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報導:社會各界關注香港二十三條立法

——卡頻特表示美國政府和國際社會一道表達了對23條立法的關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2月25日】
  • 錄像:新唐人電視採訪美國副助理國務卿談23條立法

  • 世界日報:美再籲港府公布23條草案

  • 蘋果日報:歐盟斥23條:魔鬼在細節上

  • 明報:布殊向江澤民表達23條關注

  • 國際知名學者高敬文談反23條立法聯署

  • 世界日報:反對香港23條立法波城討論熱烈

  • 美國之音:加州華人請願反對香港反顛覆立法

  • 世界日報社論:香港居然有人集會支持限制自己的自由?

  • 蘋果日報:諮詢期結束政府拒為矛盾降溫

  • 錄像:新唐人電視採訪美國副助理國務卿談23條立法

    據美國新唐人電視台 (NTDTV) 華盛頓消息,12月24日是香港23條立法諮詢期截止日期。23條立法引起海內外華人的普遍關注,新唐人電視台記者23日為此採訪了美國國務院民主人權和勞工部的副助理國務卿斯考特-卡頻特先生。圖為斯考特在接受採訪中。以下為採訪問答實錄(譯文)。

    新唐人電視授權播放:在線觀看(1分32秒)下載觀看(2.6MB)

    記者:(美國)國務院在11月22日公布了有關香港23條立法的聲明,而在12月10日,中國副總理錢其琛說:「這不關他們的事。」這裏的「他們」也包括美國政府。您對此有何評論?

    卡頻特:我想美國政府和其他國際社會成員一道表達了對23條立法的關注。我們這樣做是有公認的利益原因的。你或許不知道吧,有超過五萬美國人居住在香港,而美國在香港的固定資產也大約有290億美元。我們確是對正在香港發生的事情關注。此外,我認為香港作為國際都市,長久以來其開放和人權保護的傳統被公認。因此我們繼續對香港所發生之事密切關注是十分重要的。

    記者:美國政府主要關心哪些領域?

    卡頻特:我認為我們最關心的是透明度的問題。我們理解香港政府有權力也有責任考慮這些(立法)問題,但是市民也有權利發表意見。比如說公布法律草案以便公眾可以更進一步地了解,我認為這一點非常重要。我想我們所關心的領域與香港市民自己所提出的關注是一樣的,(比如)立法後是否很容易就觸犯叛國或煽動罪等問題。

    記者:明天將是立法諮詢的截止日期。您是否認為美國政府可以有任何具體的措施或渠道表達這些關注?

    卡頻特:我認為(美國)總統已經親自向江澤民主席非常清楚地說明該(立法)問題是美國和美國人民都關心的。我也希望(香港)民眾的所有看法會被充份考慮,這樣諮詢程序才會有效地反映香港民眾的聲音。


    世界日報:美再籲港府公布23條草案

    世界日報記者林寶慶12月24日華盛頓報導,美國國務院23日在「香港基本法第23條」立法諮詢期結束的前一天,再度呼籲港府公布「基本法第23條」草案,以便公眾諮詢。國務院說,美國希望有最全面的公眾諮詢,美國將繼續密切觀察並表示關切。

    國務院在例行新聞簡報會中,有記者要求國務院評論諮詢期即將結束,而港府不願公布「基本法第23條」草案,以及中國大陸副總理錢其琛本月稍早指出的「香港基本法第23條」立法與美國、英國都不相干的說詞。

    國務院副發言人瑞克重申國務院上月關於「香港基本法第23條」立法的聲明,呼籲港府公布「基本法第23條」草案,以便公眾諮詢。

    瑞克說,一個符合民眾願望的民選政府,是確保香港基本自由的最佳方式。而香港繼續成為國際商業中心,是符合所有人,包括香港的利益的。

    美國人權組織「人權觀察」23日則致函香港特首董建華,指港府將實施的「香港基本法第23條」立法,將嚴重破壞香港的民權自由及民權社會。

    信中指出,為期三月的立法諮詢期於24日結束,「人權觀察」呼籲港府在向立法會提出草案前,先公諸於世,尋求最廣泛的公眾諮詢。

    港府這次採取立法的「藍紙草案」,不經公布條文內容、徵集意見及公共討論的立法程序而逕在立法會表決;而過去港英政府對重要法案都以「白紙」草案形式,將草案條文內容清楚列明,由公眾諮詢。

