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美國和墨西哥之行(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1月17日】首惡當初來德國時,我發現自己人在神沒在,在關鍵的時刻不是呼呼大睡就是思想中開小差,好多近距離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的機會白白地錯過了,事後心中的後悔無法形容,深感自己沒有盡到一個大法弟子的責任,神的那一面被人的觀念抑制住了,無法在關鍵時刻發揮作用。去美國之前,心裏就不斷告誡自己,一定要加強正念,要做到人在神也在,亦有同修來電話提醒。在充份與非修煉的家人溝通及妥善安排好孩子之後,我帶著同修們的叮嚀和囑託踏上了路途。

高精度圖片高精度圖片高精度圖片

讓自己每一步都走在正念上

10月21日當我拎著行李來到芝加哥市中心學員集會的廣場時,新聞發布會已經接近了尾聲。不一會兒就開始了大遊行。在普度和濟世的音樂聲中,騎警為我們開道,遊行隊伍緩緩地行進在摩天大樓之中,長長的隊伍一眼望不到首尾,路上的行人被這慈悲壯觀的景象震驚了,紛紛接過學員遞上的傳單。我時常提醒自己要時時保持正念,因為宇宙中無數的佛道神和眾生都在注視著我們的一言一行,因為我們是肩負著救度眾生的偉大使命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也遺憾地注意到極少部份學員神的一面還沒有精神起來,一邊遊行一邊吃東西或說話,並沒有太明白自己是來幹甚麼的,其實,這個空間平平淡淡,在另外空間卻是轟轟烈烈,千萬別小看了我們在街上這麼走一圈呀,其實是非常偉大殊勝的。

及時識破邪惡的干擾

22日清晨由美國學員領著我們去高速公路旁,那是兩條從機場到市中心的必經之路之一,我們打算在路邊打橫幅。由於時間還早,我們就在車上開始發正念和學師父新經文《正念》。有位同修嫌車內空氣不好,想打開窗戶透透氣,但車窗是由中心控制的,而車主恰巧又不在,窗戶一時半會兒打不開,於是就想打開門,可偏偏門也打不開,我認為門打不開是因為有兒童保險的緣故,就大聲地請坐在前面的同修到外面幫她開門,一時間大家都不靜了。很快就有同修意識到這是邪惡干擾的一種形式,讓我們發不好正念,學不進法。經過簡短的交流,大家達成了共識,不能在這關鍵的時刻讓邪惡利用我們有漏的地方來干擾發正念,因此一定要保持清醒的頭腦,無論何時都應該用洪大的慈悲對待同修,因為我們是一個整體。於是我們靜下心來學了師父的新經文《正念》,繼續發正念時效果非常好。後來在得知車隊離開機場之後,我們齊發正念,展開了橫幅,在公路旁高高舉起,那一刻,我真地感到自己是一位頂天立地的神。

共同精進

22日晚在芝加哥的賓館外開始和大家一起守夜發正念,後來我們到其他學員住的房間裏學法發正念,學了一會兒, 便有同修開始發睏,一會兒就像傳染了似的,一個接一個地睏得不行,有同修乾脆倒頭大睡起來,見到此情此景,我心裏真著急,這不又像是在德國的干擾嗎,於是我便提醒同修不要睡,可似乎一點也不起作用。我很想將自己在德國的教訓談出來,告訴大家當神的一面出來時我們不會感到太累的,億萬年的等待不是讓我們來睡覺的。可又擔心說不清楚,加上有同修認為如果他沒悟到,硬要他起來發正念也達不到好效果,於是我就順水推舟地想,算了,能悟多少是多少吧,反正我已經說過了,就下樓跟別的弟子一起發正念去了。

