本上更好的破除邪惡勢力的干擾和破壞,那麼就必須平時在堅定的發正念的同時,嚴格的修好自己,從小事上修起。

以上只是近來的點滴粗淺體會,要修的地方還太多,同樣的問題有時還反覆,如有不當之處,或在今後修煉中有問題,還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