    香港基本法第23條允許香港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政府和竊取國家機密行動,並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進行政治活動,禁止香港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

    另據界日報記者曾慧燕紐約報導,設在紐約的「中國人權」就香港政府實施基本法第23條的立法建議文件,23日向香港特區政府提交立場書,建議延長諮詢期限,並發布白皮書,以讓公眾對立法草案的具體文句進行評議。


    蘋果日報:歐盟斥23條:魔鬼在細節上

    蘋果日報12月25日訊,《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諮詢期最後一日,國際社會仍繼續提出立法的質疑。歐盟已向特區政府遞交對立法的意見書,指出「魔鬼就在細節上」,希望政府推出白紙草案,化解公眾疑慮。加拿大政府更警告,條文涉域外管轄權,五十萬名移民加拿大的港人的言論自由將受制於條例。

    副總理錢其琛曾指二十三條的爭議不關外國政府的事,美國國務院副助理國務卿卡頻特接受當地華人電視台訪問時反駁,美國政府關注二十三條的立法,是因有其利益所在,現時有超過五萬名美國人居港;美國在港的固定資產達二百九十億美元(約二千二百六十二億港元)。他相信,總統喬治布殊已向國家主席江XX表明,美國關注二十三條立法的問題。

    部份罪行定義太廣

    歐盟前日將意見書遞交保安局。歐盟在聲明中指出,他們尤其關注部份條文涉及域外管轄權,影響傳媒及資訊自由流通,以及禁制與內地被取締組織有聯繫的本港組織的建議。聲明又指出,部份罪行的定義太廣。

    對於錢其琛早前曾指只要有錢賺,外資不會撤離本港。歐盟輪任主席在港代表、丹麥駐港總領事柏讚臣接受傳媒訪問時,不認同這個說法,指出最重要是投資環境高度自由。

    歐盟相信,二十三條立法將影響香港作為國際經濟及金融中心的形像和發展,因香港的優勢在於奉行法治;尊重人權及基本自由。歐盟要求特區政府確保二十三條立法及執法不會破壞這等原則、權利和自由,堅守「一國兩制」。

    責港府短視毀自由

    總部在紐約的人權觀察向特首董建華發表公開信,批評反顛覆的立法有違國際人權標準,損害香港聲譽。人權觀察指出,本港與內地最大的分別在於港人擁有高度自由,立法建議反映香港特區政府短視,摧毀香港的自由。


    明報:布殊向江澤民表達23條關注

    明報2002年12月24日報導,美國副助理國務卿卡彭特表示,總統布殊已向國家主席江XX表達,美國人關注香港就基本法23條的立法。

    卡彭特接受美國一間華人電視台訪問時表示,現時有超過五萬名美國人在香港居住,正如香港人關注基本法23條立法,他們亦關注在立法後,會否很容易觸犯叛國或煽動罪,他希望香港市民的意見會被充份考慮,香港人的聲音能夠有效反映。

    卡彭特表示,總統布殊己向國家主席江XX表達華府的關注。


    國際知名學者高敬文談反23條立法聯署

    2002年12月22日上午,簽署反對23條立法聯名信的44名世界知名學者之一的高敬文先生巴黎的家中接受了記者專訪。

    高敬文先生是法國現代中國研究中心主任,該研究中心有6個研究員,還有一些博士班學生,都研究中國問題,包括中國大陸、香港、澳門、台灣的政治、經濟、社會問題。

    高敬文說:「美國的漢學家菱克,她提出的一封信,還有其他的美國漢學家他們提出用一封信來表達我們的擔心。這個23條如果通過一個新的法律的話,對於一國兩制,對於香港的言論自由,會有不好的影響,所以我們用電子郵件馬上反應,把名字放上去這個名單。」

