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常人容易理解接受的語言和角度講清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0月2日】到美國某著名公園講真相一年多以來,常常為講真相材料的選擇,講真相的方式方法與深度的把握所困惑。記得剛開始講真相時,明知道我們大法弟子講真相是在慈悲救度世人,卻不時面對大陸訪客舉足不前;明知道按真善忍的法理要求應善待眾生,卻常常因為中國遊客的拒絕、冷眼、謾罵和威脅而心中不平,就連微笑也感覺笑的勉強。為此常有慈悲心用盡的感覺。尤其不可原諒的是由於自己年輕時在中國大陸共產制度下所培養出來的爭鬥心,有時面對個別粗暴的導遊和大陸訪客中受江氏流毒較深者時,因對方的一些激烈言辭或行動(比如故意要過真相資料當面馬上投入垃圾筒中的明顯的不友好行為)時,而與對方發生爭吵。這種爭吵的結果顯然是與我們講真相救度眾生的大目標相違背的。每當事後悟到自己在講真相中由於爭鬥心而被邪惡有機可乘時,自己就會很痛心,但是無法挽回的損失已經造成了。也許本來可以留下來的生命由於自己的爭鬥心而更加走向大法的對立面,更加不可救度了。

近一段時間以來,通過不斷地學法與向內找,通過與同修的交流和導遊們的交談,自己感覺在去除爭鬥心方面有了長足的進步,基本上可以避免爭吵,因此和許多常見面的導遊成了「哥們」。這其中有兩次與兩位不同的導遊的交談特別發人深省,故此寫出來與各位同修分享。

其中一次發生在半年以前,那天我一人來到遊樂園講真相。當我見到一個數十人組成的大陸代表團時,便上前微笑著打招呼並問他們要不要看看免費的中文資料。結果是這群人幾乎沒有幾人要資料。我當時自然多少有些失望。當時目睹此一情景的一位導遊,也許是覺察到了我的失望,也許是看出了我對這個代表團的不理解,便主動向我講他個人的看法。這位導遊講了很多,其大意是,根據他本人對大陸遊客的觀察,大部份不要資料的人是因為不想惹事上身。其實你們法輪功的人大可不必介意,照樣發你們的資料。我當時悟到是師尊藉此導遊之口來點化我,我覺得很慚愧。

從此以後,我儘量在講真相中用常人可以理解的方式和深度,用自己在大法中修出的慈悲心而避免執著於發出去多少份資料,真正做到做而不求。我悟到,其實我們講真相時就以一個常人的形像、常人的形式,用常人所能理解的深度,來給那些來自中國大陸受邪惡毒害三年之久的可貴的中國人,提供一個了解江氏迫害法輪功的事實真相的一個機會。我們必須理解他們,並且設身處地的為他們著想。因為在那所有輿論工具都被控制的大陸,那些謠言和誹謗畢竟是太邪惡了。其實,從表面上看是大法弟子在講真相,但真正度人的事,不都是師尊在做嗎?

凡是參與過向中國大陸代表團講真相活動的大法弟子都知道,與導遊建立良好的互動關係對於我們講真相活動是至關重要的。一年多以來,我總是儘量和導遊主動打招呼和「吹牛」。許多導遊不願談法輪功的話題,我就主動與他們談常人感興趣的話題。一年下來,幾乎與每個導遊都成了「哥們」。有一次遇到一位大陸北京來的導遊,此導遊由於受大陸邪惡宣傳的影響,對大法偏見頗深。與其聊天中得知其曾親身參加過六四學運,但現在卻認為當年鎮壓有理。我就與他談論六四以後邪惡集團用謊言欺騙大陸民眾的事實並進而講大法真相。此人此前對有位大法弟子回答他的「法輪功是甚麼」感到不滿意,我就告訴他法輪功就是氣功修煉。我悟到我們大法弟子講真相主要是讓其明白真相從而消除其對大法的誤解,而非洪法讓其開始修煉。否則講的越高對方越糊塗,一講到「佛道神」,對於「無神論」的很多大陸民眾而言,可能就很難接受了,而我們也就有理說不清啦。

