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正法之行回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1月19日】2002年10月25日至28日,在墨西哥洛斯卡沃斯(LOS CABOS)舉行的、由21國首腦參加的亞太地區經濟合作會議(APEC)期間,洛斯卡沃斯處於高度警戒狀態。然而,來自北美、歐洲、澳洲及亞洲的法輪功學員卻成為在APEC敏感期唯一被批准的請願團體,在洛斯卡沃斯機場與APEC會議中心必經之路的顯著位置上,法輪功學員用自己純正的正念清除著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同時抓住了向來自21國首腦和代表團講真相的難得時機。

10月27日下午2點,當美國代表團的車隊從法輪功請願區前駛過時,布什總統特地搖下車窗,頻頻向學員們招手致意。數日來,來自各個國家的首腦、高級官員及參加亞太地區經濟會議的人士目睹了學員祥和、正義的請願活動,很多APEC人士車輛駛過時打出V手勢祝我們成功或鳴笛聲援,眾多媒體廣泛正面地報導了這一活動。

法輪功學員克服重重困難提前來到墨西哥,用純正的心態向有關官員有效地講清了真相,所展現的純正、祥和的心態和表現的精神面貌,感動了墨西哥人民和警方。墨西哥沒有使用收到的黑名單阻止學員進入;在了解法輪功真相後,頂住了江XX集團邪惡的壓力。

我們是提前來墨西哥參與正法和講真相學員中的一部份,現將我們經歷這一段正法之行作一追述。

一、清醒、有效地向墨西哥人民講清真相

和以往一樣,每當邪惡之首出訪前後,都要用謊言矇蔽和經濟利誘來毒害被訪問國家的政府、企圖毀滅那裏的眾生,並逃避對法輪功迫害的罪責。據報導,在江XX訪問美國前夕,中國特別在美國簽署了價值總價值高達47億美元的電訊、石油等協議。而江XX向美國提出的要求竟是:不要見到法輪功學員,同時還詆毀法輪功。

「師父要挽救一切眾生,而邪惡勢力卻在真正地利用眾生對大法犯罪,根本目的是毀滅眾生。」(《大法堅不可摧》)邪惡勢力對善良的墨西哥人民也不例外。墨西哥政府官員從中國方面得到了「法輪功資料」,包括阻止學員入境的「黑名單」。起初,有的直接負責APEC的官員在謊言和壓力面前、在不了解法輪功真相的情況下,準備像對待其它團體一樣用簽證限制大法弟子在各國首腦到達前離境,甚至對已到達的學員也只給簽到會議的前一天,更不要說打橫幅和請願活動。

「由於學員都能夠在法上認識法,而且通過這兩年多,大家鍛煉得越來越理智,越來越清醒,越來越能認識到法。那麼作為大法弟子,每個人對自己對大法對眾生負責的意識越來越清楚。這樣一來就使整個大法弟子把講清真相的工作做得更好。」(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

在時間緊和邪惡在墨西哥「布場」的情況下,有效、針對性地講清真相是至關重要的。由於對APEC會議起決策作用的官員都在墨西哥城,先期到達的學員清醒地意識到不用立即趕到洛斯卡沃斯,而是在墨西哥城向有關政府官員講真相。

由於墨西哥官方語言是西班牙語,為了克服語言障礙,不少來自美國、加拿大、阿根廷等國能講西班牙語的大法弟子紛紛提前趕來。儘管環境不熟悉、加之墨西哥學員得法較晚,從其他國家先期到達的學員和墨西哥城當地的大法弟子經過了互相間的不了解,最後在法中形成了一個整體,及時向墨西哥各級政府介紹法輪大法的美好和教人向善的真相,江XX迫害無辜的殘忍和卑劣手段,和大法弟子三年來大善大忍的境界,使墨西哥官員最終為大法弟子順利進入洛斯卡沃斯開了綠燈,允許大法弟子在APEC會議期間、在各國首腦必經要道的顯著位置和平請願。