    記者:那麼這個23條立法成立的話,它所提出的這些具體的條文規定的顛覆國家罪,分裂國家罪,還有知情不報罪等等,您對這些罪行具體所指,他們制定這條法律的真正的目的能不能談一談 ?
    高:最主要的你剛才提出來的這些罪行的定義一點都不清楚,可以包括很多不同的行為,而且我們都擔心,因為我們知道中國大陸他們利用這些罪行來抓很多異己分子,跟他們共產黨的想法不同的人,所以很多香港人他們擔心這個23條如果立法的話,要先看一看這個新的草案的內容,你剛才提出的這些罪行的定義越窄越好,越清楚越好,給老百姓比較多的一個法律的保障,保障一國兩制可以繼續下去,香港的民主自由的環境可以繼續下去。

    記者:如果制定了法律去實行的話,它會不會給了香港的警察很寬的權利 ?
    高:這個要看草案。現在香港的這個輿論的壓力是希望香港政府發表一個法律草案,一個白皮書,最主要是這個白皮書。這樣我們可以了解的比較好。將來法律的內容,這個法律當然會給香港的警察一些權力,但是最主要是要看一看法律內容,香港的法院可不可以,怎麼樣保證這個法律的執行,可以有一個限制。因為我們大家知道終審法院實際上不是一個終審法院,因為上邊還有人大,如果終審法院提出的內容人大不同意的話,可以取消這個決定。回歸以後,關於這個居留權,居住在香港的居留權的問題,我們有這方面的經驗,人大有干涉終審法院的活動和決定。擔心這個法律通過以後,香港法院的寬度變得比較窄一點,沒有這個言論自由和組織自由、協會自由。

    記者:那這個一國兩制實質上還有沒有真正的存在 ?
    高:我想這個當然有危險。「一國兩制」基本上是給香港一個辦法,繼續保持民主自由的環境。香港的基本法很清楚的一方面,有一個過程是目前的香港的政治制度不是完全民主,可是慢慢立法會,官長,將來應該直接選舉,如果他們通過23條法律,民主自由環境的保障會受到不好的影響。對民主化的過程有一個很大的影響。我想大家擔心就是新的法律會給民主的組織,給跟大陸不一致的想法的人的協會的活動一個更大的壓力。現在回歸以後的香港很明顯,很多報紙很多媒體他們受北京的影響不敢批評中央政府,不敢談人權問題的態度,越來越聽北京的話,有一些敏感的問題談得比較少,比如台灣的獨立問題等等,這個由於環境慢慢地影響大家,所以現在香港也有很多人他們開始提意見,他們擔心將來如果通過新的23條法律會受影響。

    記者:聽說您剛從香港回來,香港最近老百姓對23條立法有甚麼反映 ?您能不能向我們介紹一下 ?
    高:過程有意思。因為本來批判23條立法草案的只有民主黨,異議分子,跟中國大陸有不同想法的人,可是慢慢就有香港很多不同階層開始動員反對新的草案,包括商業界,包括一些外國的領事館,美國、英國,最近歐盟的大會也是有表達、重申。目前的情況是,上個禮拜的一個示威遊行以來,很明顯現在運動變得比較擴大。因為上個禮拜大示威遊行有6萬多人,很明顯不只是民主黨,不只是支持民主黨的,不只是跟大陸有意見的人,他們是很普通的人參加,有學生,有中產階級,有很多普通的香港人也參加,很明顯,從十年以來,天安門事件的屠殺以後,香港有一百萬的人在馬路上抗議,從89年以來沒有那麼大的動員。所以這次真的大家對一個香港政府的改革,立法的草案有反映。當然政府和北京的代表他們希望今天安排一個支持23條的遊行,相信不會有很多人會參加,他們可能會發一點錢,請支持他們的朋友參加遊行,但是我覺得動員支持23條的人真是比較難。

