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忘的美國和墨西哥正法十天行(譯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1月21日】我們終於來到了第一站──芝加哥,開始了我們這歷時十天的偉大使命。這兒是江XX的第一站。

我們首先召開了新聞發布會,隨後在城裏舉行了遊行,這期間都有警察伴隨著我們,他們好像都知道並充份理解法輪功弟子。稍後,我們來到了中國駐芝加哥總領館前,當時那裏也有警察,然而他們好像因為眾多大法弟子的安詳和寧靜的形態而顯得毫無戒備,就好像他們在想自己到這裏來幹甚麼呢,根本就沒有安全監督的必要。

第二天,在一個同修的陪伴下,我們安靜地繞著江XX所居住的酒店散步,以熟悉情況。當我們來到主要的路口處,我們看到數百名寧靜的大法弟子,各自在酒店對面選好了他們的位置,這場面如此感人,我覺得我的喉嚨被哽住了,我被感動得熱淚盈眶。稍後,一些「迎江隊」的人也到了,並插入大法弟子所在的路邊,學生們在揮舞著他們手中的小紅旗,開始呼口號,這和拿著巨大橫幅的安詳的大法弟子們形成了明顯的對比。人面對這種場面,很難無動於衷。

然而這時我們注意到能夠進入該酒店的路口都被封死了,江XX肯定正在來的路上,因為警察回到了他們在酒店四週的位置上,並封鎖了主要的路口。我們決定就站在主道上的一群人的邊上。數秒鐘後,氣氛就有所變化,汽車隊急馳而至,大法弟子站在該主道的兩邊,搖動著他們手中所拿的寫有「法輪大法好」的小橫幅。我們在江XX路過之前,及時的也舉起了手中的小橫幅。江XX及其隨行人員一定看到了我們舉起的小橫幅。

稍後,我們也加入了路邊的圍觀者,以了解他們的反應。我的同伴向觀看這兩組人的一名中國記者問道:「你怎麼看這些人?」他回答道:「他們都是好人,只不過是江XX不好。」

在休斯敦,我們在美國停留的第二個城市,瑞士大法弟子住在江XX住的酒店的旁邊。數百名大法弟子寧靜地站在江XX所在酒店長達一公里多的主要路上發正念。那天夜裏,我們通宵分批加入馬路對面那些發正念的大法弟子。還有一些弟子呆在酒店房間裏發正念,從四面八方包圍、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

儘管那天大雨傾盆,也沒有能夠阻止我們在外邊發正念。第二天凌晨一時,我們離開了酒店,前往布什農莊,在那裏布什將與江XX會面。

氣氛仍然很異常,然而德州的空氣很新鮮,我們一千多名大法弟子聚集在離布什農莊數公里外的一個小樹林的邊上。那種場景給人留下深刻印象,因為那出奇的寧靜,我想那片樹林會記住那一天,因為在那裏產生了如此巨大的能量。我們大法弟子形成一個整體,那種環境真是殊勝、莊重。當天晚上,我們回到了休斯敦,因為第二天一些弟子將返回歐洲,而剩下的將赴墨西哥。

我們還有10名弟子,男女各5名,來到了墨西哥。在解釋了這次來訪的原因後,我們很幸運地租到了一個青年旅舍的兩間住房,這樣我們就可以輪番整夜發正念。

到了晚上,我們決定出去打聽亞太經社理事會開會的地點。因為江XX將會參加該會議。我們坐上公共汽車,並充份利用這次機會,向我們遇到的每一個人講清真相。我們之中有兩人會講西班牙文,我所接觸到的人,對於我所告訴他們的大法真相很感動,同時也對大法修煉表示出極大的興趣。對於我們的所為,即我們利用休假來到他們的國家講清真相表示很好奇。他們對中國的大法弟子僅僅因為他們修煉「真善忍」就受到了迫害,而表示出極大的同情。

在我們在SAN LUCAS的所剩餘的兩天裏,我們有眾多不同的經歷。每當我們有「常人」的想法即我們已經完成了今天的任務,可以回家了時,在和當地人接觸時,這種想法就受到了撞擊,這樣我們就又留下來呆一天,那一天儘管我們頭頂星月,卻總不孤單……。

在這兩個國家的經歷,使我明顯的看到了一點──先別說大法弟子的力量和同心同德,這沒法用人類的語言來表達──即我們的生理承受能力。確實人的精神起著巨大的作用,在這十多天特殊環境裏我們當中大多數人整夜都不沾床,幾天後只睡幾個小時。(當然,我們並不鼓勵過度疲勞,有條件時我們應該注意休息,以避免過度疲勞可能帶來的危險因素。)最重要的是,我覺得我和中國的同修更貼近了,因為他們也是這樣過來的。我從來就沒想像過在這麼多天裏只睡這麼幾個小時,當然不是說人不能熬夜,你只要一想「噢,夠了,今天的事已經做完了」,這時疲勞就會出現。

這就是我想和大家一起分享我們這次使命的難以忘懷的經歷。當然有許多細節就不一一詳述了。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1/20/28912.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