二、墨西哥國會議員:「這裏是墨西哥,不是中國,你們沒有問題」

鑑於邪惡之首給德國、冰島政府提供了詆毀法輪功的材料並施加了各種壓力,因此,在墨西哥城提前針對有關政府官員講清真相、減少對大法的損失、抑制邪惡是至關重要的。「哪裏出現了問題,哪裏就是需要你們去講清真相、去救度。……同時呢,在講清真相中,很多被矇蔽的人與誤解、偏見,都可以把它解決掉。」(《在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

我們在時間緊的情況下,打破了見人需要引見的墨西哥慣例,直接去國會登門拜訪、講真相。一位高級安全部門負責人聽了我們講的真相及到墨西哥來和平請願的意圖並仔細閱讀了美國188決議案說:「你們主動登門與墨西哥當局聯繫,講明來墨西哥請願的原因和目的,表明了你們的良好意願。很明顯中國對你們的迫害是出於政治企圖。這是墨西哥,不是中國。你們不會有問題的。」「我會把你們的來訪與討論的這些情況寫一個報告。」之後,他根據了解到的真實情況,給墨西哥APEC安全部門有關負責人遞交了有關法輪功的報告,為我們能夠在APEC會議期間和平呼籲起到了良好的作用。

一對墨西哥夫婦在了解了法輪功和國內迫害真相後,立即主動、熱心地幫助我們引見墨西哥政府官員,聯繫會見了一位執政黨國會議員。我們向議員介紹了大法和在中國的殘酷迫害及我們將去LOS CABOS和平請願,及邪惡之首出訪時向訪問國詆毀法輪功學員及我們的擔心。

國會議員在了解法輪功真相情況後,同樣強調:「這裏是墨西哥,不是中國。」並熱情地表示:「我要幫助你們,和你們一起去LOS CABOS抗議。」當他看出學員的擔心,告訴我們:「你們不要緊張。」說著,議員及其辦公室工作人員便邀請學員教他們法輪功功法,並學煉了第一和第二套。為了進一步幫助我們,議員請學員整理迫害的詳細綜述。在APEC即將召開的那一週,該議員在國會裏主持了呼籲停止迫害的新聞發布會,墨西哥媒體進行了廣泛正面報導。現在該議員仍在國會內努力推動眾多議員們對法輪功的廣泛支持。

三、墨西哥記者:「我要在APEC會前,把迫害的節目播兩天。」

在墨西哥城,來自阿根廷、加拿大的學員與墨西哥當地負責媒體的學員組織了多次新聞發布並受到當地媒介的多次報導。當地MVS電視台參加了發布會後,又邀請法輪功受迫害學員家屬作採訪。

受語言限制,被採訪學員講中文由北美學員翻譯成英文,再由墨西哥學員翻成西班牙語。整個過程雖冗長,但非常祥和。受害學員家屬和功友用心訴說她們親人和朋友全家煉功受益家庭和睦的變化,用心訴說他們的朋友彭敏只因履行公民上訪告訴政府「法輪大法好」就被抓入勞教所,被折磨至癱瘓後勞教所不給予醫治,卻叫來中共喉舌中央電台拍攝誣陷法輪功學員有病不吃藥致殘的電視假新聞。這位學員最終在疼痛中過世了,中央電視台卻報導成自殺身亡。之後他母親,因向人們講述兒子的死因也被抓勞教幾個月後被害死。在場的幾個學員都流下了眼淚。學員告訴記者:「我要到這裏來呼籲,因為迫害法輪功的罪魁禍首要來這裏」。

記者聽到學員被抓入獄,被折磨致死等多次以為故事結束了,然而沒有。他沒有想到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竟有這樣慘劇在自稱人權記錄良好的中國上演。面對這群善良的煉功人,記者的心也被打動了。

他說,我要到你們煉功點再拍攝些鏡頭與這次採訪一併作一個二十分鐘的節目在APEC會議前放映。過了一會兒,他錄製了法輪大法音樂回來後說,我們要在APEC前連續兩天的黃金時段播放這個二十分鐘的節目,盡我們所能。此電視台後來一直追蹤並報導我們包括洛斯卡沃斯的請願活動和新聞發布會。

