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界評論:惡法之下香港劫數難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0月22日】([注]本網站所轉載的參考資料皆為非修煉界人士所撰寫,不一定和法輪功學員的認識相同。)

香港回歸五年,中共的宣傳機器和特區政府一有機會就到處吹噓,一國兩制如何得到了不折不扣的落實,香港的自由、人權、法制和生活方式如何絲毫不變,一如既往。然而事實的真相正在揭示香港的自由、人權、法制和生活方式正在發生在中共干預下的轉變,尤其是特區政府奉北京之命拋出了要為基本法第二十三條自行立法的「諮詢文件」。香港的大變已不可避免,因為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的立法和實施正如香港前政務司陳方安生所言,涉及到「一國兩制的核心問題」。在這個問題上中共使出殺手锏,一國兩制必會名存實亡。

讓港人自行立法,招數陰險

十幾年前由中共主導制定的基本法將一黨專政下社會主義的法律概念引入其中,基本法第二十三條正是這樣的產物。在這個條文中針對香港的自由、人權預設了「七宗罪」,即叛國罪、分裂罪、煽動叛亂罪、顛覆政府罪、竊取國家機密罪、外國政治組織在香港進行政治活動罪、香港政治性組織與外國政治性組織建立聯繫罪,可謂法網密布,無處不在。

當時在制定這些法律條文時,就遭到了香港各界的強烈反對。中共領導人為了平息民怨、收買人心,有利於香港平穩過渡和政權的順利交接,也為了在國際社會面前把香港回歸做得「好好睇睇」,於是「網開一面」,同意讓香港特區政府為第二十三條自行立法。

其實這一招相當陰險。表面上這是中共「充份相信港人治港」,「讓港人當家作主」,實際上中共早已畫好了方圓,暗中操作,讓特區政府出面擺平港人。老實說,董建華特首和政府高官何嘗不知這是一件激起民怨、遭人嚴譴、在香港歷史上留下罵名的事情?因此回歸五年,第二十三條自行立法之事一拖再拖。然而到了北京力撐董建華出任第二屆特首並推行所謂高官問責制之時,北京再也不能讓第二十三條自行立法之事拖下去了。對此錢其琛和中共港澳辦高官都十分高調地有過公開表示。

在北京心目中,香港回歸後的第二十三條自行立法是越早越好的,只是沒有想到一場強烈的亞洲金融風暴把特區政府打暈了頭,再加上董建華一系列違背自由經濟原則的政策,五年來香港經濟受到戰後幾十年來從未有過的重創,樓市狂跌六成半,恆指狂跌近五成,連續四十六個月的通縮,失業率不斷創出歷史新高,大批公司倒閉清盤,個人宣布破產案攀升,百業蕭條,所有這一切令香港民怨沸騰。在這種情況下,第二十三條自行立法之事只好一拖再拖。

另外還有一個重要原因令北京和董建華不敢對立法之事輕舉妄動,這就是第一屆特區政府的治港班子包括以陳方安生為首的政府高官和行政會議成員有太多不賣董建華賬的「港英餘孽」,若那時強行立法將遇到重大阻力。

基本法成了對付港人專政工具

香港市民都看到,回歸五年來在沒有那條惡法的情況下,香港並沒有發生甚麼顛覆、叛亂、叛國之類的事情。在一國兩制之下,香港人遵守普通法,按照原有的方式生活,完全沒有對「一國」造成任何威脅,因此那條惡法根本毋須實時訂立。然而中共一黨專政的本性,是不訂下一系列箝制人們自由與人權的惡法就不能安心,就睡不好覺,總懷疑有人要顛覆、叛亂,總害怕傳媒和輿論界把它的醜事和黑箱作業揭露出來。在這一本性驅使下,所謂「法」,也就成了對付香港人的專政工具。

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的基本精神是為了保護中共的所謂「一國」,也即所謂的中央政府,說穿了也就是保護中共的一黨專政。因為在中共的政治字典、法律字典以及現實架構中,黨就是國家、就是中央政府。如果這樣的法律條文在香港實施,一國兩制將在根本上被摧毀,香港資本主義的法治體系將成為大陸社會主義法律體系的婢女,香港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也將籠罩在共產黨「中央政府」的高壓統治之下。到時候,中共可以「法」正言順的通過特區政府立下的香港法律,整肅它想整肅的一切個人、政治團體和傳媒。

中共對香港的敵意和恐懼

對於香港,無論是回歸前還是回歸後,中共都是極不放心的,在政治上和思想文化上甚至是帶有階級鬥爭的敵意的。回歸之前中共官方曾公開把香港定性為「反共橋頭堡」、「反共前哨陣地」、「顛覆基地」等等。之所以如此,皆因為香港在英國管治下屬於西方資本主義的自由世界,香港人普遍反感和抗拒共產黨的一黨專政和社會主義制度。香港傳媒很長時期以來毫不客氣地揭露批評共產黨統治下的種種惡行和弊端,所有這一切都是資本主義制度下人權與自由的體現,是人民本來就具有的不可剝奪的權利。但是中共的一黨專政在本質上卻與上述普世公義和原則相對抗,把這些公義和原則視為威脅自己的敵對之物。這就是中共對香港在政治上懷有敵意的根本原因。

然而令中共感到特別無奈和有所顧忌的是,資本主義自由世界的香港一直為中共提供巨大的經濟利益,它為了這樣巨大的經濟利益不受損害,只好在政治上容忍香港。這也是它實施一國兩制的現實原因、功利原因。然而中共的內心深處還是要對香港在各個方面特別是政治方面嚴加防範、儘量控制的,因為在中共看來,即使回歸了,即使英國人撤走了,香港這個資本主義的特別行政區,這個在社會制度、精神文化上屬於西方世界的自由社會,依然潛藏著「反共橋頭堡」、「顛覆基地」的政治功能,因此必須用基本法第二十三條嚴加防範!

「一國兩制」劫數難逃

中共的如意算盤是,既要香港在經濟上保留資本主義的活力和貢獻,又要香港在政治上逐步內地化,逐步在一黨專政的威嚇打壓下順民化。這就是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的根本用心。回歸五年,由於特區政府的無能,香港經濟一敗塗地,香港經濟的復甦和發展似乎越來越依賴內地,董建華政府除了一切向北望之外,拿不出任何辦法令香港經濟走出谷底。在中共看來,回歸後的香港不僅經濟貢獻和統戰價值大打折扣,而且成了整天伸手向中央要優惠要好處的包袱,在這種情況下,中共在政治上對香港的容忍度勢必大為降低。以中共的現實和功利,它不在這個時候對香港在政治上步步緊逼、收緊絞索才是怪事。一國兩制劫數難逃,此惡法之立可謂一葉知秋矣!

──原載《動向》10月號(敖峰)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