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中覺醒 投身正法洪流(譯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0月5日】我叫沙特寧,今年三十六歲。我修煉法輪功已經兩年了。在我小的時候,我就因為記憶力差和無法集中思想等問題,很多事情都做不了。我對炎熱的天氣也沒有感覺,甚至可以在大熱天穿皮茄克。我的嗅覺也很差,我不能品嘗熱的食物,因為那會燙著我的舌頭。不僅如此,有時候,我的頭腦會一瞬間出現一片空白,想不起我手頭正在做的事情,過一陣我才能恢復正常。因為我的健康原因,常被人欺負。我感覺到自己被困住了,但卻無能為力。

我看過很多醫生,如臨床醫師、神經科醫師、耳科專家、自然健康醫療專家等等,但都無濟於事。兩年前,我左半邊頭部的病痛開始加劇。在看過各種各樣的專家後,我最終選擇了一個骨療專家。他對我的診斷是因為我的頭蓋骨受到壓迫而造成的。之後,我的狀況越來越糟,我的臉色變得很黑,差不多兩年時間我處於一種半昏迷的植物人狀態。因為疼痛和難受,我的臉部常不由自主的抽搐。每一天我都在痛苦掙扎中度過,身心疲憊不堪。

周圍的人開始注意到我的健康的惡化。我的父母非常擔心,他們將此告訴了當時正在修煉法輪功的姐姐。她向我介紹了法輪功並給了我《法輪功》這本書。

我參加了本地區的九講錄像班。第一堂課下來,我左前額頭蓋骨被往前推進了。第二天,我右前額頭蓋骨也被往前推進了。我的面色已恢復跟原來一樣了。漸漸地,瞬間失憶狀態消失了,注意力的集中也提高了。我開始顯得年輕,人們也開始告訴我這些變化。隨著我提高自己的心性,無論是在生理上還是心理上,我都更加堅強了。以前,當我要面臨長時間的工作,我的左腦部會有壓迫感,現在,這種症狀已大大減輕。我過去閱讀大法的書籍有困難,但在過了一些心性關以後,我對法的理解有所提高。這些關包括在便利店被打劫兩次。每次過關後的第二天我就覺得好很多。在我正確地處理了一些人與人之間的利益衝突後,我的心性得到了提高。通過學習《轉法輪》,我明白我的業力被消下去了,我已還了一些債。

過去因動脈狹窄,我常有窒息感,因記憶力差,非常健忘,我常常重複地做同一件事。現在這些情況都已不復存在,我的腦袋比以前清晰多了。我的記憶力和集中力都大大提高,工作上的錯失也大大減少。

自從我修煉法輪功以來,我也有過一些不尋常的經歷。有一次,我正在開著一輛貨車,忽然從前面的一個角落竄出一個小男孩,騎著自行車穿過馬路。我趕緊剎車,車子急速停下。一個交通事故就這樣避免了。還有一次,一個很重的商用冰箱的門脫落下來砸到了我的下巴,可我卻一點事也沒有。

我的修煉還使得全家人受益。我的一個叔叔在看了功法演示後開始修煉法輪功,現在他的精神壓力大為減輕。我的一些家人起初對法輪功持懷疑態度,他們還讓我服用一些與我的病症毫不相關的藥。但他們看到我身上所發生的變化後,態度已大為轉變。現在我的家庭更加和睦,他們甚至提醒和督促我煉功。

我的祖母告訴我她很高興看到我的變化。我的修煉還令我的太太受益,因為我健康狀況的好轉,能夠更多地分擔她的工作了。她看過《轉法輪》後,雖然沒有真正修煉,卻也受益匪淺。

我的工作表現也比以前好多了。我現在可以做一些比如捆紮報紙這類的小事了。而在從前,我是做不了的。我也能較好地應付長時間的工作,不再像從前一樣總是感到疲憊。人們還說我的頭髮沒有以前那麼白了,問我是否染了頭髮。

我在一個便利店工作,有機會跟很多人打交道,所以我盡力弘法,我教一些顧客煉功,告訴他們學習班的消息。對於感興趣的人,我給他們法輪功的書籍和錄像帶。我還在店裏播放普度、濟世音樂,戴著法輪功的徽章發傳單,給顧客講中國政府內那個獨裁者對法輪功的迫害,並為請願徵集簽名。我還把這套功法介紹給親朋好友。我去印度的時候,我把法輪功教給了我的嫂嫂,她現在已為請願徵集了不少簽名。

由於我經營的是家庭小本生意,沒有其它經濟收入,工作時間長且不定時。因此,我無法像其他學員一樣參加各種大法活動。然而,我總是盡力而為,我發現,在便利店工作非常易於跟人打交道和向他們澄清事實真相。我把所有的餘錢都用來買電話卡給中國的勞教所打電話。雖然我不會說中文,我學了一些有用的詞彙用來表達我的主要意思,其餘的我就說英文。有一次,我不停地說「法輪大法好」,在電話那頭的人也開始說「法輪大法好」。我常常震撼於大法的威力。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