四、墨西哥人權委員會主席:「我們要保護你們!」

墨西哥城有一個政府的組織「人權委員會」在墨西哥相當有影響。在那對熱情的墨西哥夫婦介紹下,我們接著會見了人權委員會的官員和人權委員會的主席。

主席在聽完學員介紹大法的美好和發生在中國的這場極其殘忍的迫害、以及我們要到洛斯卡沃斯APEC會議期間和平請願的願望後,說:「看得出你們是非常好的人,我們要保護你們!」於是,他致信墨西哥經濟部長,請求在APEC期間指定一塊地方讓法輪功學員進行和平呼籲。在我們會見人權委員會的官員期間,學員們還特別被邀請表演了五套功法。

幾天下來,在很短的時間內,和講西班牙語的同修搭配,我們走訪了多個不同級別的政府官員負責人,分別向相關部門的官員講真相。所到之處,大法弟子的純正打動了很多官員的心,我們深深感到了大法的威力。

墨西哥人民真是一個熱情而善良的民族,他們的心扉是打開的,似乎在等著大法。當我們乘地鐵順便發放大法材料時,車上每一個人都等著接,都認真閱讀,不少人還追問到哪兒去找煉功點。

這時先到LOS CABOS的學員告訴我們:他們在當地申請了請願場地許可,然而當地地方政府無權為聯邦政府組織的國際性會議簽發抗議或請願許可。此時已臨近APEC會議,一些負責會議及直接保安工作的官員已去了LOS CABOS.在墨西哥城向有關決策者們講清事實真相打下一定基礎後,我們決定部份向政府講真相的學員到LOS CABOS。於是我們分成兩組,一組留在墨西哥城,另一組去了LOS CABOS與已到達的學員一起打開阻塞。

五、講清真相、為學員整體進入LOS CABOS和平請願鋪路

LOS CABOS沒有學員,為了給APEC期間的請願活動做好先期準備,一名西人學員從美國紐約驅車多日提前趕來。更有美國、加拿大等其他地區的學員前來弘法、講真相。

APEC會議一週前的週六,我們從墨西哥城飛往LOS CABOS。開始一路晴空萬里,抵達LOS CABOS機場時黑浪滾滾,看來邪惡已開始在此「布場」。

各地來的學員都必須從機場進入,講清真相、為後來的大批學員順利進入LOS CABOS打開通道是我們提前來此地的首要任務。

出機場時,我這唯一亞洲面孔的便遭到了查問──你的旅館在哪裏?和來接我們的兩位學員交談後獲知:他們入關時都被叫到機場移民官辦公室談話。明明回程機票是10月30日,可只給簽到10月23日──要在APEC之前離境,同時學員被告知可去移民局延簽證。我們意識到情況的嚴重。

這使我們聯想起一週前多位多倫多學員從墨西哥城來LOS CABOS時,也經過特殊盤查,甚至被要求簽一份有關遵守當地法規的保證(被學員拒絕)。當時此事沒引起足夠重視。

回到住處,我們對此進行討論。一種想法是,APEC期間保安自然要嚴一些,不必大驚小怪。但大多認為機場事關重大,我們凡事必須站在法的角度去認識問題,認清邪惡的本質。我們要趕在時間的前面,必須深入講清真相,打破舊勢力針對我們在墨西哥講清真相進行干擾的一切安排。LOS CABOS是一個美麗的旅遊勝地,處處洋溢著輕鬆的氣氛。我們提醒自己不要被這表面的輕鬆迷惑而懈怠了正法的使命。我們立即就得去,機場星期天也上班。

週日我們來到機場,說明是法輪功學員,要求見機場移民局的總負責人。

我們見到了總負責人煥先生,對法輪功學員進關時遇到的麻煩提出質疑。煥先生就是處理這幾樁法輪功學員入境的當事人,很顯然他接到了對法輪功學員入境特殊處理的命令。他強調在境內限制停留時間不僅是針對法輪功學員的,並遞給我們幾個中東人的簽證看:也只給簽了2-3天。看來他們把法輪功學員也歸入恐怖分子嫌疑犯一類了。他說:隨著APEC的來臨,給某些團體在LOS CABOS的簽證期會越來越短。法輪功也屬於這些有問題的團體。顯然,來自中國的惡毒謠言、誹謗已經到了LOS CABOS.

