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和平純正的事實面前 墨西哥入境處歸還了我們的護照影印件

——我們一行人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1月2日】入境時,由於江XX政府的壓力以及我們自己正念不強,墨西哥移民官員以「安全」為藉口強迫留下了我們一行每一位大法弟子護照的影印件。出境時,在和平純正的事實面前,墨西哥入境處歸還了我們的護照影印件。

去墨西哥之前,部份同修們建議為了避免發生類似與冰島入關時不必要的困擾,入關時不穿黃衫或繡有大法字樣的服飾。儘管如此,當我們一行二十五日的深夜到達墨西哥羅斯卡沃斯(Los Cabos),入境時仍然經歷了一遭墨西哥移民局官員的擋駕。通過我們的講真相和正念堅持,入境處官員終於在我們離開墨西哥之前歸還了入境時收集的我們的護照影印件。這只是我們一行人的故事,是三個星期來整部墨西哥故事的一個局部。

*****

25日深夜,墨西哥羅斯卡沃斯機場。最初一切都很平靜。見到同修們順利入關,我們也就逐漸放鬆了心情。開始時只是少數同修相互聊天,然後便有人前後四處聊家常。「大法弟子不同的心態,對環境的感受是不同的,那麼每個人表現出來的狀態就不同。真實情況我看就是邪惡的舊勢力要幹他們要幹的事。」(《在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這時,墨西哥移民局官員開始詢問每一個東方臉孔以及穿黃衫的入境旅客是否為法輪功學員,後來乾脆把排在後面所有等候中的東方旅客一股腦的請到隔鄰的辦公室去會談。

墨西哥移民局官員表示,先前有人自稱是法輪功學員的告訴他們,可能有人將冒充法輪功學員的名字進入墨西哥,在APEC會議期間從事一些危險的破壞行動,所以墨西哥需要核對每一個入境墨西哥的法輪功學員「名單」,並將護照影本存檔與列入紀錄,以確保APEC會議期間墨西哥的安全無虞。他特別強調將法輪功學員的護照影本存檔是為了法輪功學員好,如果有人真的冒充法輪功學員從事一些危險的破壞,這些資料將有助於墨西哥方面的進一步調查。

修煉人的直覺讓我們明白那不是實話而是無理的藉口,這個名單的存在根本就是不正常的,何況媒體報導已經表明,「黑名單」來自中國江澤民政府──後者想通過施加壓力,在墨西哥重演冰島鬧劇。於是我們告訴墨西哥移民局官員:法輪功是一種教人向善,使人身體健康的修身方式,學煉法輪功純屬個人行為,都是自由來去,何來名單?墨西哥政府又如何核對?我們告訴他法輪功學員從世界各地來到墨西哥只是為了要以和平的方式傳達要求停止迫害的訊息給江XX,因為江XX在中國已經對法輪功學員進行了三年多慘無人道的迫害。法輪功學員遵循真、善、忍的原則,是不可能做出如他所言的危險行動的。

由於墨西哥移民局官員當時堅持一定要把入境資料列入紀錄,一位同修要求移民局官員發表一份聲明(statement)並錄影,但遭到拒絕。一位女性移民局官員表示,如果我們拒絕讓墨西哥存檔護照影本,或者我們要求他們發表聲明,我們將會被要求馬上離開墨西哥領域。我們問一位移民局官員如何保證這些影本不會流入江氏集團之手?他表示這些資料會在我們離開墨西哥之後銷毀。我們又問是否可在我們離開墨西哥前將影本歸還給我們,這個移民局官員阿繫西(音Azis)考慮了幾秒鐘後表示保證會將影本還給我們,並表示他是該機場移民局的主管,每天都會到機場上班,我們隨時都能找到他。

由於夜已深了,開始有同修正念不足,並大聲地說:「快給了吧!大夥都在外面等著。」到了最後只剩下2、3位同修還在繼續堅持著自己應有的權利。移民局官員換了一個口氣說:「你們就行行好,讓我們早一些下班吧。」見到同修們一個個放棄而離開,心底隱藏的那股人單勢孤的失望加上怕心,害怕真的不讓入境,以及面對人性上的壓力,一行人最後畢竟是屈從了這種無理待遇。

當我們離開入境室時,許多先行的同修都已離開了。機場附近的空氣中瀰漫著一股燒焦的氣味,黑暗中隱隱浮著爛鬼無恥的獰笑。

*********

「當被打時,被所謂的「轉化」時,看到別人屈服於邪惡的壓力寫了甚麼所謂的不修煉保證,由於不能在法上認識,也跟著寫了。作為一個修煉的人,這個污點如果不能洗刷掉,將意味著甚麼,你能想像得到嗎?」(《路》)

*********

兩天後,也就是27日,我們再度回到羅斯卡沃斯機場。在辦好回程手續,離飛機起飛約莫還一個半鐘點,幾個同修決定在離開墨西哥之前去取回所有的影本。我們來到了海關移民局的辦公室,對守衛告知我們的來意,並要求見移民官阿繫西。

守衛去了一會回來後告訴我們:阿繫西當日沒有上班。我定定地看著守衛並說:「我們知道他在的,他每天都值勤的。」同修透過西班牙語傳譯開始講真相。

一旁的工作人員說:真難以相信墨西哥會要求旅客在入境時留下護照影本存檔,特別針對法輪功成員說是「安全」的理由。

守衛再去,這一次他告訴我們:阿繫西現在很忙,我們可以過十分鐘再回來。我們告訴守衛:我們不走,我們要一直等到見到阿繫西才離開。守衛再去傳話,這一次他讓我們在門外等著,但請我們不要影響其他人的進出。

我們幾人在門口靜靜的等待著並朝著辦公室發正念。沒一會功夫,一位女性移民局官員出來了,她自稱是墨西哥城移民局督查(supervisor)。她對我們說:她不清楚我們所謂「影本存檔」的事。如果這份檔案很重要,那她應該會見到,但她沒有見到,而阿繫西現正忙著,不知甚麼時候才會有空。她表示她聽說法輪功是修真、善、忍的,但她也聽說法輪功是X教,會做出不利於墨西哥政府的危險舉動。她向我們解釋,墨西哥之所以小心翼翼就是不想要有任何與法輪功有關的意外發生。

我們於是再一次向她講真相,但她不斷地打斷同修的話頭,並不斷地重複表示,她很高興過去幾日來法輪功成員的和平表現,並沒有為墨西哥政府帶來困擾,諸如此類的話語,就像師父《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說的:「現在的人也很難度,我有的時候在跟你們開玩笑也在講,你跟他講了大法好,講了半天,他說「是,大法好,我知道,但是共產黨給我錢,我也不反對。」他言外之意呢,你好,我也不反對共產黨。這是邪惡迫害大法時的宣傳造成的,是慣用的欺騙世人的手段。」

我們明白當時唯一能做的就是想辦法清除在她背後操控的邪惡物質因素,所以幾位在旁的同修就開始發正念。大約十來分鐘之後,背後海關入口的大門打開了。只見到阿繫西手拿著一疊厚厚的紙捲站在門邊。──這疊不該存在的影印件終於離開墨西哥,被我們帶回了美國處理。

這時離飛機起飛只有數十分鐘了,剛好留足夠的時間給我們幾個人出關、驗票。一位西人同修說:「這是在考驗我們是否會堅持到最後一分鐘講真相的機會。」另一位同修懷疑在我們與海關移民局講真相的那段時間,墨西哥移民局是否有足夠的時間另做了備份,但我認為就像師父說的:「在真相面前,人們都會去斟酌,人自己怎麼樣去對待這一切也是他們的選擇。」(《在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