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得法和修煉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7月26日】我修煉兩年了,在這兩年裏我經歷了許多的變化,有很多故事想講出來與大家分享。

大家都叫我阿月,也有同修戲稱我叫「笑和尚」,因為一天到晚見了誰我都笑瞇瞇的,可是在修煉前,人們稱我為「魯智深」,很多人都怕見我。我在國內是個搞建築裝飾的個體老闆,以前我是個大煙囪大酒罐,對名利情很執著,要在國內那種環境,恐怕我一輩子也不會修煉的。現在想來我來英國是得法來了。

我是2000年4月在牛津得法的。記得我第一次看《轉法輪》時,看書上的字都在動,而且還有調整身體的反應。我花了一個多月的時間把書看完一遍,覺得實在是太好了。照著書上的功法煉功,一煉就覺得體內甚麼東西在動,反應很強烈。當時我暗暗下了決心,要一修到底,不管遇到多大的苦難,我都要修下去,否則,對不起這麼好的法。

煉功初期,我的消業反應非常強烈,那時煉雙盤,疼得我渾身發抖,但我堅持忍著,因為我明白,欠債就得還,我不主動把這些業力消下去,它們就會變著法地找我還債,給我這樣那樣的磨難,不讓我修下去,我為甚麼不主動出擊呢?後來,我每天學法兩個小時,煉功兩個小時。到了後來,我雙盤一兩個小時都不疼,而且幾乎大多數時間都能進入定的狀態。我消業最厲害的是那次牙疼,臉腫的很大,疼了半個多月,喝水吃飯都無法進行,疼得我這麼個大漢子直掉眼淚。最後,我翻開書裏師父的相片,心裏默默地求師父再幫我消下去一點,結果三天後,我的牙就不疼了,從那以後就再沒疼過。

過心性關的小故事也不少,比如別人總讓我幹份外之事,不公平地給我派很多活,我都默默地幹好每件事,毫無怨言;別人用我的手機打了一百多英鎊的電話費,我也沒跟他計較。

但我也有很多沒過好關的時候,其中一次是在2000年聖誕節。修煉後我馬上就戒掉了煙和酒,聖誕節老鄉們團聚,大家都喝酒,起先我不喝,別人就勸我,最後我沒堅持住就喝了一杯,喝完後我很後悔。過完聖誕節我就回去上班,誰知走在路上,接到老闆的一個電話,告訴我被辭退了,不用來上班了。要是在以前,誰敢這樣欺負我,我早就把他打趴下了,這次我守住心性,心平氣和地對他說:「沒關係,我回來收拾好我的東西就走。」我也沒去找老闆要辭退金,朋友們非常吃驚,阿月煉法輪功怎麼一下全變了個人樣,變得這麼寬宏大度了?他們認為不可思議。那段時間工作沒了,心情很不好,也不想學法煉功,很消極。直到一天晚上做了個夢,我才醒悟過來,重新認真修煉。我夢見在兩個山頭上,兩個學員用一根繩子拉著我,否則我就掉進山谷了。我看見山谷下是個很髒很泥濘的地方,那天和我一起喝酒的朋友們就在那下面。我夢見自己不斷地往下掉,快掉到底時,我對自己說,你不能這樣掉下去,我的身體就升上來一點,但一會兒又往下掉。等我醒來時一身冷汗。是呀,這是師父在點化我,這樣下去我就完蛋了。我馬上出去找工作,當天就找到工作,並督促自己精進修煉。

師父在夢中或煉功中點化我的時候很多。一次抱輪時,在天目中看見一個非常美的情景,有山有水,瀑布旁還有個人在打坐。我很好奇,走近想看看誰在這煉功,一看,原來是師父,身著黃袈裟,頭髮藍色捲捲的。我想看個仔細,一定睛就沒了。師父常在夢中點化我,可惜許多我還悟不透。有時下班回來太累了,不想看書,就躺在床上,這時耳邊就常常有師父的聲音在讀法給我聽。

2001年1月,我在曼城找了份工作。當我第一次去曼城的中國城時,我感覺胸口很悶很難受,那裏很多人不了解法輪功的真相,周圍的能量場不純正。於是我和另外一個學員堅持每週來這一次講真相。後來,我一有時間就去中國城洪法,我一去那兒,就會有人說:「法輪功的人又來了」。起先我是坐車去中國城,後來我走路去,背上滿滿一包真相資料,來回走四個多小時。我的背包上是SOS的宣傳畫,我邊走邊放普度濟世的音樂,走一路發一路資料,效果很好,有很多人因此了解了法輪功的真實情況。

以上是我的一點修煉體會,有不足的地方,請大家批評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