    記者:我們了解到您是專門研究中國的政治體制的,您能不能給我們講一講中國的政治體制和香港目前的體制最根本的區別 ?
    高:根本的區別是中國的政治體制是一元化的,在共產黨的領導下,共產黨的黨委有權力意志。在香港是比較多元化一點。當然政府完全是北京任命的,比如說董建華手下的人都是北京任命的。但是另外一方面由於立法會,一半是直接選舉的,立法會裏還有一些民主黨的人,是批評政府的人之一,這一方面比較多元化。還有很大的不一樣是香港的法律制度還是受英國的影響,受傳統法的影響,在很多方面,民法,刑法。很多人擔心如果23條通過的話,信仰的自由,法律制度都會受影響,所以對保持一個自由港口一個開放港口的香港可能開始有問題。

    目前兩個制度很不一樣,但是很明顯北京有辦法影響香港政府,直接的辦法就是任命官長,不直接的辦法就是用很多代表來影響政府,比如說民主聯盟(DAP),很明顯是北京利用的一個政黨。所以現在開始有一些變化。

    記者:我們了解到您簽了抗議信,那麼作為一個研究中國政治體制,對中國問題很有研究的專家,您還希望做些甚麼呢?
    高:我想將來更了解中國的變化,如果可以對此有一點影響,特別是把政治與法律制度變得比較現代,比較公開,比較透明,比較可靠,比較民主,是比較長的目標。但是我們是研究員,我們不能太影響一個……,當然我們有自己的責任和自己的想法。但是我們知道我們的影響有限。最主要的是國內不同背景的人他們自己有自己的想法。我想目前中國是參加一個全球化的世界,中國影響世界,世界影響中國很多,特別是入世後,經濟和政治,法律問題不能公開,很明顯將來會有壓力,對政治制度,政治體制需要改革的壓力會越來越大。因為一方面中國政府希望把法律制度變得比較有效,比較現代,另一方面他們的政治體制還很保守,一元化,這裏有個很基本的矛盾。我想將來要改制度的人會越來越多。

    記者:那您覺得為了香港的前途,香港老百姓的生活著想,香港現在的這種處境需要全社會、全世界的人們怎樣來關心他們、幫助他們 ?
    高:當然外國人來關心香港的問題,我想也有影響,但是最主要的是香港人自己動員來影響自己的政府,影響中央政府。我覺得這裏有一個新的權利平衡,就是如果香港人(施加的)壓力變得比較大,比如說上個禮拜的遊行,表達的壓力大一點,中央政府和香港政府應該適合新的環境,適合新的權力平衡。當然我們不能以一個遊行去做決定,另一方面他們也組織了一個支持23條的遊行。所以最主要的還是香港的老百姓不同的階層,不同背景的人會不會繼續動員反對23條,到甚麼程度。

    通過這個法律之前,政府他們需要安排一個公開的辯論,跟不同的組織,不同背景的人,不僅是跟立法會的議員,還有很多非政府組織,比如教會啊,最近天主教紅衣主教陳日君,他很明顯表示自己的擔心。目前反對黨的動員能力比較弱,民主黨啊,其它比較獨立的政黨啊,香港的社會應該自己組織起來表達自己的意見,靠很多不同的非政府組織來動員反對23條。


    世界日報:反對香港23條立法波城討論熱烈

    世界日報12月24日波士頓訊,全球反對香港第23條立法聯盟上週末假麻省理工學院舉辦波士頓研討會,主辦單位請到數位學者專家分析與討論第23條立法對香港及海外華人造成的影響,關心香港前途的人該如何想、怎麼做等。

    主辦單位於當天請到哈佛大學王丹、全僑民主和平聯盟波士頓支盟召集人王義興、香港大學中文系教授鄭宗義、美國香港華人聯合會波士頓代表陳志強、港澳之友社社長陳度、中國民主長征基金會負責人謝中之、哈佛大學醫學院戴娜費柏研究中心研究員何海鷹、波士頓投資公司資深數量分析師簡天倫等人從各種不同的角度和層面探討香港基本法第23條立法將帶來的影響和意義。

