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勢利導與記住自己是誰──對講清真相的幾點體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1月13日】 對講清真相,許多同修總結出了一些行之有效的方法。在此,我也談談這方面的問題,以便與同修切磋。

一、很重要的一點,當我們向常人講真相時,時刻要提醒自己,自己是誰?──是一個大法弟子,因為向常人講真相時,他決不只聽你說的是甚麼,因為按常人的觀念認為,誰都會說自己好,會說的不如會聽的。他還時常看著你怎麼說,甚至你的態度與表現本身對他的影響比你講的話對他的影響更大。如果你嘴裏給他講大法如何好,可你卻表現出自高自大、情緒激動、態度生硬,甚至對他不尊重,那怎麼能讓他對大法產生敬意,怎麼能起到救度他的作用呢?

據我的經歷和觀察,當我們面對的對像是親朋好友時,最容易出現情緒激動的不良表現,而且造成這種不良表現的後果有時很難彌補。其實如果我們對自己的思想挖一下根的話,就不難發現我們對親朋好友的慈悲中或多或少還夾雜著對情的執著,很多弟子都有這樣的感受,向親人講清真相比其他人更難,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很主要的一方面就是我們平時不注意自己的行為表現造成的。家對常人來講是一個讓人放鬆的地方,平時在外面,為了顧及面子,還要對自己不好的方面有所約束。但一回到家裏,魔性的一面就會充份表現出來。其實,我們修煉的人因為有沒修好的一面,也或多或少地存在著這樣的問題。

常人已經形成了遇事向外找的思維模式,總愛盯著別人的缺點,忽略別人的優點,即使我們平時表現很好,他都習以為常,覺察不到。可我們一旦有不好的行為時,他就會抓住不放,說我們是學大法學的。當然我們不會去和常人講甚麼公平不公平,因為修煉人必須要用高標準要求自己,但我們要清醒地隨時提高自己,儘量地表現出大法弟子應有的平和、善良、寬容、豁達和理智。同時還要注意修口,很多弟子包括我在內,總是把握不好這一點。常常不由自主地把高層次的法講給親人,結果反而給他們正面認識大法造成障礙。這一點,師父從開始傳法,就給我們做出了榜樣,師父在任何地方講法,都要充份考慮下面的人的接受能力,對輔導員講法時經常告戒不要帶剛接觸大法的新學員參加,這一點我們確實應該注意。

二、向陌生人講真相,最不好把握的是環境和時機,(當然讓陌生人看真相資料是最好的辦法。這裏只講當面講真相。)我的體會是:面對多個陌生人講真相,最好是以常人的身份講,這樣既不會讓他們產生戒備心,又容易拉近和他們的距離。當你可以和陌生人較長時間相處時,你不妨先別急著向他們講真相,也不告訴他們你是修煉人,當你高尚的表現讓他感到你與眾不同時,也就是讓他感到大法弟子的美好時再告訴他。如果他頭腦裏裝了對大法不好的念頭,這種差異就會使他產生震動,由此他就會自動對造謠的宣傳懷疑,這時你再給他講清真相就好做了。

把握時機就是找到談話的切入點,如果你見一個常人就直接給他講真相,有時他會認為你不正常,其實只要我們多動腦筋,用智慧去做就不難做到,略舉一例:現在人見面最多的話是收入問題,接著是貧富不均,兩極分化,官場腐敗,談到這兒,我們就可以談到新聞的報喜不報憂,粉飾太平及新聞造假,很自然地就可以開始講真相。

三、講清真相要講究度,即做到恰到好處。

我經常發現有的弟子講真相時滔滔不絕,恨不能把所有真相一下子告訴對方,而不顧及對方的態度與感受,對方已經左顧右盼了他還在講。這種珍惜對方的心是可貴的,但把握不好同樣起不到作用,他說不定還會對你產生不好的想法,說:「你看煉法輪功的人除了講這個就沒有別的話了……。」所以,我認為,講真相不在多,而在清,即使只給他講清了一點,就會對他產生觸動,當你講完一個真相,他聽明白後不再向你詢問其他問題時,你不妨主動轉移話題,這樣就不會給他造成心理障礙。