人總有明白的一面。雖然對法輪功學員的處理有命令,煥先生總覺得按命令對待法輪功學員時,自己好像在做壞事一樣。

開始有學員從人權和法律的角度跟他去談,但發現並不有效。煥先生說:「墨西哥憲法中的言論和集會自由是墨西哥公民享有的權利,你們作為這裏的旅遊觀光者無權示威請願和打橫幅。否則我們可以馬上把你們驅除出境。你們在街上發傳單我們就可以驅除你們,只是我們沒有這樣做。」

先到洛斯卡沃斯的學員們每天都在外面演示和教授功法,派發傳單。看來墨西哥當局早已準備好了隨時驅趕我們的理由。

我們很清楚只有用大法真相才能喚起煥先生的良知,讓墨西哥方面徹底了解大法弟子的高尚境界和我們此行的目的,才能解決問題。

接下來我們與煥先生長談了三小時,把所有的真相講了出來。我們明確地表明來和平請願的此行目的後,告訴他,法輪功的一切活動都是公開的,還熱情邀請他來煉功點或住處看一看。我們邊講真相邊發正念。

煥先生露出了笑容:「法輪功學員進關遇到麻煩的話,讓他們找我幫忙。」

這一關終於打通了!

機場講真相初見成效,但我們不能放鬆。星期一,我們決定向移民部門及APEC負責人講真相。

正準備出門,卻接到煥先生電話:「有幾個負責APEC會議的安全方面的朋友想拜訪你們。」半小時後,煥先生領來了五個負責APEC安全等方面事務的官員。我們意識到:這是深入講清真相的絕好機會。大家首先用準備好的西班牙語製作的光盤為他們播放了迫害真相和法輪功簡介。並介紹了邪惡迫害和法輪功來墨西哥是作和平理性呼籲。

聽完我們的敘述,幾位官員都表示理解我們。但顯然仍不放心,負責人貢先生告訴我們,一定要嚴格遵守墨西哥的法律。

接下來學員詳盡地介紹了法輪大法在三年來最嚴酷、最邪惡的迫害中,嚴格恪守真、善、忍原則,用大善大忍之心對待一切,沒有任何暴力反抗行為。我們所作的一切只是向世人講清事實真相,揭露邪惡的謊言,呼籲停止迫害。法輪功創始人被提名諾貝爾和平獎;在加拿大,國會議員稱法輪功學員為模範公民;法輪功在今年世界經濟年會和冬季奧運會上是在911後極少數允許請願活動的團體之一,法輪功學員的和平守法有口皆碑;在渥太華,警察對我們非常放心,我們在中國大使館前的集會常常是沒有警察在場的,渥太華市議員稱法輪功請願集會為良好秩序的典範。

我們強調,希望APEC會議圓滿成功,但我們要讓世人看到我們這群相信真、善、忍的好人,揭露江氏集團的殘酷迫害和謊言;呼籲停止迫害!

我們還特別拿出照片,介紹了在墨西哥城裏的國會議員、政府高級官員們對我們的大力支持;人權委員會致信經濟部長要求保護我們,並請求允許我們在APEC會議期間請願,以及媒體對我們在墨西哥城的廣泛報導。然後介紹了各個國家和國際組織對我們的支持。

我們敘述著,心懷正念。正念和真相改變著在場每一個人的心。

貢先生說:「你們在墨西哥是自由的。你們可以請願,舉橫幅標語。」並讓我們在APEC警戒線外選定請願地點,與他們核實確認一下即可。同時他們要求我們有人負責,保證我們的行為與我們所說的一致。