    王丹認為香港政府以前制定法律都會經過長時期諮詢,訂定白紙文件,但這次沒有,顯見有問題。他懷疑訂定23條的目的,同時也批評23條將會影響香港人民的自由,破壞兩岸統一,因為顯示了無法確保所謂的一國兩制。他認為香港居民應該更積極努力的捍衛自由,癱瘓惡法。

    王義興表示,言論與新聞自由就像陽光與水,是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東西,而23條立法將會剝奪人民的自由。他希望商業界朋友要有遠見,也呼籲全世界愛好自由的朋友大家一起反對23條。鄭宗義教授表示,作為一個香港人很感動海外有這麼多人抗議和反對23條,他笑說依照該法內容,搞不好以後上課就會犯法。他希望如果一定要立法,應該要求必須詳細規定每條內容,以免模糊的條文造成人民隨意就會觸法。

    陳度表示,民主應該是人民立法要求政府執行,而不是像現在反其道而行,他希望香港民眾都站出來表達心聲。陳志強則分析目前香港居民的各種贊成和反對立法的原因。他表示如果一定要通過23條,應該明確訂定內容,中國大陸政府現在的做法只是更加暴露出大陸法律條文模糊不清的情況,等於搬石頭砸自己的腳。謝中之表明反對該立法的立場,鼓勵在海外的華人共同聲援。

    何海鷹的家人因修練法輪功而遭到迫害,他以法輪功被鎮壓的觀點來看23條立法的問題。簡天倫則以經濟的角度分析實施23條之後對香港經濟、金融業可能造成的影響。另外還有國際亞美協會邢才華、波士頓西藏協會代表等人發言表示意見。

    許多與會者在提問時間和研討會來賓進行不同意見與觀點的交流,顯示對當天討論的問題相當關心,大家都希望能將23條立法對香港的影響減到最低。


    美國之音:加州華人請願反對香港反顛覆立法

    美國之音2002年12月24日報導,加州一些香港人和華人團體12月23號聯合舉行請願活動,在香港反顛覆立法、也就是香港基本法23條的諮詢期最後一天到香港駐美國機構遞交一封公開信,表達有關民眾的反對立場。

    *致港府公開信*

    一個叫做「全球反對23條聯盟」華人組織和其他在舊金山灣區的華人團體共同遞交了這封信件給香港駐舊金山的經濟貿易辦事處。接收這封公開信的官員表示,將儘快把信件和附在信上的近千個簽名轉給香港政府。參加這次請願活動的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中國論壇負責人張雪容在請願活動進行的當天接受了美國之音的採訪。她說,「香港經濟貿易辦事處駐舊金山的官員會把我們的意見和簽名立刻送給香港政府,就是在23條立法諮詢期結束前儘快把簽名和意見反映回去。同時我們有一些反對23條聯盟的成員在香港經濟貿易辦事處前面作了和平的請願。」這位來自中國大陸、目前在美國讀博士後的學者認為,香港23條立法如果按照當前的條文頒布實施將是一次歷史倒退,對中國將來的發展會有負面影響。

    *23條立法不利香港*

    這次請願活動是由全球反對23條聯盟和當地一些香港人和華人組織共同發起的,參加活動的共有舊金山灣區香港青年領袖同盟、伯克利加州大學中港研討社、伯克利加州大學香港同學會和美國香港華人聯合會等14個團體。張雪容表示,徵集簽名的活動是幾天前開始的,主要徵集地點設在香港和廣東移民聚居的舊金山中國城。她說,一些沒有簽名的香港移民表示,現在就感到恐懼,怕將來遭到報復。

    這封公開信的主要內容是,第一,在香港政府不是民選的情況下,為23條立法是危險的;第二,現在公布的香港23條立法涵蓋廣泛,法律界定模糊,含有以言治罪和以思想入罪的性質,造成執法者任意詮釋法律和濫用權力的可能,一旦實施將對香港的新聞自由、信仰自由、集會自由和結社自由等基本人權造成嚴重威脅。公開信指出,23條立法造成的肅殺的政治環境將影響香港的投資環境和商業經營,損害香港作為國際都市的聲譽和地位並危及香港的繁榮。