回到德國之後,和學員談到這事,她說在冰島時也是遇到同樣的情況,當時美國的弟子挨個地叫醒大家,並善意地提醒大家,花了那麼多的時間和錢,克服了那麼多的困難來到冰島,不是叫我們來睡覺的,大家神的一面一定要精神起來。她說事後非常感激美國學員,不然的話她就光睡覺了。相比之下,我看到了自己的那顆私心,保護自己的心,沒有把大法的需要放在第一位,沒想到在關鍵的時刻多一個弟子就是多一份力量。也不是真心為同修著想、為大法著想,而是怕自己說的別人不能理解,並沒有共同精進整體提高的想法,沒有真正地善待同修。

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在墨西哥的洛斯卡沃斯(Los Cabos),有一個通往飛機場的必經的大轉盤,先到的同修已經在那裏守了幾天幾夜了。27日我們經過了整夜的密集發正念之後,留下來的同修就彙集到大轉盤去了。白天烈日當空,與在芝加哥和布什農場的氣候截然相反,我們就在那裏密集發正念一直到晚上,太陽下山後,氣溫急劇下降,許多人沒有帶厚衣服,冷得直哆嗦。後來有學員聽警察說首惡已在下午離開了墨西哥,於是就有些鬆懈,認為我們也該撤了,連日的奮戰都累得不行了,我心裏也盼著快點結束,後經幾位負責的同修商量了之後,認識到這只是邪惡放出的又一個煙霧彈,我們不應該為表面的現象而動,於是決定一部份同修先回去休息,然後再來替換留下來的同修,那時我心裏明白要留下來,可是神的一面沒跟上,總在想這一夜怎麼熬呀,人的東西全往上翻,心很難靜下來。後來車來了,不少同修紛紛上了車,一時場面顯得混亂。

這時一位同修帶頭大聲地讀起師父經文《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大法弟子不能做到維護大法的作用是無法圓滿的,因為你們與過去和將來的修煉都不同,大法弟子的偉大就在於此。」讀著讀著她哭了,我們許多人也都流下了眼淚,體悟到師父洪大的慈悲和對我們的期望。「大法弟子偉大是因為你們與師父正法時期同在、能維護大法。如果自己的所為已不配是大法弟子時,那麼大家想一想,在這開天闢地都沒有過的慈悲與佛恩浩蕩下,如果還做不好,怎麼會還有下一次機會呢?修煉與正法是嚴肅的,能不能珍惜這段時間,其實就是能不能對自己負責。這段時間不會長,卻能錘煉出不同層次的偉大覺者、佛、道、神以至不同層次的主的威德,也能使一個放鬆自己的修煉者從已經非常高的層次毀於一旦。弟子們,精進吧!最偉大、最美好的一切都在你們證實大法的進程中產生。你們的誓約將成為你們將來的見證。」就這樣不少同修留下來共同度過了難忘的一夜。

各國的車隊都看到了大法弟子的隊列

江xx的車隊大約上午九點多離開的,他們不敢從大法弟子面前開過,只好要求墨西哥警察將反方向的交通阻攔,他們從大轉盤的另一面逆行而走。我們齊發正念,那時我的腿疼得真是堅持不住了,我就請師父加持,堅持到車隊離開。

從前一天起就陸續有不少國家的車隊從我們跟前開過,想到這些國家的元首高官們平時約還約不到他們,今天都從我們面前經過,不能讓機會白白錯過。前排的學員就不斷地向車隊招手,很多國家的代表們熱情地回應著我們,有的向我們打出勝利的手勢,有的指著江xx的名字表示「不喜歡」、「他很壞」等等,有學員見到布什總統也向我們招手。當地墨西哥人的熱情更是讓學員受鼓舞,他們不分男女老少,主動地跟我們打招呼。江xx的車隊走後,警察開始撤退了,他們中的許多人主動過來索要資料,他們很高興地接過學員遞上的資料和印有真善忍字樣的紀念品,熱情地向我們招手告別,我想他們明白的那一面可真是夠快樂的。

我得去趕飛機了,不得不離開那裏,不少同修依然留在那裏,清理剩餘的邪惡空間場。我不知他們還要呆多久,但有一點是清楚的,無論大法弟子在哪裏,都不會忘記正念除惡和救度眾生,因為我們是大法的一個粒子,是一個整體。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