學員們進一步講明江氏集團必會向墨西哥施加壓力,江XX做賊心虛,懼怕見穿黃T恤的法輪功學員。幾位墨西哥官員覺得很可笑,貢先生正義地說:「這是墨西哥,我們不會屈服於壓力的。」

至此,大家的正念正行,為後面法輪功學員整體和平請願鋪路。

在APEC期間大批學員進入時,墨西哥沒有用獲得的「黑名單」阻攔法輪功學員,前期遇到的簽證麻煩也不復存在了,甚至有一名美國學員沒帶護照,但聽到是法輪功學員後,機場立即放行了。

當然,我們前面講真相時還是有漏的。在商榷如何防止有人冒充法輪功學員幹壞事時,我們學員自己提出可以在學員進入時記下學員的個人情況,以便區分。這給了墨西哥機場移民官員在學員進入時複印學員護照的藉口。

六、關於請願地點

至此,一切都有了著落,大家也很高興。週一到達的學員入關很順利。週二我們有個別學員在交通要道打橫幅,立即引起了墨西哥方面一些反響。大家決定週三開始要出去打橫幅和煉功請願,讓參加APEC的人和媒體看到我們。

另外,在LOS CABOS官員很繁雜,有地方長官、聯邦級長官、APEC專派的官員、地方警察、聯邦警員、總統衛士、部隊,等等人員。誰都有可能在邪惡壓力下來干涉,我們要在大批學員來之前把所有可能來自各方的阻力徹底排除。

經過仔細調查,學員選定了兩個交通要道作為請願地點:1)聖路易斯,是諸多APEC媒體必經之路;2)黃色紀念碑下,這是機場高速公路與APEC會議區之間的必經之路;此地在APEC警戒線邊緣,各國首腦經過時近在咫尺,是最理想的地點。

星期三早晨,學員們在LOS CABOS炎熱的驕陽下,在聖路易斯通向高速公路的一片土地上開始了請願。

二十幾家大媒體蜂擁而至。

但是,另一請願地點出了些問題:學員剛剛掛起橫幅標語,就見中國特務在周圍打轉兒。不一會兒,墨西哥負責APEC安全的官員們就來了,包括我們講過真相的官員。媒體也來了。經協商,我們同意調整,但堅持不能離開這一要口。我們繼續向貢先生等講真相。貢先生也意識到在中方壓力下很難,但可以看的出貢先生從心眼裏理解我們。

之後,我們剛剛打開巨型橫幅標語「法輪大法好」、「停止迫害法輪功」,有部隊軍官卻又上來要我們拿下。懂西班牙語的學員上前講真相,這時貢先生又來了,他們之間進行了協商,同意我們留下。

之後不斷有不同的部門官員派人來命令我們取下橫幅,離開此地。貢先生一一與他們協商,我們還是平安無事。

但事情並沒有結束,貢先生等說:負責各國首腦安全的一主要負責人敖先生要做最後決定。我們意識到這是我們講真相有漏的地方。我們在墨西哥城時就已經知道敖先生的重要位置,也有他的聯繫電話。於是,我們決定立即約他見面。

當晚八點,我們和敖先生見了面。我們講了法輪功的事實真相。敖先生說他尊重我們法輪功學員的所為,但APEC其間他要緊密觀察法輪功的動向。由於他負責中國首腦的安全,中國方面要求不能讓江XX看到法輪功,這是他的工作。而且,他的態度很堅決,沒有商量餘地。

從談話中,看得出他接到了中方很多誣蔑材料,同時也從那些我們講過真相的墨西哥官員們得到了很多我們的正面情況。與其它墨西哥官員相比較,他對法輪功存有很多的誤解,我們要逐一破除。

我誠懇地給他講我們是和平呼籲,不會給任何人帶來安全問題。並講了國內學員只因上訪講句良心話被折磨致死,還被反誣陷為自殺的故事,我流下了眼淚。我告訴他,江XX是沾滿人民鮮血的劊子手。而他卻說:「你在努力說服我」。