與另一位導遊的一番發人深省的交談是發生在上上個星期四。因為有感於常常有些大陸遊客排斥真相資料從而一再失去了解真相和得度的機會,所以那天利用空閒想徵求一位對大法持中性態度的導遊對我們真相材料的改進意見。導遊的回答令我大吃一驚和發人深省。正是此次談話才促成我馬上提筆一氣呵成此文。下面我把我與此導遊此次對話提供給大家,供參考。

打招呼:HI,你好!怎麼樣?今天客人多嗎?發財嗎?
導遊答:人不多。大概現在大陸快到國慶節啦,有誰會用放假時間來美國呢?來美國的大陸人大都利用工作時間來美國訪問和遊玩的。
我說:有道理。另外我可否請教您一個問題?
導遊:當然,講。
我問:我發現還有不少大陸遊客不接我們的真相資料或者拿到資料也看不下去。我想向您請教一下改進意見和建議。
導遊:其實我覺得你做的還好啦,這也就是為甚麼我有時樂意和你聊聊天。不過你們有幾個女弟子在某中餐館前講真相,對不接資料或扔掉資料的人可有些不太客氣,與遊客時有爭吵;有時播放歌曲,聲音很大。人家不同意她們的觀點就說甚麼「下地獄」,她們這樣做與XX黨有何區別呢?所以,每逢此時,我總是躲的遠遠的,懶得理她們……
我答:還有這回事,真對不起。我想你所見到的是個別人有些急躁情緒,我一定要把您的寶貴意見找機會轉告她們。再次謝謝您的忠告……

後記:當下午五點多這位導遊帶客人離去時,再次碰到我,並告訴我台子上有兩份客人留下的真相小冊子。

當然,我們作為大法弟子未必要完全同意此位導遊的觀察與觀點,但是,假如一位來自台灣住美國二十幾年的老華僑,對大法比較中性的導遊都不能理解我們的語言、行為,或表現的話,我們又怎能期望那些從大陸剛剛來美、受邪惡毒害三年之久的大陸同胞理解和接受我們的真相材料,語言和行為表現呢?打個比方,大陸同胞就好像是個被病毒侵害的病童,我們大法弟子的真相材料就好比救命的良藥,我們必須想方設法使這些良藥不苦口,甚至有甜味,從而使患者易於接受,而且不但能接受,還能吸收、消化。可能有時甚至還需要幾個療程。否則,我們的藥下的太猛,可能造成副作用。相應於我們的真相材料,也許應該是分等級的。比如一般性的分析、評論(第三方),或對大陸宣傳的疑問,儘量使用客觀分析而非情緒化或過激的字眼,不致於反差太大而使讀者受不了,產生排斥。其實我們講真相只需擊一點而可破全部謊言。

最後有幾點特別需要注意的事情:

一個是必須理解常人有怕心,假如我們自己尚未修煉,我們對待同樣的事情會怎麼樣?第二是必須仔細想清楚我們是誰,對像是誰。我們大法弟子修煉多年,正法三年,心裏想的幾乎只有一件事,我們知道情況多麼緊急、嚴重,所以如果心性守不住,我們講真相難免產生著急的情緒,反而不利於常人理解和接受。因為常人剛好相反,你告訴他著火了,快跑,也許有人相信你,也許有很多人不相信你。所以我們必須知道我們自己是誰,對像是誰,並自願把我們自己的思維降低到同樣的層次去講,急是無用的。我們聽不懂師父講的道理,師父總是耐心的再三講,換個角度和層面,針對我們不同的執著去講解,我們應該從中學到那種慈悲待人的胸懷與善意,更好的對待不明真相的世人。

第三是去除自己的過去一切不好的人的東西,去除爭鬥心,洗淨那些淤泥,真正做到出淤泥而不染。最後一點是,我們大法弟子也許認為大法沒有榜樣,沒有哪個弟子能代表大法。但是,對於常人來講,每個大法弟子的言行都代表大法。如果我們大法弟子做的不好,就容易被人誤解,被邪惡鑽空子,而這正是我們大法弟子所不想見到的。

以上為個人體悟,歡迎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