    *必須保障言論自由*

    參加請願活動的美國亞太勞工聯盟負責人周禮樵對所謂反顛覆和保障公共安全的23條立法對工人權利的影響作了評論。他還對上個週末香港出現支持23條立法的萬人遊行表示異議。星期天,香港估計有4萬人參加支持23條立法的集會,集會組織者以愛國和不愛國來區分對23條立法表示支持和反對的立場。周禮樵表示,反對23條立法,維護香港的言論自由和民主體制跟愛不愛國沒有直接關聯。周禮樵指出,對國家政策和制度提出善意批評即使是嚴厲批評決不能被視為不愛國。他認為,愛之愈深,責之愈切,良藥苦口,忠言逆耳,必須保障言論自由和新聞監督批評的合法空間,才能對香港社會和整個中國的發展盡公民的責任和義務。

    *避免專制政府打擊*

    這位在美國爭取和維護勞工權益的香港移民以中國制訂和執行相關法律的前車之鑑來提醒香港人民和政府。他說:「中國大陸最近因為改革開放以後,工人開始自己發動示威遊行。中國大陸當局在每次大型示威行動時把工人運動定性為暴亂,說危害公眾安全,很多工人代表和領袖就給關起來,說他們煽動民眾危害公眾安全。我想如果23條按中國大陸的標準來立法,我們香港方面在工人要求用民主方式來表達工人運動的方法,有很多時候會給他們以23條法律來定性為違法。我們的工人運動也一定會受影響,有些人就會被關起來。」

    這位工人運動活動人士強調香港23條立法必須慎重,應該傾聽不同意見,否則可能會導致香港重蹈中國東北油田、礦山和工廠的工人因為爭取合法權益而受到專制政府打擊的覆轍。


    世界日報社論:香港居然有人集會支持限制自己的自由?

    世界日報12月24日社論:有關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的諮詢期,在今天即告屆滿。香港特區政府以至北京中央政府意料不到,在經濟低迷、民心渙散的時刻,推出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的諮詢文件的三個多月期間,竟然激起港人強力的反彈,甚至強力的對抗,且反對的聲音越來越大,越散越遠,越喊越激,反對的聲音,是各層次、多層面的,各有各的擔憂、質疑。

    首先,是大律師公會提出,文件有違普通法的精神,因為知情不報者可以被入罪,而一些初步及預備罪行亦可訂為法定罪行,和香港特區現行的法制有很大差異。最後連較保守的律師會亦站出來,質疑文件的可行性。

    其次,香港的民主派道出,文件有違國際人權公約,限制集會、結社等自由,連到反對大陸的一黨專政,社會主義制度亦變成罪行,當然,和外國政黨以至工會的聯繫,同樣很易被入罪。

    至於一般市民,更有各類的危機感:圖書館以至民居不能藏有煽動刊物,學校很難討論政治,甚至研習某些政治課題,教會的活動可能受到限制。

    最後新聞工作者亦站出來反對,因為文件有違新聞自由的原則,刊登未經政府批准、未得授權披露的資料,會變成罪行;此外以傳真、電郵方式等傳播訊息亦受到限制。連到一些商會及專業團體,亦覺得文件有損香港的形像,破壞市民應享的自由。香港天主教教區竟然跑到前線,提議港人要努力維持公義。

    維持公義,國際社會亦責無旁貸。英美兩國國會,國際各類人權組織,以至香港的英美領事館、外國商會等亦強烈譴責文件部份的內容,因此反對二十三條的立法,變成香港內外一致的聲音。最後演變為十二月十五日的反惡法大遊行,參加人數多達六萬人,世界各地的傳媒都有廣泛的報導,為了要還擊,或者要抵消這種反惡法活動,蓋住這類反惡法聲音,二十七個親北京的團體,於是便在十二月二十二日,發動另一次支持二十三條立法的集會,地點同樣在上次遊行起步點的維多利亞公園,結果又如何呢?