我意識到在我誠懇的話語中夾著一絲想要打動他的有求之心,我應該立即放掉這一念。我們不再想說服他,而是盡所能用大法在常人中的道理去破他的所有的變異觀念。讓他聽到更多的真相。我們沒有任何所求,是大法在給他機會、給墨西哥人民機會。我說:「我不想說服你,只想告訴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增進相互的理解」。

他說中國主席代表中國時,我們告訴他,江氏不是民選的,一個屠殺自己人民的劊子手代表不了國家和人民,對法輪功的謊言毒害了廣大的中國人民。對法輪功的迫害,是對全中國人民的迫害,會給全中國帶來災難。我說,加拿大國會議員考特勒先生說:「法輪功『真、善、忍』代表了中國古老文化的精髓。」

最後他還是動了心,一再地說:「我能幫助你們做甚麼?」但看得出,他仍固守著他的決定。

第二天我們來到黃色紀念碑附近的請願地點。

貢先生等也在。這時負責首腦安全的敖先生來了,最後決定我們能否最終在此請願。想必,我們昨晚與他長談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他不再堅持把我們移走了。

就這樣,我們在LOS CABOS終於申請到了請願關鍵的地理位置。

值得一提的是,墨西哥官員曾提出:墨西哥公民才有權利請願和打橫幅,但外來的遊客沒有這個權利。但當星期五各國首腦到達的那天上午,一個墨西哥團體在我們附近打開了橫幅標語,不到半天他們卻被請走了。作為「外來遊客」的法輪功學員,反而成為了唯一允許請願的團體。我們看到講清真相的威力。

七、發正念和講真相雙管齊下

師父在《正念》中指出:「大法弟子已經成為眾生得救的僅有的唯一希望,所以為了更有效地起到正法的作用,大家在講清真相的同時,一定要重視發正念」。

這次墨西哥之行,整體對近距離發正念很重視。儘管對發正念的間隔時間有不同看法、理解,大家覺得我們不應爭執不休,應儘量對不同意見圓融、善意地理解。強調保證發正念的質量至關重要,所建議的時間間隔是整體的參考,而不是絕對硬性規定,每個人還應根據自己的狀態決定。

另外,學員對發正念和講真相在APEC期間的重要性理解也不同,有些更強調在旅館內近距離發正念的重要性。我們認為我們的一切活動都是公開的,不應把兩者對立起來,發正念和講真相應雙管齊下。我們在外面發正念本身就在講著真相,二百學員的千里迢迢遠途而來就反映了迫害的嚴重性;同時,和平呼籲也展現給世人大法弟子的純正、祥和。正念是運用我們的神通,直接在另外空間清除破壞大法的邪惡因素;而講真相其實也不僅是在人的空間起作用,對另外空間也起作用。

難怪有人說我們在LOS CABOS佔了「天時、地利、人和」。「天時」:在有21國首腦、代表團參加的APEC,能讓世人、尤其是中國代表團看到弟子的風貌,這也是極其難得的機會。「地利」:先到的學員精心選擇了一塊通往機場的必經之路作為請願地點,並打出了「法輪大法」、「停止迫害法輪功」等巨幅標語,甚至在一公里外,巨幅標語仍然耀眼奪目。「人和」:墨西哥人民的善良,在真相面前對邪惡的抵制。

10月27日下午2點,當美國代表團經過時,布什總統特地搖下車窗,頻頻向學員們招手致意。10月28日上午8點半,滿載中國代表團成員的兩輛轎車和幾輛麵包車在此經過。幾日來,來自各個國家的首腦及參加亞太地區經濟會議的人士目睹了學員祥和、正義的請願活動,很多車輛駛過時APEC人士打出V形手勢或鳴笛聲援。

除少數學員講真相外,其餘都一直靜靜地發正念。

在APEC會議期間,全世界媒體的注意力都集中到這裏。學員在APEC前後組織了三次新聞發布會議──介紹法輪功和中國的迫害,受到了廣泛的報導。APEC期間金子容子的丈夫從日本趕來,對江氏的起訴分別召開記者會,加上在請願地點主要媒體,包括美聯社、路透社、法新社等,對學員紛紛進行採訪。澳洲的章翠英女士、戴志珍女士也趕來了,用親身經歷,揭露了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

