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從理性上真正認識大法」,才能講好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9月30日】師父新經文《快講》發表後,有的個別同修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偏激地悟法,在講清真相中,不理智,走極端。看到經文中有「講」字,又有「口中利劍齊放」,就理解為,師父告訴我們要用口講,而且經文中還有一個「快」字,就極端地認為:現在到了只有用嘴快講的時候了,從而放棄了以前發放真相資料等一些行之有效、比較成熟的做法,一門心思地「快講」去了。

另外,師父在法中還講了「在社會上接觸的一切人都是講清真相的對像」,所以,有的同修,不分場合,或不看對像,也不管別人願不願聽,不管如何才能讓對方更好地接受,只顧自己一廂情願地見誰跟誰講,而且在講的過程中,也沒有按照師父的要求,「理智」、「智慧」、「慈悲」地去講,或者主觀地認為講了就自然會好。

這些走極端的做法,也給其他同修在以後的講清真相帶來了很大的障礙,給大法、大法弟子的整體形像帶來了不應有的損失。

還有的同修聽到壞人說,發一份真相資料就判刑,心裏因此而產生了怕,就想採取迂迴的辦法,抱著僥倖心的心理想,我用口講,他們就抓不著把柄了。實際上帶著這麼不純的念頭,能講清真相嗎?抱著這麼強烈的怕心,能不被邪惡鑽空子嗎?

在人間,不論你採取甚麼方式,也不管你認為多麼安全可靠,那都是人的東西,都會受到另外空間生命的制約。另外空間的邪惡是盯著你的心態的,它是衝著你的心性而來的,所以,只要你的心態不純、不正,它就找著它執著要迫害的藉口了,結果往往你反而落得「欲速則不達」。

當然了,邪惡的迫害我們是要堅決否定的,是要堅定破除的。但根本的解決辦法,就是要用純淨的正念去講清真相,同時我們在人中的言行無漏,最大限度地符合常人社會狀態去修煉,才能使邪惡無孔可入,才是最安全的。

師父曾諄諄告誡我們:「講清真相不是簡單的事情,不只是一個揭露邪惡的問題。我們的講清真相是在挽救眾生,同時還有你們修煉中的個人提高與去執著等因素,還有大法弟子們在修煉中為法負責的因素,同時還有你在最後圓滿中怎麼樣豐滿你自己的那個世界等等這些問題。」(《導航》「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

我們講清真相的基點是慈悲救度眾生,如果不用心,或者執著甚麼,結果因為自己的個人因素,反而讓聽者產生了反感、恐懼、厭煩等逆反心理,那其實可能起到的是破壞講真相的作用,是對眾生對自己的極不負責任。

儘管你的願望是好的,但結果卻不是好的,這樣,不但沒有拉近世人與大法的距離,反而將世人推離大法,適得其反。我們講清真相不僅要注意形式、過程、數量,而更應看重的是效果。

師父還明示我們:「如果所有的華人學員都能在平時的行為中注意一些、整潔一些,做甚麼事情都要考慮別人,才是大法弟子的風範。」(《對「參加中使領館前靜坐請願學員的一些討論意見」一文的評語》)

「可是大家有的時候,由於我們自己學法跟不上,就在某些洪法與救度眾生的事情上像常人一樣對待,就使我們許多本來是很神聖的事情,達不到那麼神聖,做不到那麼好,同時呢,也使社會上的人對我們產生一些不理解。這樣一來,自己提高不了,還給大法造成一些個損失。」(《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

「抓緊救度」是根本目的,而「快講」也不只侷限在用口講。只要能起到「抓緊救度」的作用,都應採用。

其實用口講清真相不是個簡單的事情,不是想當然的,不是我用嘴把自己想說的話講完了,就算講清了。

在講清真相之前,自己心裏要清楚眾生存在哪些迷惑和誤解,而且在講的過程中,正念要強,思路要清晰,深入淺出,要因勢利導,以自己的「理智」、「智慧」、「慈悲」打動對方的心,使其內心發生改變,生起對大法師父、對大法、對大法弟子的正念,只有這樣,才能收到「抓緊救度快講」的效果。

以上僅為個人在目前階段的淺顯認識,不正之處,請同修們慈悲歸正圓融。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