    本來親北京的社團,有最悠久的歷史,最雄厚的資金,最龐大的人數,單就一個工聯會,便有超過二十萬會員,發動三分之一會員遊行,便會蓋過六萬這個數目。但結果這次集會,只有一萬四千人參加,這是經警方的點算,是由開始以至結束的人數,而上次警方只點算開始的人數,未計算中途加入遊行的人數,到結束時,主辦單位的估計,是增加至六萬,就算是局外人士最保守的估計,亦有三萬以上。因此在聲勢上,這次的集會是輸了一大截。

    還有,這次的集會,只是單純的集會,並沒有高潮的遊行,缺乏了感染力、爆炸性與擴散度,原因是大部份的參加者,都是被「請」來的,無數部旅遊車,接載而來,未如上次的集會,是自願、自發性的,有投入感,肯全程參加,至於被「請」來的,到底不能表演過久,以免後勁不繼,只能草草收場,主辦者只能製造一些大躍進式的數字去交差,最可惜的是部份主辦單位的頭頭,竟然借故或臨時缺席,完全失去奉獻的精神,可能他們被提了名以後,不願再做丑角,到底一個支持限制自己自由,把大陸惡法移植香港的集會,最終不會變成喜劇!


    蘋果日報:諮詢期結束政府拒為矛盾降溫

    在政府精心策劃下,《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諮詢期巧合在昨晚平安夜結束。保安局署理常任秘書長湯顯明昨日形容,三個月諮詢期相當「成功」的同時,本港社會已呈嚴重分化,正反陣營各自組織數以萬計市民上街聲援。政府面對如此局面,仍堅拒發表白紙草案為一觸即發的社會矛盾降溫。有示威者大嘆:「平安夜後難平安。」

    據蘋果日報12月25日報導,為期三個月的《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諮詢期昨日正式結束。正反兩大陣營最後比拼,在保安局共收到逾三十萬個市民簽名中,反對立法的民間人權陣線佔近二十萬個,成為繼八六年百萬人簽名反對建大亞灣核電廠後,最多市民參與的簽名運動。民間人權陣線召集人蔡耀昌表明,若政府堅持不接納民意,一意孤行立法,不排除會再號召市民上街抗議。

    二十萬個簽名反對

    但保安局署理常任秘書長湯顯明卻聲言,原則上反對立法的意見「數字相當低」;又指直接發表藍紙草案已可達到完善立法的目的,暗示政府不會發出白紙草案進行第二輪諮詢。

    二十三條立法持正反意見的陣營大打「民意戰」,昨日到政府總部提交簽名及意見書的團體絡繹不絕。以團體數目計算,支持立法的團體佔多數,但反對立法的民間人權陣線所遞交的近二十萬個反立法市民簽名,則在數目上取勝。

    民間人權陣線數十名代表帶同多箱簽名,從中環豐銀行大廈遊行到政府總部,抗議政府一意孤行立法。

    一群選舉委員會醫學界委員昨日也特別走到政府總部遞交意見書。代表之一的史泰祖醫生表示,他們在上週向全港九千多名醫生和牙醫發出問卷,截至昨午共收回一千多份回覆,當中八成二支持政府先發表白紙草案。有個別被訪者更在問卷上寫上:「根本毋須立此惡法」、「如果不用白紙草案,就不要立法」等意見。

    另一方面,支持立法保障國家安全大聯盟二十多名成員,昨午攜同六萬多個市民簽名到政府總部遞交。

    承認市民存在憂慮

    湯顯明在總結記者會上表示,經初步統計,諮詢期間共收到超過八百個團體提交的意見書,超過七千封以個人名義獨立發出的意見信,超過九萬份以表格形式填寫的意見書,以及保守估計超過三十萬個市民簽名。

    雖然湯顯明表示反對立法的意見數目相當少,但他承認有不少人對立法建議提出種種憂慮,甚至原則上支持立法的意見中,也有對立法整體內容提出不足之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