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收紅包的醫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0月20日】大陸的人都知道,如果有病到醫院去做手術的話,那麼有兩個人是必須給紅包的:一個是主刀醫生,一個是麻醉醫師。不知從甚麼時候起,這已經成了慣例。所以,對於醫生來說,工資獎金並不是主要收入,紅包,才是最主要的收入。紅包收入雖因人而異,無法統計,但據在醫院任麻醉師的大妹講,就是像她那樣的普通麻醉師,過去一個月下來,也是少則七八千,多則一萬以上。

其實,醫生還有一項收入,那就是患者購買藥品的提成,雖比不上紅包,數目也極為可觀。

在醫院任麻醉師的大妹,自從修煉法輪功以後,成了唯一不收紅包,不拿藥品提成的醫生。

大妹得法較晚,99年4-25之前,她的婆婆一直在修煉法輪功,公公也煉過一陣子。可是,那時她由於缺少對法輪功的了解,只把他當成了一種祛病健身的氣功鍛煉來看,並不知道法輪功是正法修煉。7-20之後,她婆婆在恐怖的壓力下放棄了修煉,她力勸婆婆:「媽,你覺得好你就煉唄,管電視上說啥幹嗎!我看你煉這功挺好的,你看你現在身體多好。」可是這位經歷過多次政治運動的老人早已嚇破了膽,哪裏敢堅持。

一次,我從回家探親的小妹那裏知道,大妹對當今人類道德水準的低下、人與人之間冷酷無情,你爭我奪、爾虞我詐的社會現實非常失望,對人生充滿了迷茫。她因此而感到空虛、寂寞,情緒抑鬱。她甚至對未來充滿絕望地說:「我才不要甚麼來世,我不要當人,我希望自己變成一塊小石頭才好呢!」聽到這樣的話,我猛然想起了師父在《轉法輪》中曾說過,「你幾百年得不到一個人體,上千年得到一個人體,得到一個人體也不知道珍惜了。你要托生成一個石頭萬年不出,那個石頭不粉碎了,不風化了,你是永遠出不來,得個人體多不容易啊!要真能夠得大法,這個人簡直太幸運了。」於是就把這些告訴了小妹,要小妹回去的時候一定到她那裏告訴她,要她一定要打電話給我。

她果然很快地給我來了電話。我便與她談起了大法,她於是開始了修煉。過了兩天,我又接到了她的電話。

「哎二姐,《轉法輪》我已經看完了。」她說。
「是嗎!感覺如何?」我很高興。
「太好啦!我已經決定再也不收紅包啦!」她的聲音充滿了興奮。
「是嗎!你的心性提高的可真快。」我由衷地高興。

緊接著,她便滔滔不絕地說了起來,她說她終於懂得了人生的意義,知道了人為甚麼活著,懂得了生命的價值,她說她不再感到迷茫。

過了一階段,她在電話中告訴我,自從修煉後,她感到自己獲得了一種從未有過的充實感和心靈上的寧靜,不再焦躁,不再空虛,不再抑鬱。她還覺得自己獲得了一種積極向上的力量,生活變得有滋有味。

後來,各種宣傳媒體對大法的攻擊越來越多了,越來越信口雌黃,越來越顛倒是非,空氣中越來越瀰漫著恐怖,面對這些,我處在一種不知如何是好的狀態,每天充斥頭腦的是對眼前發生的一切的思考,根本就沒有心情去關心她。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裏,她也在思考,偶爾來個電話訴說一下她的感受,我從中知道她的狀態也不算好,很久沒有學法,也很久沒有煉功了。她很痛苦,無論如何也想不明白,這麼好的大法為甚麼要受到如此的攻擊和污衊?!她更不敢相信,一個政府為了迫害一群好人竟不顧事實地編造謊言來矇騙人民。她又開始晨跑,但每天早晨在公園裏她都能聽到人們在議論法輪功,有的老人望著滿地垃圾嘆息著說:「哎,人家法輪功在這煉功的時候多乾淨啊!你看現在造的!」她從人們這些嘆息中感受到了人們對大法的深深懷念!對那一群群高尚純潔的煉功人的深深懷念!

那一段時間裏,大妹雖然間斷了學法煉功,可是卻一直沒有忘記恩師的教誨,仍然拒絕收病人的紅包,不拿藥品的回扣。

後來,我在經過理性的思考後,跟上了大法修煉的步伐,並幫助大妹走上了正法修煉的路。由於她認真向內找,在心性上下工夫,所以進步迅速。當遇到醫生不收錢就不放心的病人時,她就先收下錢,等做完手術後,再把錢還給病人。在工作中,她不挑不撿,不爭不鬥,不計較個人利益得失,受到一致好評。她經常用智慧的方式向病人和同事們洪法講真相。她感到最遺憾的就是,在江政府製造的恐怖中,她在做了好事受到表揚時,只能有選擇地告訴人們她是因為修煉大法所為。

我希望,我也堅信,有朝一日,她可以對所有的人說:是修煉大法,使她成為一名道德高尚的醫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