八、「惡者事幹絕堵死自生路」

10月27日,APEC會議最後一天,除了學員在黃色紀念碑附近的請願、發正念,也有一些學員在江氏經過的路上不斷地打出橫幅標語。

由於人手有限,大家5點才吃上「午飯」,但沒有任何人有怨言。

約晚上7點,中國方面一位女士前來和墨西哥警方交涉,似乎要學員離開。目睹了烈日下一整天平和的法輪功學員,墨西哥方面沒有任何反應。

傍晚,江XX為了逃避,製造已經離開的假象,甚至包括中國代表團駐地,似乎也看不到警戒。

經過了一整天的的驕陽烈日,大家不僅沒有放鬆,反而面對馬路整齊地一字排開,始終靜靜地發正念,沒有被表面的任何假象干擾。

過往許多車輛不斷有人招手、鳴笛示意。

夜晚9點多,幾名墨西哥人饒有興趣地來學功。也有當地人前來照相留影。

為了不給邪惡溜走的任何機會、同時保證發正念的質量,決定部份學員回到住宿地點休息、發正念,其餘學員將在此露天過夜發正念。大法弟子當中,有的參加了芝加哥、休斯頓的活動後,他們不顧連日輾轉的辛苦。也有持27日回程機票的弟子,臨時決定留下,28日再走。

洛斯卡沃斯的溫差很大,午夜降臨了,在學員附近的絕大多數警戒人員紛紛離開,到轎車上休息;而大法弟子則席地而睡、輪流發正念。

清晨7時許,墨西哥警戒人員紛紛走上街頭。這時,兩名中國方面的官員又來和墨西哥警方交涉,似乎又要學員離開。墨西哥警方沒有做出任何反應。

清晨8點半,滿載中國代表團人員的兩輛大轎車和幾輛麵包車在有「法輪大法好」、「停止迫害法輪功」等醒目標語和上百名學員整齊的隊伍前緩緩駛過。

9點,警方突然把駛向機場的單行路封上了。學員早就料到江氏很可能要逆道而行,早有部份學員帶著「法輪大法好」等小型標語分散在魔頭將要經過的路上。我們沒有暴力,擁有的只是純淨、慈悲、祥和的心態和制止迫害的決心。

記得25日下午5點左右,在江氏到來時,墨西哥迫於壓力,用兩輛大轎車把我們耀眼的橫幅標語給擋住了。在江氏離開前,中國方面在27日晚、28日晨兩次給墨西哥警方施壓。在目睹了連日來一直在酷暑下、在夜幕中席地而睡、平和、有序的學員後,墨西哥警方最終頂住了壓力:是學員的心感動了墨西哥警方和人民。

9點15分,江氏的車子果然故伎重演:逆道而行、倉惶駛向機場。墨西哥警方和人民,看到這一奇景時無不瞠目。

在江氏離開後,學員們仍沒有立即放鬆,繼續靜靜地發正念。

墨西哥警方和人民紛紛前來索要法輪功方面的材料。

************

之後,很多學員前往機場。恰好我們的飛機晚點,學員除發正念外,抓住機會講真相。一名參加APEC的日本代表詳細地尋問了法輪功的情況,日本弟子向他贈送了有關真相材料。一名從美國DC來參加APEC會議的女士表示:她就住在DC中國大使館旁,天天看到我們的學員。在飛機上,有學員遇到某中文電視台記者,他說:人人都看到你們了,他拍了很多法輪功的鏡頭。他還說:「在休斯頓……江氏的車子走了垃圾道,人們都知道。」

大家開始登機了。當我們看到一個個學員曬黑了的臉龐,當我們想起提前到來的學員在困難中抓緊時間有效講清真相為後來的學員整體到來時鋪平了道路,當我們看到墨西哥在真相面前的變化、以及最終抵制了邪惡的謊言、壓力。我們無不感到大法的威力。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