四、講真相要維護大法的尊嚴。我們向世人講清真相,是慈悲於他,救度他,盡我們最大努力去喚醒他的良知和善念。要把法輪大法真相告訴他,讓他有一個選擇未來的機會,不落下一個有善念的人,而不是在求他認可大法,所以我們既要表現出大法修煉者的寬容、大度,又要保持大法的嚴肅性,面對一些惡意的挑釁和在敗壞觀念支配下所提出的問題,我們也一定要嚴肅地給予指正。比如一些人常常提這樣的問題:「你們師父既然那麼好,為甚麼自己跑到美國去享福,讓你們在國內受罪?」我們不妨這樣回答:「我首先糾正你的說法,中國政府鎮壓法輪功是在1999年,而我們師父早在1995年就出國了,他把大法的美好傳遍中國後,又傳到了全世界,他只不過是在美國定居,至於我們師父為甚麼不回國。我倒要問問你,難道一個清白的人非要用讓壞人迫害的辦法來證明自己的清白嗎?那麼岳飛如果不受嚴刑拷打,他「莫須有」的罪名就成立了嗎?我們這樣回答,他當時可能因為個人面子等原因不高興,但會讓他感到自己的不正和大法的嚴肅和神聖。

五、講真相要因人而異,不要形式呆板,千篇一律,要充份考慮對方的文化程度,接受能力,從事的工作及本人的興趣等因素,值得一提的是,我們有許多人都面臨著向單位領導講真相的問題,對直接講真相有困難的,不妨採用間接的、靈活多樣的方式,讓他們看到真相光盤和資料,對容易接觸的,有個人交往的就可以直接講,我有這方面成功的例子。

過去有一個很器重我的領導,因為我受到迫害,他也受到上級領導的批評,為此他對大法有誤解,在當時,我給他講真相時,他抵觸情緒很大,並且說:「不管法輪功怎麼樣,你們不能和政府作對……」由於他自己的利益受到觸動而變得很不理智。我當時沒有急於向他再講,今年初,我又主動找到他,一談此事,他還是不住搖頭,我很平穩地問他:「現在法輪功被鎮壓已經三年了,我一直沒有向您說過這些,我覺得你的洞察力和判斷力應該看到這一切都不正常。如果我現在告訴你,這一切從一開始都在造假,天安門自焚是政府一手炮製的,您會感到吃驚嗎?如果您不相信,我可以讓你看看慢放的鏡頭,您一定會大吃一驚,」(此人工作能力很強,富有洞察力)他聽後一愣,但仍在搖頭。

我從他的神態中可以看出他想了解真相的願望。這時他的口氣就變的緩和了,說:「你相信甚麼,我也能理解,你為甚麼不能在這種形式下退一步,保護一下自己和家庭,不要再向別人宣傳。」我說:「我對你非常了解,因為我一直在你手下工作,我也知道你的人品,假如有一天有人出於不可告人的目的,想搞垮你,造謠說你有經濟問題、生活問題,而且還逼著我說這一切是真的,不然我要受到處分,甚至被開除,那麼我面臨三種選擇,第一為了我自己的利益,配合他們,第二保持沉默,第三揭穿這種謊言,敢向任何人證明你的清白,你說我選擇哪一種做法你滿意呢?」他聽後無言以對,只好說:「我還是希望你能家庭幸福。」後來,我找了個機會,把真相光盤放進了他的辦公桌,其實他已經有希望得救了。

講清真相不是件簡單的事,說起來總比做起來容易,縮短這個差距的過程也就是實修的過程,「事事對照,做到是修」,希望我們能做得更好。

個人體悟,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